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小气”的西门庆:西门庆如何花钱之一  

2007-09-07 11:43:00|  分类: 古代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门庆一生赚钱无数,在短短几年间,由一个小小的药铺老板,成长为山东数一数二的大财主,家中“赤的是金、白的是银、圆的是珠、光的是宝……”如此多的金钱,西门庆又是怎样花销、享用的呢?

    头一项花销,是维持家庭颇为奢侈的日常生活。媒婆文嫂曾在林太太面前吹嘘西门庆生活豪奢,用“朝朝寒食,夜夜元宵”来形容。的确,在一般百姓看来,西门庆家天天在过节。

    在前面第一辑,我们对西门庆家的餐桌作了介绍,这里再举一个小例子。腊八那天早上,西门庆约应伯爵同去尚推官家送殡。行前,先喝粥:

 

    两个小厮放桌儿,拿粥来吃。就是四个咸食,十样小菜儿,四碗顿烂——一碗蹄子、一碗鸽子雏儿、一碗春不老蒸乳饼、一碗馄饨鸡儿,银厢瓯儿,粳米投着各样榛松栗子果仁梅桂白糖粥儿。西门庆陪应伯爵、陈经济吃了,就拿小银钟筛金华酒,每人吃了三杯。(第二十二回)

 

    这一餐“腊八粥”,只不过是早点,连荤带素,便有十几个碟盏。日常饮食之讲究奢侈,由此可以推想。

    饮食如此,穿衣更讲究。对西门庆家的服饰穿着,前面多有叙述,这里再举一例。第三十四回,西门庆“拿出两匹尺头来,一匹大红纻丝、一匹鹦哥绿潞绸,教李瓶儿替官哥裁毛衣衫儿、披袄、背心儿、护顶之类”。潘金莲生气,背后唠叨说:“哪里一个才尿出来多少时儿的孩子,拿整绫缎尺头裁衣裳与他穿?你家就是王十万,使得使不得?”

    在重财轻德的社会里,衣食的丰俭,代表着一个人的面子和尊严。李瓶儿改嫁西门庆之前,曾一度嫁给蒋竹山,这让西门庆十分恼火。后来西门庆质问李瓶儿:“我比蒋太医那厮谁强?”李瓶儿答道:“他拿什么来比你?你是个天,他是块砖;你在三十三天之上,他在九十九地之下。休说你仗义疏财、敲金击玉、伶牙俐齿、穿罗着锦、行三坐五(形容阔绰、有排场),这等为人上之人;自你每日吃用稀奇之物,他在世几百年,还没曾看见哩!他拿什么来比你?”从李瓶儿的回答可知,谁的“吃用”水平高,谁就是居于“三十三天之上”的“人上之人”。这便是当时人的价值观及普遍认识。

    除了吃穿之外,生活中的西门庆最肯在女人(尤其是妻妾之外的女人)身上花钱。他先以五十两银子梳拢妓女李桂姐,每月花二十两银子包着她(第十一回)。后来又喜欢上妓女郑爱月,每月送三十两给老鸨作“盘缠”(第六十八回)。西门庆还拿出上百两银子,为姘妇王六儿买宅子。与各种女人厮混时,他一出手常常是二三两银子、成套的衣服。但总的看来,西门庆在这方面的花费还是有限的;跟他日进斗金的收入相比,也只占很少的份额。他从女人身上得的钱,远比为她们花费的多。因此,尽管小说中一再吹嘘他是个“撒漫使钱的汉子”,其实他的手紧得很。

    例如对待妻妾,西门庆是相当吝啬的。除了保证较高水平的日常衣食供养之外,他很少为她们花额外的钱。潘金莲是他的“最爱”,他却并没有给潘金莲特别的好处。通观全书,只是在潘金莲刚进门时,从庙会上买回四两珠子,给潘金莲穿珠子箍儿用。还有一次,因与李瓶儿争胜,潘金莲逼着他花六十两银子买了一张床。而这张床是西门庆家的“固定资产”,潘金莲被逐时,并没能带走。

    西门庆的“节俭”还表现在每次出门,身边总带着不多的几两碎银子。而且家财万贯的西门庆,还常常闹到手头没钱的地步。朋友常时节向他借三十几两银子买房,他答应了,却拿不出现银来——他的大部分银钱都用在扩大商业运营上。众多的铺面、货物,占用了大量资金,致使西门庆手头拮据、现金匮乏。西门庆的理念是:金钱是要不断地滚动增值的。他说:“(银钱)兀那东西,是好动不喜静的,怎肯埋没一处?也是天生应人用的。”(第五十六回)

    有学者还注意到,西门庆从不在土地上投资。书中媒婆文嫂向林太太夸说西门庆“田连阡陌”,显然是夸张不实之词。西门庆只买过一块地,是他家坟地隔壁赵寡妇的庄园,目的是扩大他家坟园,多盖几间房,开辟为花园,供玩耍休闲,而非出租耕种。在西门庆这类商人看来,土地占据大量资本,但种地成本高、收效慢,靠天吃饭、没有保证,远不如商业投资获利丰、来钱快。因此,西门庆有许多头衔,商人、官僚、恶霸、市侩,唯独不能说他是地主。在以农耕经济为基础的封建社会,西门庆的经济金融理念是很前卫的。

    《金瓶梅》的高明之处在于,作者常能在不经意处,画出西门庆商人式的节俭与吝啬来。小说第二十一回,众妾攒钱摆酒,庆贺西门庆与吴月娘合好。西门庆见玳安提着一坛金华酒进来,便问:“金华酒是哪里的?”玳安回答:“是三娘与小的银子买的。”西门庆马上说:“阿呀,家里见放着酒,又去买。”吩咐玳安:“拿钥匙,前边厢房有双料茉莉酒,提两坛搀着些这酒吃。”金华酒是浙江金华地方出产的好酒,明清时人尤为推誉。清人袁枚在其《随园食单》中描述说:“金华酒,有绍兴酒之清,无其涩;有女贞之甜,无其俗。亦以陈者为佳,盖金华一路水清之故也。”西门庆因此酒价昂,故命人拿了价廉的茉莉酒掺着吃。其节俭、吝啬之态,跃然纸上。

    第二十三回,西门庆外出回家,听玉箫说月娘在前边和大妗子、潘姥姥等吃酒,便问:“吃的是什么酒?”回答说“是金华酒”,西门庆立刻说:“还有年下你应二爹送的那一坛茉梨花酒,打开吃。”并让玉箫马上开坛,自己亲自尝了,送到后面去。

    第三十四回,西门庆见李瓶儿桌下放着一坛金华酒,问是哪里来的。李瓶儿说是派小厮买的,西门庆马上说:“阿呀!前头放着酒,你又拿银子买!因前日买酒,我赊了丁蛮子的四十坛河清酒,丢在西厢房内。你要吃时,教小厮拿钥匙取去。”

    在吃酒问题上,西门庆两次“阿呀”,三番叮咛,恐怕自有他的一番道理。一来,金华酒质佳价昂,家中日常饮用,未免奢华;即便吃,也应掺着廉价酒一同吃。二来,西门庆特别重视现金的使用,家中有酒,“又拿银子买”,实属浪费。而他“丢在西厢房内”的“四十坛河清酒”,是向丁蛮子赊的,先吃酒、后付钱,占用的是丁蛮子的资金。这中间,自己的资金则可以循环生利。——商人西门庆的经济思考,渗透到了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