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孔夫子在长安街边想什么?  

2011-01-13 21:05:00|  分类: 儒家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家博物馆北门外的长安街边,一座近十米高的孔夫子青铜像已然落成。我虽生活在北京,却还未去瞻拜,消息和图片是从网上看到的。孔夫子在长安街边想什么?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这座雕像的竖立,是历时三年多的国博扩建工程的一部分,早就在计划之中,似乎没啥新闻价值。何况近年来为孔子立像已不新鲜。单就北京而言,孔庙、国子监的孔子像都是近年竖立的。我有个学生,曾主政于北京某街道,在位期间,很用心地为区内居民建了一座文化休闲公园,并请人塑了孔子雕像。我看过雕像小样,很是传神。孔夫子在长安街边想什么?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不过眼下的这尊像却意义独特:因为是建在国家博物馆前,自然代表着国家对传统文化的尊奉和认同。雕像没有选择炎黄二帝、秦皇汉武、李自成洪秀全,而是选择了孔夫子,值得深思。

即使没来过北京的人也知道,国博前身即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位于天安门广场。这里是北京的中心,也是全国的中心。在这里竖立的任何雕像,都意义非凡。

前些日子,从旧书堆里翻出一本1980年出版的第四次文代会的画册,偶然发现会场的主席台上,并排挂着毛泽东和华国锋两人的画像——这样的历史时刻并不多见。以前曾有过将毛泽东、朱德肖像并挂的时刻。不过从我记事起,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始终是毛主席的巨像。

此外,在广场东西两侧,临着长安街,有一段时间常年竖立着马、恩、列、斯四伟人肖像,一位位美髯丰神,目光炯炯,成为长安大道上的一景。而只有在五一、国庆时,才在广场南侧纪念碑前树起孙中山的肖像,过后是要拆除的。

时至今日,孙中山像也仍在两节临时搭建。四伟人像不知何时已经不见。而今天竖立孔子像的地方,与先前竖马、恩像的地方相距不远。

天安门广场是个严肃的处所,一草一木、一灯一柱的设置,恐怕都不能随意。因此,孔子像的安设,肯定不是国博设计者拿个国际象棋棋子随便往哪里一戳,便拍板定案。如此重大的方案肯定要层层报批,因此一旦决定,也便意义深邃。孔夫子在长安街边想什么?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我举双手拥护这个方案。想来想去,除了孔子,还有谁有资格站在这里?放眼世界,中华文化只有孔孟足以跟世界几大文明的哲人并立媲美。——远在两千年前,二老就提出仁爱、平等、悲悯、宽恕等至今通行于世的理念,而且这些理念至今我们还没能完全消化!

究其原因,两千年的路程,孔孟走得并不轻松。历代专制统治往往打着孔孟的旗号,贩卖自己的私货。由于他们的曲解与篡改,搞得后人对孔孟的理解出现很大偏差,对孔孟一批就是几十年!

譬如,至今很多人认为孔孟歌颂“奴性”;还举例说:孔子主张“以德报怨”,简单地说,就是人家打你的左脸,你要把右脸主动伸过去!

刚好有个网友“妈妈的心”给我发来一条学习心得,认为这样解说与孔子原意正相反。

看看孔子的原话: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论语·宪问》)——此段意为:有人问孔子:“如果别人对我不好,我是否反而应该对他好呢?”孔子回答:“那你又怎么回报待你好的人呢?我的态度很简单:谁对我不好,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对那些待我好的人,我才会待他好!”

你看看,这老头儿多耿直、多倔强?这让我们这些“怵窝子”子孙们无地自容啊!

也正是两千年的曲解和几十年来的诋毁,导致许多人对孔孟充满误解,甚至将孔孟思想视为民族落后的祸根!在四十多年前的那场浩劫中,孔孟还享受了毁像刨坟、焚书断碑的待遇!

不过时至今日,孔夫子终于重获尊荣。不但孔子像建在长安街边,听说有关方面还斥巨资在海外广建孔子学院,藉以弘扬、传播中华文化。

不过我也有一种担心:那段长达数十年的批判诋毁,侵染了数代人,如今还有多少人从内心深处崇敬这位老人?今天,当我们竖立起孔子像时,我们的内心究竟有多少敬谨和虔诚?

从“毁墓”到“立像”,在两极端之间,是否缺少一个过程?没有一个彻底反思、痛自改悔的过程,这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弯子,转得过来吗?

这有点像一家子,年轻人不知受何蛊惑,忽然狂疾发作,打爹踹娘,谩骂祖宗,砸牌位,烧家谱,鞭尸泄愤,子女之间也乱打乱咬,为邻人所侧目!——不过时间一长,大家都“习惯成自然”,谁若像人一样说话,反被视为“虚伪”“有病”。

然而有一天,这家子忽然把脸一抹,声称“咸与维新”。从前发生的事,一切“黑不提、白不提”,似乎从没发生过一样。家族发言人对外宣称,我家已重修孝道,再续宗谱,补好牌位,重整墓莹;祖宗的文治武功,也都编印成册,广为发行。孔夫子在长安街边想什么?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只是有些问题却从未见这家人讨论过:从前那事究竟是怎么发生的?病根在哪里?是遗传还是传染?应该由谁担责?害人者是否痛自改悔、做了道歉?被害者是否原谅了对方,是否得到应有的补偿?如何才能从根子上杜绝悲剧的重演?——如果这些全都略过不提,眼下的一切又如何让人相信?

我细看新孔子像的照片,大块巍然,青铜铸就;据说高达9.5米,比广场南端的孙中山像还高出4米多(孙像高5.2)!夫子宽袍广袖,两耳垂肩,腰间的宝剑如果不特意辨识,几乎被人忽略。雕像的面部表情颇有意思,圣人眼睑低垂,作沉思状,又像是忽有所得,嘴角浮现出一丝欣悦乃至狡黠!

夫子在想什么?或许在想:先站一会儿,站一会儿……什么时候家乡省教委要来批“糟粕”,我就再撤下去——两千年了,啥事没经过,嘁!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如有引用,请注明作者、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