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孔孟:“奴性”找不着咱爷儿们!  

2010-12-20 07:25:00|  分类: 儒家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时候写博文,说了孔夫子几句“坏话”,得到一些赞同之声,也招致不少“孔粉”的谩骂——其实我还只是以商榷的口吻“弱弱地”提出疑问:孔子主张“子为父隐”“为尊者讳”,是否有轻视诚信之嫌?(参见《从孔夫子检讨中国人的诚信观》

    其实我是很尊重孔子的。这位两千多年前的智者,说了那么多睿智而入情入理的话,在他的学说中(也包括继承者孟子的学说),我们居然能找到“平等”“仁爱”“宽恕”“同情”等熠熠生辉的现代理念,令两千年后的我不由不肃然起敬。孔孟:“奴性”找不着咱爷儿们!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于是几天前又写了篇《六亿神州尽舜尧》,从一个典故谈到孔孟的平等理念,认为对二老应怀有“温情和敬意”——不过这回又招致另一些朋友的质疑,认为孔孟之道被历代专制帝王利用,早已走向反动,成为我们这个民族沉重的思想枷锁。只有彻底弃绝,这个民族才有希望。

    我忽然领悟到,孔孟是个不讨好的话题,无论是褒是贬,总会招致质疑——好在老汉开博并不是为了博取几声赞许,若跟帖一味赞扬,反觉乏味。一个话题能引发朋友思考,更能得到几位诤友的回应辩论,那才是一种理想状态。

    说起来,孔丘、孟轲只是两千年前两个貌不惊人的老头,活着时东奔西走、坐不安席,吃了不少苦头;除了教出一批学生,留下两本著作,生平不曾登得高位、获得殊荣——他们的发迹是在死后,经过“被圣人”“被王者”的一番美化,抬在文庙中端坐了两千年,眉眼被香火熏得黧黑。

    然而像任何好的哲理学说一样,孔孟被捧上天,他们的学说却从未被认真施行过;只因两书中充满“仁爱”“礼义”等诱人字眼,被历代帝王半真半假地当作幌子而已。

对孔孟阳奉阴违的典型要数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他对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大为不满,下令将此类内容统统从书中删掉,因此明代士子读的《孟子》是删节版——可见这小老头儿的几句话很给力,让暴君如芒刺在背!(“民为贵”三句:老百姓是最尊贵的,国家的重要性居于次位,国君只能屈居第三

    不但删了这些敏感文字,历代统治者还握有阐释权,曲解孔孟思想,给人造成的印象是:孔孟力主忠君,宣扬奴性。其实翻翻《论语》《孟子》,其中并不曾对此过分强调。并且“忠”也并非专对国君而言,如孔门弟子曾参所言“吾日三省吾身”的“为人谋而不忠乎”,这里“忠”的对象可以是任何“人”,并非专指国君。孔孟:“奴性”找不着咱爷儿们!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孟子更提出“君臣对等”的原则,他对齐宣王说: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离娄下)

(翻译:国君把臣下当手足看待,臣下就把国君当作心脏来保护;国君把臣下视为狗马,臣下对待国君就如一般人;国君若把臣下视为泥土小草,臣下则可把国君当成仇敌!)

听听,此话说得何等硬朗!话外之音是:做国君的有尊严,做大臣的照样也有人格尊严。你无视我的尊严,蔑视我的人格,你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敌!——生活在21世纪的我们,谁敢跟“领导”如此叫板?你我受的教育是:宁可自己委屈,也要“顾全大局”、“让领导先走”!

了解了孟子的态度,你还坚持认为自己身上的“奴性”是“孔孟流毒”吗?你恰恰背弃了圣贤的教诲!其实孔孟的态度早已宣示于众:“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不过随着封建社会的终结,孔孟的失势是必然的。九十年前,一群激愤的年轻人喊出“打倒孔家店”的口号,动摇了孔孟的神圣地位。又过了三十年,随着地主阶级在土改中被扫地出门,作为地主阶级的圣人,孔孟的没落是在所难免的。文革初起,孔孟更是享受了砸像刨坟的待遇。以后又受政治牵连,在“批林批孔”中被拉出来陪绑,连小脚老太太也来批“孔老二”——小愚批大智,倒也是人类历史上难得一见的风景。孔孟:“奴性”找不着咱爷儿们!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其实历史是一条长河,除非人为地建起水闸水坝,你休想把河水截断。假如撇开人为划分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等闸门,从回顾家族史的角度看待既往,会发现被我们一万遍诅咒的“万恶的封建社会”,其实是赋予我们宝贵生命、与我们血脉相连的祖先经历的时代。他们一辈辈生活劳作、积累着社会财富和经验,尽管发展缓慢,却也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终于走到了今天。当你走进博物馆,还能见识由他们创造的灿烂的文明结晶;当你翻开文学史,沉醉在唐诗宋词的幽美境界里,那是你与祖先心神交融的一刻……

可是回到现实,有人告诉你:祖宗是万恶的、虚伪的、残暴的,你家的历史就是一部鲜血淋漓的血泪史、吃人史,要你划清界线;你不感到愕然吗?你相信在你爷爷、奶奶那朴实慈祥的面孔后面,还有青面獠牙、血盆大口的另一副面目吗?究竟是你点滴积累的感性经验可靠,还是被他人上升到“理论层面”、向你粗暴宣布的判断更可靠?

