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群众正在提高,教授还须努力  

2010-11-23 14:2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有幸拜读丁启阵教授的博文《怎样解读〈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不由得回想起半年前的一场删课文风波。

今年五月底、六月初,我在新浪博客连发四篇博文,提出从中学课本中拿掉《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主张,在网络及报纸、电视等媒体上引发了一场辩论和挞伐。据新浪网一项调查,似乎70%以上的投票者都反对我的观点。于是我在最后一篇博文末尾写道:“既然大多数人不理解,那就再等十年看。也许到那时,人们的思想经过沉淀,会觉得这场争论其实很可笑——而唯一被耽误的,是我们的孩子!”

然而仅仅过了半年时间,我便发现,这个思想沉淀、转化的进程大约用不了十年,因为人们的意识已经在发生变化。有几个现象值得关注——

首先,从网上发言来看,普遍更趋理性。讲道理的多了,上来就拍砖谩骂、无理取闹的明显减少了。这说明网民的素质有了普遍的提高,这是件大好事,说明我们这个民族并不像某些人所贬低的那样不堪造就。

其次,宣扬暴力的人少了,反对暴力的人多了。这从网络对几则新闻的反映可以看出:某地将妓女拴起来拉在街上走,某地把“坏人”五花大绑游街示众,某地便衣人员在省机关门前群殴老妪(还是厅级干部夫人),某地暴力拆迁、逼死人命,某地城管不由分说打了卖红薯老汉几个嘴巴……消息传出,立即引发网友的强烈反对、一致声讨!

再如,认真反思的人明显增多了。前不久,几个文革时还是学生的老人向昔日的老师发出道歉信,反思当时受错误路线影响曾参与批斗老师,表达了埋藏心底四十多年的深深愧疚—— “知耻近乎勇”,这看似个人迈出的“一小步”,其实映射着民族进步的“一大步”!

我当然明白,当时众多反对我的人,只是在表达一种情绪。他们感受着社会的某种不公,无奈之余,寄希望于在公共阅读领域保留一两个鲁提辖式义侠形象,至少可以借此宣泄一下愤懑情绪——可宣泄之后又如何?生活依旧。这也正是武侠小说的消极面。(《水浒传》在小说中归类为“英雄传奇”,被学者视为一切武侠小说的鼻祖

其实在当时的辩论中,反对删除《鲁提辖》的种种理由,都是站不住脚的。例如一种看法认为学习鲁提辖,可以借此培养孩子们的“血性”——可是谁都看得见:此文在课本中盘踞半个多世纪,读过此文的人从十五岁少年到七十岁长者,数以亿计,然而我们听到的“路见不平、出拳相助”的事例却是越来越少了。这说明:这篇课文并没有发挥人们所期待的正面作用。

有一点是明白无误的:鲁提辖的拳头再硬,相对于整个社会,也仍是脆弱绵软的。这一点,施耐庵在小说中已讲得很清楚。——真正有力量的东西不是拳头,在冷兵器时代不是,现在更不是。

什么是真正的力量?在现代社会,是大张旗鼓地弘扬人性,让每个人都懂得维护自己的尊严,这才是真正的力量所在,也是无数中华儿女投身革命、抛头颅洒热血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

经历了认识上的反反复复(记得有一段时间我们热衷于批判“人性论”,争着与“人”划清界限),今天我们已经取得了有目共睹的社会进步:我们的施政纲领,响亮地提出“以人为本”的口号;汶川大地震,我们的国旗第一次为逝去的平民而低昂;刚刚过去的上海胶州路大火,十万上海民众手持鲜花向逝者致哀——跟从前四人帮“抹去一个唐山算得了什么”的疯言疯语相比,已经发生了何等巨大的变化!

我并非不知《拳打镇关西》中也包含着进步的因素,鲁提辖的同情心、正义感和无我精神,在一部《水浒传》中都是非常突出的。然而此篇也包含着一个危险的暗示——在“道义”的借口下可以蔑视人的生命,在教育领域,这又是何等的“少儿不宜”!

