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俺也曾“路见不平一声吼”——兼答“意见领袖”石某某  

2010-06-18 12:04:00|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鲁提辖”的话题,这是最后一篇,观点尽在此四篇博文中。今后如有讨论,恕不奉陪)

写了几篇博文,阐述一个关于中学语文教材的小观点,不想传之网络,竟如“捅了马蜂窝”,反对声一片。原因或许有二:一是有些网民认为我的博文是针对当前屡屡发生血案的情势给政府出的“馊主意”。殊不知这本来是个旧话题,在各种讲台上也讲了八九年了。若以为“馊”,恐怕也是因年头太久的缘故吧。二是众网民把“教授”看得太高,其实“教授”也者,不过是一熬够年头的教书匠而已,人微言轻,拿着不高的退休工资,自掏网费给教材编选者提个建议,睬与不睬,还在人家。我若手握删削大权,还用得着在博客里徒劳呼吁吗?

令我惊讶的倒不是网友的反应,而是个别媒体的表现。(我一向认为网络是个好东西,使广大百姓——包括我自己获得了发声渠道,即便伴随一些负面现象出现,也仍是瑕不掩瑜)应该说,大多数媒体在报道此事时是客观公正的。对支持及反对的意见,都有所叙介。有的报刊还通过电话采访我,以便做到准确公正。华东地区不止一家电视台邀我去作节目,虽因课程关系无法践约,仍令我感受到一种尊重发言者的大家风范和真正的媒体精神。

不过也有少数电视、报刊的做法不那么令人心服。它们为了吸引受众眼球,不惜歪曲事实、炮制耸人听闻的标题,却忽视了新闻最基本的东西。例如江西某电视台连我的名字也未搞清,一些报刊把我的供职单位及职称也都搞错了(这类失误在我工作过的单位是要定为“严重事故”的,不但挨批评,还要扣奖金。不过在他们那里,或许已是司空见惯了)。

从个别媒体文章也能看出,作者根本没读我的博文,只是根据一则“某教授要把《鲁提辖》踢出中学课本”的传言而自说自话、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令我恍惚回到三四十年前。另外,我也感慨于一些作者水平之低,不是就问题的核心“见招拆招”,而是像小学生作文一样展开联想:“照你这样说,《红楼梦》宣扬……岂不也要删去?《西游记》宣扬……岂不也要删去……”——学舌于网友,千篇一律,居然说不出两句新鲜话来!

也有观点比较新异的,例如有的文章说我有“教材洁癖”。恕我孤陋,不知这样的病症源于何种诊断体系。我只知道,人们在喂养婴儿时,是要把奶瓶烫了又烫;给放学喊饿的孩子凉拌黄瓜,也是刷了又刷,从不说“留点细菌、农药,增强抵抗力”。可是为什么到了关乎千千万万孩子们健康成长的精神食粮,人们却忽然变得“豁达大度”起来?

另有文章,不愧出自名校毕业的才子之手,思维之倏忽灵动,令人匪夷所思。一上来就(习惯性地?)直奔“下三路”,大谈什么“精神阳痿”。一篇文章立意一低,其余也就不必问了。尽管文中不时蹦出“我靠”等字眼儿,其实作者很可能已不那么年轻,按说完全可以“有话好好说”,大可不必装嫩、学愤青!自己是什么都要插上一嘴的“万能专家”,却偏偏要跟网友套近乎,也来骂骂“专家”“教授”,真是聪明得有些过了头。(话说,这年头骂专家、教授最保险——几个“穷酸”而已,手里没印把子,腰间又不挎电棍,让人看着就“压不住火”!才子看到这一点,所以也跟着骂一骂,骂得比别人都脏,无形中也就撇清了自己。)这类作者文章不断,似乎永远“顺遂民意”,不放过任何时髦话题,却又从不出“大格”。听说也是位很有身份的人,是真正称得上“喉舌”、“御用”的那一类。

说别人“阳痿”,自己一定“阳亢”得很吧?不知平日开着进口豪车疾驰街衢,路见不平,是否也曾下车学过一两回鲁提辖?又不知连年畅游法国巴黎、徜徉美国赌城,是否也顺带考察了一下人家的教育、教材,好对得起纳税人承担的高额差旅费?

其实《鲁提辖》选入课本,并未如许多论者所期待,能提振社会阳刚之气。倒是近日发生的一件事,值得我们深思:在北京的公共汽车上,两名女售票员浴血搏斗,制止了持刀歹徒的凶行!面对两位女同志,我们似乎很难用“阳刚”“阳痿”这类标准去评判。

然而两个弱女子的所作所为,正是“大勇”产生于“大爱”的鲜活例子!“爱”在这里并非“甜蜜蜜”“软绵绵”的同义语,一切正义、勇敢、同情、宽容,其实都孕育于爱。有网友说得好,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在侠义之外,其实还有官压民、强凌弱的一面。两位女售票员却是以弱抗强、徒手夺刀,她们的选择,很可能是以生命为代价的,因此也更值得尊敬!

反躬自省,我一生为人平和,很少疾颜厉色。但也有过几回“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时候。一次是在中山公园门口,见一伙人群殴一人(后来才知是小偷),已是打得头破血流。我大喝一声:“不准打人!”众人一愣,却也住了手。后来在我的坚持下,把小偷送去派出所。那时我二十几岁,身体瘦弱。当时的心态,现在已记不得了。大概是因为看见以众暴寡,心中不平吧,也可能出于一时不忍之心:即便是坏人,毕竟已是血流满面!

另一回是去年,与老伴到一商店购物。正在看货,忽然店内买卖双方七八个小伙子一言不合,抡起了铁椅子,其中一人已是头上见血。我又扯起讲课的大嗓门大喝一声,双方虽然怒目而视,却也都住了手(是给我这老头儿一个面子?)。我一直等到警察来了才离开。事后老伴埋怨我:什么年头,还多管闲事?我说:这些孩子跟我学生一般大,我能看着他们头破血流不管吗?

前年我的几个年近五十的老学生来看我,提起一件事,我几乎忘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带着他们这班高中生下乡劳动,一日在田里干活,突然马路对面公社炼油厂浓烟滚滚,学生见状都跃跃欲试(那时的宣传是“国家、集体利益高于一切”)!我见局面难控,大喊一声:“谁敢过马路一步,给谁处分!”我一人前去探察,发现油池中火势正猛,一消防队员已碰得头破血流。心想:幸亏制止了学生。——不过我的作法在当时是担着被批“思想落后”的风险的。

十几年后,国家颁布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不久,歌颂救火小英雄赖宁的课文也从教材中悄悄撤掉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考虑很简单:世上还有什么比孩子们的生命和健康更宝贵的吗?也正是基于同样的理由,我今天呼吁拿掉某些不适合中学生的课文,将来再读不迟。不过我这回的吆喝,却招致了强烈的反弹。我看到的新浪网调查结果是,70%多的人都不同意我的意见。——这也正常,如果70%的人都同意,我还煞有介事地大声疾呼,那不是很可笑吗?

不过我也想,既然大多数人不理解,那就再等十年看。也许到那时,人们的思想经过沉淀,会觉得这场争论其实很可笑。——而唯一被耽误的,是我们的孩子!

 

 

 

_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