我自己年轻时也曾跟无数人一样,被裹挟在时代的思想狂潮中,头脑中塞满种种标签和概念,以致今天一听到“奴隶”“封建”“资本”这些字眼儿,心中便本能地升起一股厌恶之情,眼前一片黑暗与血红……

后来幸遇改革开放,读了一点书,也渐渐学会自己动动脑筋想问题(“心之官则思”,上天赋予每人大脑,就是要你使用的;否则弄个“中央空调”式的器官不就得了吗),知道对一切权威结论,都应再斟酌掂量。越是被我们视为当然的结论,越应小心对待。

譬如“封建”,我们当然不能让他复辟。他的等级制、他的专制主义,他的“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尽管在相应的历史时段有其存在的必然性,然而21世纪的今天谁还要继承这些,无疑就是最大的反动!

然而,一个并不愚笨的民族积数千年智慧所创造的,就没有一点好东西吗?——譬如我曾提到科举制,并始终闹不明白,这种严守公正、倡导平等的人才选拔机制,何以能在顽固坚持等级制的封建时代被采纳运用、长达千年之久?我们今天在人才选拔上,是否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一些启示?孔孟:“奴性”找不着咱爷儿们!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同样道理,我们为什么不能重拾孔孟原典,披沙拣金(而且是富矿),摭取其中的优质思想古为今用?难道被世界各民族所共同遵循的价值观念,一旦出自自家祖宗之口,就一文不值、弃之唯恐不及吗?我们的祖宗是谁?是恶魔?是撒旦?是鬼蜮?是贱民?

现实的结果是,我们丢弃了让世界上很多民族眼红的优秀文化遗产,反而拣起封建遗存中的许多糟粕——有一年我到郊区一所教育机构去上课,发现门前多了一对威武的石雕狮子。询问之下,原来对门某机关新立了一对石雕麒麟,自那以后,这边接连死了几位领导和老师,于是建石狮以压之!

这类事至今已不新鲜,一些官员为升迁而求签拜佛、看风水、算卦、修坟、搞厌胜之术……这是从孔子立场大大后退了!——孔子如何对待鬼神迷信?“子不言怪力乱神”!……生当春秋时期,那是个贵族连宴会、狩猎都要占卜的时代,这位老人坚持自己的理性而不为所动,我们不应向他致敬吗?

如今,“信仰缺失”成了时髦话题。我曾经撰文提出,“信仰”一词起于宗教,任何信仰总难免有迷信成分。(《“信仰”.“一词自外来》)——而孔孟是不需要人们“信仰”的,这是一种朴素的道理,强调做人的起码道德,充盈着理性和情感,特别适合中国人。

有位外地博友曾在博文中谈到,他的叔叔去世了,看到叔叔的后老伴带着儿子艰难度日,这位博友每年都以不同方式资助“后婶婶”数万元,其实博友自己也仅是生活稍裕的工薪阶层。——我在电视中见多了大都市中为房屋、金钱父子成仇、夫妻反目的节目,因此我被博友的做法深深感动。但博友的回答很平静:都是亲戚,砸断骨头连着筋啊。

这就是中国人,重亲情的中国人。远离了现代化的大都市,广大中国百姓还在笃行着孔孟的那一套,那是溶化在血液中,积淀于基因中的东西。孔孟之道恰恰是对这个民族重亲情、重人伦性格的提炼。你一厢情愿地把什么“信仰”塞给他们,恐怕也很难奏实效。就如同人的肤色,人为地漂白染黑,都是对身体的戕害。

网络上有一些热血之士,他们正直、无私、具有社会责任感,对祖国和人民充满大爱。然而他们的态度有时难免绝对化(这仍是受多年“绝对”教育留下的后遗症),认为只有彻底摆脱过去,全盘接受外来先进理念,社会才能进步;基于此,就要跟孔孟彻底决裂——其实他们这样讲的时候,可能没注意到:这是非常耳熟的话,正是四十年前喊得山响的口号!孔孟:“奴性”找不着咱爷儿们!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我养成一种警惕:凡是那时候高调宣扬的事物,都要格外小心地审视,想想是非曲直、前因后果。例如那时高调批孔,烧书打人……恰恰是因害怕大众接触这些东西、引发独立思考。朱元璋还只是删一删,那时却是统统烧掉!——不过这种宣传和焚烧还真的起了作用,一些重复万遍的谎言在很多人头脑里已经生了根,造成可怕的文化断层,以致于今天许多人受其流毒而不自知。

话说至此,有人问我: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提倡“中体西用”,还是“西体中用”?我只能苦笑着回答:这是咱们老百姓要考虑、能决定的事吗?我只是以自己最肤浅的感性认识,呼吁大家注意一下脚下的“垃圾堆”,提醒说那里面还有好东西,先别急着扫出门。

听说英国有对夫妇把祖上从中国带回的一个旧瓶子卖掉,居然拍了好几百万英镑!又听说外国学者研究中国文化,十分推崇孔孟。而一位中国名牌大学的教授,不知外文资料中人家提的是孟子,自作主张翻译成了“孟修斯”,丢脸丢到“国际上”!(昔日人民公社有外国人参观,农民辄曰:“国际上来人了!”

孔孟之道不是万用灵丹,更非“一句顶一万句”,孔孟的朴素的民本思想固然伟大,他们提出的道德规范至今也仍在规范着中国百姓的言行举动;然而如若搞制度建设,恐怕还要另请师傅和高参。

我一再强调,我不反对任何现代理念及信仰,我只是觉得应当抱有一种宽容态度,在社会进步中,给自己的祖宗也留一席之地——而且他们确实有资格呆在那里。

孔孟:“奴性”找不着咱爷儿们!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插图自网上,由上至下:山东曲阜孔庙之廊柱,山东邹城之孟庙,北京孔庙石碑,上面还可见曾被打断的痕迹,台南孔庙,孔庙明伦堂,明伦堂隔扇)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