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知道回字有四种写法的,是孔乙己吗?  

2011-11-03 21:58:00|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几个学生来看我,还是从前在中学教过的,也都是“奔五”的人了。回忆起那时的课堂,他们印象最深的,竟是我讲《孔乙已》时找来几枚铜钱,演示孔乙己如何“排出九文大钱来”……

当年的备课笔记,早不知丢到哪儿去了。不过现在让我进课堂,仍能拿起来就讲——只要掌握诀窍和“模板”,语文课可以学得很轻松:“通过什么,歌颂了什么,批判了什么;从而表达了作者对什么的同情(热爱),对什么的痛恨(抨击)……”好了,基本搞定!

至于上升到“理论”高度,也仍是那么几条:“反抗封建礼教”、“批判科举制度”、“抨击反动统治”、“讴歌革命先烈”、“同情劳动人民”,再加上两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类……这些条条一旦掌握,如同手握新磨快刀,分剖拆解、游刃有余,不费吹灰之力!

知道回字有四种写法的,是孔乙己吗?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具体到孔乙己,这是个肩不能担、手不能提、不辨菽麦、满口“之乎者也”的废物;这一切,当然都是科举制毒害的结果了!

可是你若反问一句:丁举人为什么没成“废物”?他不同样受科举制毒害、而且比孔乙己中毒更深吗?——估计手里拿着“科举制”“封建礼教”“阶级压迫”等一套卡片的孩子们,这回就不知举哪张好了。

想起文革前几年,我正读初中。那年下乡劳动,回校后召开大会,书记声色俱厉地批评一个初三学生:他把大田里的小麦认作韭菜,受到农民的讥笑。城里学生脸皮薄,不禁反唇相讥说:“进了城,我笑话你的地方还多着呢!”——这个学生因“看不起贫下中农”挨了批评,还背了“处分”。

其实他说的不是大实话吗?为什么 “肩不能担、手不能提”或分不清小麦、韭菜,就一定应该受嘲笑呢?难道能挥镰、能抡锤却目不识丁,就是有出息、就值得骄傲吗?我们尊重一切人,包括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但谁也没权力以我之长、笑人之短,而且还是“单行线”、一面官司!

谁知两三年以后那场浩劫开始,知识干脆成了耻辱的标志。人们张口就骂“臭老九”“反动学术权威”——“俺是大老粗”反而成为理直气壮的发语词!

在此之前,我们总喊“知识就是力量”,以为知识代表着文明与进步;而那一刻,整个社会平台严重倾斜,向着愚昧落后加速下滑——听着两耳风声,人们还自鸣得意,以为全民族正在经历“史无前例”的跃升!

知道回字有四种写法的,是孔乙己吗?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今天,我们的中学课堂已是大变样,满身粉笔末的旧式教学形式,早已被时髦而昂贵的多媒体教学所取代。不过唯一变化不大的,是讲课内容。谈到孔乙己,恐怕仍是“肩不能担、手不能提”、“深受科举制毒害”、“反映了剥削阶级残暴冷酷”……车轱辘话一堆,难有新意。

其实我自己也是过了不惑之年才明白:对一篇文学作品的理解见仁见智,有时可以相差很远。当年我教书时,年轻气盛外加一脑袋浆糊,把“批判科举”认作《孔乙己》主题,讲得口沫飞溅。——而今捡起重读,只觉得满篇都是“同情”二字。

我看到,鲁迅笔下的孔乙己是个善良、微贱的底层读书人,科举失意,别无技能,为生活所迫,不免有些难以启齿的举止——不过这始终只是传言而已;在酒店小伙计“我”的眼里,身材高大、“清白脸色”的孔乙己是人群中最有信用的一位:喝酒多半是现钱交易,而且从不赖账。就他的经济条件,他是很大方的,哪怕不多的一碟茴香豆,也总不惜分几个给孩子们。

他的可笑,一部分源于他迂腐的自尊:始终不肯脱下那件象征身份的长衫;其实他的内心却是谦逊乃至谦卑的,连对小学徒及孩子,也都能平等相待。

他喜欢读书,却又没钱买,竟发展到去偷。他那句“窃书不能算偷”,不仅不能遮羞,反而引来更高分贝的哄笑。对于一个落魄文人,他当然是自作自受。——不过假如日后他竟能出人头地,“窃书而读”成为轶闻佳话,也说不定。

知道回字有四种写法的,是孔乙己吗?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趋炎附势的社会风气中,作为彻底的失败者,孔乙己也只好忍气吞声。不要说丁举人的暴打,掌柜的嘲笑,小伙计的冷落,就是身份低微的短衣帮,不也喜欢从他的痛苦中找乐子吗?从他额上暴起的青筋,我们不难读出他内心的痛苦!

鲁迅刻画这样一个形象,难道竟是为了跟丁举人、掌柜的、小伙计、短衣帮一起来围观并嘲笑这个可怜人不成?当然不是!一个读者,如果读不出小说的核心:一种对弱者的深切同情以及对冷漠人情的彻骨厌恶,他实际上根本就没读懂!——当年我指手划脚地引导孩子们嘲笑孔乙己时,一没留神自己也挤进了毫无心肝的看客中间,还带累了学生!

然而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如此这般地向学生灌输着错误的思想和情感,将芝兰变成枯草,把一篇培植同情心的绝好小说,变成传销恶意的教材。流毒所致,今天网上不少人一提孔乙己,仍是一脸鄙夷——不就是那个受科举毒害、只知“回”字有四种写法的废物吗?

对了,我正要说到这一点:孔乙己只是鲁迅虚构的文学形象,现实生活中有没有一位会写四种“回”字的读书人?难说。——过去有一种学问叫“小学”,是专门研究文字的学问。一般读书人读“四书”、做八股,对于文字学,倒不一定经心。

不过鲁迅先生曾师从章太炎从事过“小学”研究。因此当你以不屑的口吻讽刺孔乙己时,你至少应当知道:懂得“回”字有四种写法的,实际是鲁迅先生——除非你豪情万丈地说:鲁迅怎么了?我照样不服!

那你还让我说什么好?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插图来自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