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我为自己的一念之差而惭愧!  

2010-12-28 20:2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我家的窗子望出去,小区里是一片小轿车的海洋。家家都有车,有的不止一辆;还有不少高档车:奔驰、宝马、奥迪、凌志、途观……一辆辆气宇不凡,光可鉴人!

我为自己的一念之差而惭愧!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只有我家没买车。也曾动过买车的念头,可看看一早一晚拥堵得如同小区停车场的马路,瞬间的雄心刹那就冰消了——还是利用公交吧,生活在京城,房价、物价一路飙升,唯一不涨反降的是公交票价。从我家到单位数十公里,有多条公交路线相通。空调车也只须二元,如果不嫌麻烦倒一下车,八角也可以到达(北京公交刷卡,市民四折,学生两折,65岁以上则可免费乘车,享受李太白“逢坊饮酒、遇库支钱”的待遇

常乘公交,难免对售票员有所观察。记得刷卡计费之前,当个售票员颇为辛苦。那时虽有月票,但持币打票的也很多,收整找零,琐碎异常。车行途中,还要验票,从挤满乘客的车厢这头挤到那头,可是个体力活,冬天也能挤出一身汗来!

实行刷卡后,售票员的劳动强度大大降低,因刷卡优惠,持币打票的也大为减少,中途验票的环节也取消了,售票员的作用,只是监督、照应乘客刷卡上下车而已。

不过我发现,这是个“良心活”。有的售票员总是把自己的专座让给乘客,自己跑前跑后,张罗照顾,叮嘱乘客注意安全、启发少壮给老弱让坐,一路下来,十分劳累。我常坐的那路车上有位女售票员,话不多,但很讲究服务艺术,譬如有个孕妇上车,她并不扯着嗓门做普遍号召,而是走到一位坐“黄座”的年轻人身边,带着熟人般的半亲切、半命令的口吻说:“小伙子,这儿有个孕妇,您少坐会儿。”每逢此时,年轻乘客无不诚惶诚恐立即起身……我为自己的一念之差而惭愧!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不过也有少数售票员真的“解放了”,一路上往专座上一坐(有些车辆并无售票员专座,不过售票员随身携带专用的绿色椅套,随便往哪张座椅上一套,便成了专座),只在停站前后稍稍欠身关照乘客刷卡,语调含混地报一声站名,实在轻松得很。遇到年龄老迈或身体极弱的乘客,她们也例行公事地喊两句:“哪位乘客少坐会儿,给老年人(或孕妇)让个座!”但很少有人响应——换了我也会想:你作为专职司乘人员,拿着这份工资,在拥挤的车厢里大模大样占据一个座位,凭什么让我们这些花钱消费的乘客让座?

我年过花甲,须发已白,几乎十年前就不时享受着被让座的待遇。不过直到今天,我也总是能推就推——身体还没糟到非坐不可的程度;而当我坐着的时候,见到比我更老更弱的,也总有一种站起来让座的冲动。

我自认为是个好乘客,向来奉公守法。对不遵守秩序者,也往往能出言劝阻甚至大声喝止,被老伴讥为“多事”。——可是我这样一个好公民,竟然也干过“违法乱纪”的事,至今想来,还愧悔难当。

有一回,我到郊区上了一天课,有点累,决定多倒一趟车,到某路汽车的起始站排个座位。谁料那天全城堵车,坐席队伍竟“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估计,再来三辆空车也装不下这许多人。于是我决定放弃座位,改排“立席”。

立席其实不排队,只是一群人拥挤在坐席出口旁,一般有工作人员维持秩序,车来后坐席的先上,坐满后,再让立席的上——可巧这天出口处无人值守。

我站在人群里,正低头拿着手机发短信,忽然人群骚动起来,没等我明白过来,被身后的人簇拥着往前一推,几乎扑倒在车门阶梯上。我挣扎着没摔倒,慌乱中拔腿上车,刚好身边有个座位,我便顺势坐下。这才发现,原来这辆车进站时,由于受另一辆车的阻挡,停得较远,没等坐席队伍启动,离车门更近的立席人群已一拥而上,坐席的人反而被挡在后面。我为自己的一念之差而惭愧!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一时之间,我心中五味杂陈,首先涌上心头的,竟是一丝得意和庆幸:本打算一路站着回家,没想到竟意外捞着一个座位!——可是看看窗外坐席队伍中一张张愤愤不平的脸,内心又有一种愧疚:老了老了,居然做了一件生平最不齿的事!别人若知,会怎么说?你平时滔滔不绝宣讲的那些大道理哪儿去啦?你对得起这把年纪吗?

可是也实在是累了,不愿意起身下车,重新排队——那又有什么意义呢?无非是让身边这个同样没排队的人拣个便宜,而对车下那些规矩人,并无实质性的益处啊。

不管怎么样,错误已经铸成,“既来之则安之”吧。我还能怎样?难道除了自己下车,还要动员车上众人:“请大家跟我下车,一个人要讲公民道德!至少,坐着的应当自觉站起来,把座位让给车下排队的同志!”——我若真的这样喊,大家一定认为这老头儿病得不轻!轻则扭头不理,重则还会骂上两句!如果我一再坚持,没准还会被人掴上两掌!

我又想,也许自己的这点儿错误还是可以原谅的:即便我按规矩上车,哪怕是自觉选择站立,说不定哪位年轻人可怜我头发白,也会让一个座位给我,结果还不是一样吗?

可这事往深里一想,心情又沉重起来——这还仅仅是个座位而已,假如我是个在位者,眼前有一笔好处(譬如对我这样没见过世面的人,这是一笔十万元的“灰色收入”,或是借冠冕堂皇的名义、以低廉价格分到我名下的一处住房),我能经得住诱惑吗?我是否在“笑纳”后,还会找出种种借口来说服自己:拿了就拿了,退回去又有何意义?还不是让别人拣了便宜?我当然更没勇气大声疾呼,号召同僚们想想“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退还钱物,当个清官!——我很可能就像眼下一样,虽然内心不安,但还是乐享其成。我为自己的一念之差而惭愧!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究根寻源,那天公交总站工作人员缺位,是事情的“祸根”。在无人监督约束的情况下,我们这群人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而且这种对规矩的破坏,不会招致任何惩罚性后果——当你面对一件有私利而无显害的事,又是混在一群有着共同利益的人中间,人性之私就很容易暴露出来,这样的好处,想不占也难!

当然,如果当时出现这样的情况,我相信我会第一个下车的:例如坐席队里走出一条汉子(至只是个老妪),手把车门不让开走,对车上诸人义正辞严予以痛斥,要求这伙不讲道德的家伙下车排队,我相信我会第一个响应;至少会站起来,让出本不该属于我的座位。但我不能保证车上所有人都会像我这样——然而坐席队伍中始终没人站出来,而且后面紧跟着就开过来一辆空车。于是我们这辆车关上车门,“胜利”驶出总站!

我怀着矛盾的心情倚在车窗边,有些昏昏欲睡。忽然觉得车子仍在站内,只见愤怒的坐席人群炸雷般一声暴喊,全都冲过来,团团围住车子,砸窗砸门,车上诸君人人恐慌,可没人下车。突然车外众人一同弯下腰去,喊着号子,要掀翻车子,顷刻间车箱已倾斜成45度,车内人一片惊呼:“我们下车,我们下车!”……我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只见车子正行驶在立交桥弯道上,由于车速太快,车厢大幅倾斜,我连忙伸手抓住身边的把杆……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插图来自网上,从上至下:现代小轿车,烧木炭的公交车,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公交车,眼下的公交车)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