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名”兮归来——时代发出的呼唤  

2010-09-14 22:25:00|  分类: 儒家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有一段时光,“名”和“利”成为一对臭名昭著的难兄难弟。记得五十年前有个小青年儿,中学没毕业就发表了长篇小说,可谓轰动一时、“名利双收”,戴上作家的桂冠,还得了一大笔稿费,买了一所小院落。——但此人很快就被划为右派,为此倒了半辈子霉;罪名之一就是“成名成家”思想严重!

后来随着社会发展,人们不再批判“名利思想”。不但不批,那个“利”字还格外走红。“谁先富谁光荣”的口号刷上墙头;年年春晚压轴的赵本山小品:什么卖拐、卖轮椅、卖担架,无非讲的是一个“钱”字!——我曾说过,千万别小看二人转出身的赵本山,他可是时代风气的晴雨计、风向标!

其实我们的老祖宗孔子、孟子都是竭力避讳这个字的。他们不是虚伪,而是深知这个字的可怕!——放任并鼓励大家不择手段地赚钱逐利,无异于打开锁住心魔的那把锁,后果堪忧!

孟子见梁惠王,头一句话就劝他:“王何必曰利!”梁惠王问:不讲利讲什么?孟子说:讲“仁义”啊!孟子向梁惠王讲了一通如何向百姓让利的大道理,梁惠王哪里肯听?——“舍生取义”只能是孔孟的美好理想,“见利忘义”才是人的本性,不学而会、不教而能!

“义”做不到,怎么办?古圣贤又抬出一个“名”字来,就是开头咱们说的“利”的伙伴。只是有些超脱的人,对这个“名”也并无好感,把名和利说成是“名缰利锁”,认为是对人性的两大诱惑,一个人不是被这个套住,就是被那个锁住,总之是逃不掉。——不过儒者还是比较看重这个“名”的,认为它比“利”高尚得多。要想牵制“利”,就得靠这个“名”了!

例如一个读书人去做官,他是个“名”的拥趸者,到任后爱惜羽毛,不肯收受賄賂、贪污公款,还要努力为百姓做几件好事。深受感动的百姓给他送匾,称他为“某青天”;未来县志、府志乃至国史还要记上一笔,说某某是清官。他虽然没给子孙留下万贯家私、千顷良田,但他的子孙后代都为这样一位祖先而骄傲!——这就是“名”的魅力,是那些有眼光、有历史感的人所追求的。

当然这没老百姓什么事,你见哪个百姓上过县志、国史的?他们若因贫困而占人便宜、手脚不干净,也大可不必求全责备,他们也要吃饭哪——然而我却发现,许多百姓似乎倒更重视这个“名”:自家孩子偷拿了水果摊的果子,家长便扯着耳朵逼他送回去,说:咱人穷志不短,不能让邻居戳咱脊梁骨!百姓的“名”是存在于乡亲们的口头心间的。

奇怪的是,许多名字有资格入史册的,却“糊涂油蒙了心”,对自己的“名”竟毫不在乎!举个眼前的例子:足协前领导谢亚龙被拘,传出消息说,他与几个足协头头掌控国家队入选名单,球员花上十万元,即可入围大名单。——对此我始终不肯相信!中国足球几十年踢不出亚洲,举国怨怒、千夫所指,作为足协领导,如同置身于百万瓦的聚光灯下,就是卖车卖房、搭上身家性命,也要干出点名堂来!不为别的,就为换来足球史上的一笔:自从某某执掌足协,中国足球迎来了转机……这是名垂青史的事,是可遇不可求的啊!

可是据说足协的老几位竟利令智昏、见钱眼开(多少钱?几百万?几千万?在房价高涨、几乎家家都是“百万富翁”的时代,这又算得了什么?),最终落得锒铛入狱、前程尽毁、名誉扫地、辱没家人!真真令我扼腕的,是这些人的眼界竟如此狭小,头脑是如此昏聩,只会算银钱小账,放弃了为国建功的人生大机遇!难道从小是“苦孩子”出身,穷怕了吗?可是我见到的穷人,有智慧有见识的有的是啊!——如此下作,活该倒霉现眼!

我自己是个穷教书的,也许因为没见过大世面,没出入过“人间天上”等高级场所,因此所受诱惑也少,对金钱的概念比较淡漠。也曾挨过饿、插过队,对一句民谚体会极深:“天下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苦!” 自己信奉的是一餐不过一碗饭、一卧不过五尺床而已。

尝见文强案发后,从家中搜出两千万元新钞,垛成一堵墙。受贿所得金砖玉佛、古董字画,或真或伪,堆积满堂。可惜文强也是个能人,最终为这些花不掉、带不走的东西殒命丧身,毁一世名声,看来也只是个糊涂人罢了。——不知文强当年是否听过赵本山小品中的那句话:“人死了,钱没花完!”简直就是冲着他说的!

文强是要上史册的,至少在“重庆府志”上要落上一笔,如果书写公正的话,一半用红笔,一半用黑笔。——其实史册也有不同层次,有一回我到郊区教课,在当地进校大楼的几十间办公室中,居然看到一间“校史办公室”,看来一所不大的学校也有史册啊。哪任校长勤勉廉洁,克己奉公,为教师盖了宿舍楼,哪任校长贪污受贿,学校工作一团糟,都将反映的校史上。即便有些丑行不便记录,可是一个人的恶名却不会从人们的心中口中消失,连他的子孙都要受累,被人说成“就是那个贪污校长的儿子、孙子”。

由此我想到:社会各界、身份足以进史册的人(哪怕只是校史村史店史厂史),可要三思啊!不要觉得昏天黑地,大家都这么干,哪里就处理到我了?只怕公道自在人心,总有算账的一天!——不过近年有个新迹象:一些凭着自己打拼创建宏业的企业家,开始反思金钱的意义与人生的价值。据我所知,陈光标、冯军这样的企业家,都在提倡反哺社会,甚至提出裸捐!哪怕他们只是为了“名”,我也是万分钦佩的,钦佩他们的大气魄、大胸襟、大勇气、大智慧、大眼光!他们的名字可以写进国史!

或许仅仅是巧合,或许是艺人特有的敏锐:赵本山今年的春晚小品,恰恰是拿捐款说事——从骗钱到捐钱,从牟“利”到求“名”,这是多么大的一个转变,反映的也正是时代的呼唤!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