孩子们所接受的爱惜生命的第一课,竟是为一个坏人被打得鲜血淋漓、一命呜呼而拍手叫好!——我想当年“红卫兵小将”痛打老师和“走资派” “黑五类”时,他(她)们肯定也是“皮带在手、正义在胸”的。是“斗争哲学”诱导他们的心肠变硬,而将《鲁提辖》之类的课文选入中学教材,也正是同一政治原则指导的结果。

有位网友在丁启阵的博客留言中说得好:“你查查全世界的中小学课本(北朝鲜除外),有没有把杀人场面选作课文用来教育孩子的?”——这话问得好!我们成功地举办了几届世界性盛会:奥运会、世博会;假如将来有个世界性的教育盛会,但愿我们的课本不要因保有自己的“特色”而被传为笑柄啊!

这位丁教授是位很可爱的先生。他在今年六月底也发了一篇有关课本改革的博文,建议删掉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背影》,但立刻遭到众多网友的反对。说实在话,我也不明白丁教授的逻辑着眼点在哪里,据说理由之一是朱自清的父亲“不遵守交通规则”(可是在鲁提辖杀人这件事上,“规则”“法律”似乎又是无足轻重的了),另外还因“父亲”道德败坏。此外,丁先生手里还攥着作者的重要“把柄”,准备随后抛出。

尽管丁的主张很荒谬,我还是写了一篇博文支持他(见侯会新浪博客2001-7-8《我支持丁启阵教授的三点理由》),我首先是反对无端谩骂的网络风气,其次是主张听人把话说完。

可是我后来发现,丁面对潮水般的网络反对之声,竟然偃旗息鼓,并未再提他的新证据。而且还带着告饶的口吻,发了一篇《被相提并论令我啼笑皆非》(2010-06-29)——丁不愿跟谁“相提并论”呢?原来就是在下啊!

在这篇博文中,丁颇有神来之笔,他说:他主张删《背影》,不过如同在砍“普通的树木”,又如在杀“老鼠蟑螂”;而某人要删《鲁提辖》,则如同砍“文物管理部门认定并挂牌的千年古树”,或是“在杀你们家的鸡鸭兔狗,在杀(不好意思啊,比喻而已)你们的兄妹爹妈”!——结论何其吓人,众网友们晚上睡觉可要加栓上锁、格外小心啦!

丁教授大概本来想做一件讨巧的事:既然月初有人主张删除“阳刚”而遭到潮水般的攻击,那么我在月底发一篇删除“阴柔”的文章,肯定会遭到潮水般的表扬!——可惜事与愿违,我的文章还得到不少清醒的赞同,丁的文章却几乎收获了全场骂声!至于后来补写的这篇“告饶文章”,又分明是要把烧身之火引向别处——“砍树杀人”的我这里。我由此嗅到一股软软的不佳气息。

半年之后,丁先生一觉醒来,大概又想起当初的那场删课文风波,并为自己没能在第一时间撰文反驳而深感遗憾,于是击打键盘,写下眼下这篇博文,里面一如既往地颇有警句,例如说《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所表达的主题“类似于革命家名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拳头底下出正义’”!——我虽然还认得几个字,但还是对着这条“警句”呆想了半晌。结果我怎么看怎么像篡改、阉割“革命家名言”,并认为这更像是黑社会老大黑得不能再黑的黑话!

至于丁教授此篇的整体论述,我看了看,并没有超出六月份论战时反对意见的一般水平,置评者也寥寥无几,似乎大家对此都失去了兴趣。那么丁教授为什么又忽然心血来潮,重嚼此馍呢?看到评论栏中有位网友的留言:“送博主四个字——不甘寂寞!”似乎有一点点道理。

我想提醒这位同行的则是:群众正在提高,教授还须努力啊!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