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手机至上主义”是一种病态  

2010-05-22 07:1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种主义,我称之为“手机至上主义”。表现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电话打进来,马上接听,刻不容缓,全不管此刻是在阅览室还是音乐厅,是在开会还是上课……此辈视手机铃声如严命、如法条、如冲锋号!在他(她)们看来,接听手机是天赋权利,可以压倒一切!

最早关注这个问题,是多年前到外地讲课。学员大半是在职教师,其中有一位西服领带、体态颇丰者,一望便知是个领导。你这里讲得投入,众学员也听得入神,忽然有铃声起于座侧,但见此公推座而起,大模大样走出教室。开始我还以为他身体不适,后来才知是去接听手机。在楼道中剌剌良久,听得手机盖儿一声脆响,推门复入,昂然归座,略无歉意——想来在更严肃的场合,也都是如此惯了的。

随着手机的普及,这样的情形越来越多,直发展到连大学的课堂上也不得安宁。有时正在上课,突然有学生起身出门,想必是去接电话。尽管出入时贴墙溜边、缩颈疾趋,毕竟影响到座中各位。

我没做过专项调查,凭记忆,手机融入我们的生活,也就是二十年以里的事。再早,不要说手机,就是座机也还没有普及。记得三十年前我家住平房,只有对面胡同的居委会才有一部公用电话。每有电话打来,居委会的大妈便不辞辛苦登门传达。有时是传话,有时则需亲自回话。若有急事,对方不挂电话,你得跑着去接听。电话传一次三分钱,拨一次五分钱。那时人们无事不打电话,一有电话,往往便是大事:不是单位出事,便是亲朋生病。由此养成习惯,一闻电话,心中便觉一紧。

以后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家家都装了座机。可是人在路上,也仍然不能及时获得信息。最早见识移动通讯设备,是在一部法国电视剧里。一位大款爱上俏丽的女理发师,一次正在理发,突有铃声响起,大款打开随身皮箱,从中拿出一个大如筷子笼的家伙,拉出天线,立马通话,看得我辈啧啧称奇,相与感叹:什么时候咱也能用上这个?

现代社会的飞速发展,往往超出人们的预测能力。曾几何时,街头已有人用上这玩艺儿,当时称为“大哥大”,顾名思义,只有身份、财富达到“大哥”级别的人才配使用。打的人自然是神采飞扬,看的人是又羡又妒。——我总觉得,从那时起,手机便奠定了它的“神圣”地位,令使用者自觉身份骤升,而接听电话也似乎成为一种“高贵”的特权,更是一种炫耀,无须顾及周围的环境,更不管是否会给他人带来不便和影响。

就在这种神圣感还没来得及消化、消解,人们的心理也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时,科技的迅猛发展再度让人们措手不及。手机开始迅速普及,不但外观更加精巧、功能愈发提高,而且价格也大大降低。很快,连饭馆端盘子的姑娘、街边收废品的小伙儿,也都用上了手机。(这里丝毫没有贬低这些兄弟姐妹的意思。相反,我十分愤慨运营商的高额收费,其盘剥对象就包括一大批这些月薪只有千元上下的基层劳动者,典型的“损不足以奉有馀”!)

然而潮水般的手机拥有者还来不及体验一把“贵族”的优越感,不少人却早已陷入“手机奴隶”的可悲境地。他们对手机的依赖越来越深,本来是供人役使的一件小小工具,竟然成了高高在上的主人。它时时向你发命令、做指示,把你指挥得团团转!一会儿是疏朋远友的无聊短信,一会儿是房产商、基金商的狂轰滥炸,更有骗子的谎言、传销者的骚扰……真正有用的信息少之又少。而手机的功能还在不断翻新:除了照相、打游戏,还能上网、导航、看小说、赌博……近日有一则新款手机广告在电视中反复播放,据说功能多达十万种!我猜想把这些功能统统试用一遍,一部新手机也就离报废不远了!

一些年轻人对手机的依赖甚至达到病态程度,除了正常的通讯,他们走路也打,乘车也看,工作、上课、开会、驾车,简直须臾不能离。他们丧失了对手机的控驭能力,完全被手机俘虏。这也是一些人无视环境场合、随时接打手机的重要原因,手机铃声对他们而言是不可抗拒的!

我们不妨静下心盘算一下,一天中通过手机收发的信息,究竟有多少是必不可少的?你接听的电话,大部分都是:“在哪儿呢?我这儿三缺一!”或是:“下班带两捆小白菜儿回来!”而有些情况,你我大概一辈子也不可能遇到——因为错过了手机接听而损失了一单5000万的商务合同,或引发了重大的国际冲突!即便你身居高位,也还有个适时适度的问题。最近媒体爆出英国新任首相卡梅伦严禁内阁成员开会接听手机的新闻,司法大臣肯尼思·克拉克撞在了枪口上,因开会时接听手机(大概还是重要的国务信息),遭受新首相的嘲讽及内阁群僚的哄笑。——在公众场合,你这样做其实也是对在场者的大不敬,不是暴露你修养不高、素质低下,便是证明你患有手机依赖症,而且病得不轻!

我们中的很多人已经当上了房奴、车奴、卡奴、孩奴,为什么还要自觉添上一重“机奴”身份?房奴、孩奴之类都是我们身不由己、被迫“荣膺”,那么摆脱“机奴”身份,我们却把握着完全的主动。我有一位年轻同事,始终不配手机,连他的家人也都不用手机,每次见到他,我发现他活得很潇洒,生活工作丝毫没有受影响。当然,这可能与他的教师职业有关。不过在手机发明之前,我们不都是这样生活吗?

我本人并不是老顽固,我也不赞成大家抛弃手机、回归古代。我自己从手机中得到的便利还是很多的。但我想,我们能不能在一天之内关机几个小时,例如在驾车时、开会时,或身在阅览室、音乐厅、课堂上?当你不再为身边的这个小东西牵挂时,也许你的精力会更集中,工作学习效率会更高。尤其是在公共场合,你不再因不合事宜地接听手机而被众人侧目,被人视为没有素质、缺乏修养、无视公德!而你自会有一种无牵无挂的解放之感,享受一种对科技工具招之即来、挥之能去的主人翁心态。这又何乐而不为?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