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宝玉探晴雯:高鹗 PK 雪芹又一例  

2011-05-10 07:35:00|  分类: 古代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在前面的博文,夸赞高鹗对尤三姐的改写,使这一人物形象产生了根本性的改观。其实作者所做的,不过是删改几个词语、一两个句子而已。

程高本对曹著前80回的文字做了普遍的润饰加工,有些地方改得好,但也有改得不成功的。例如第16回写贾府组建戏班子,派贾蔷到南边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贾蓉假公济私,悄悄问凤姐要什么东西,好让贾蔷捎回。凤姐道:别放你娘的屁!我的东西还没处撂呢,希罕你们鬼鬼祟祟的——这话带着鲜明个性印迹,也只能出自凤姐之口!宝玉探晴雯:高鹗 PK 雪芹又一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在程甲本中,这段对话照抄庚辰本,一字未改。然而再到程乙本中,竟改成:别放你娘的屁!你拿东西换我的人情来了吗?我很不希罕你那鬼鬼祟祟的这一改,神气顿失。——我怀疑程乙本此处改动,很可能不是高鹗所为。高鹗祖籍铁岭,隶属汉军镶黄旗,先世即寓居北京,在内务府供职;因而他是“纯北京爷们”,对这样纯粹而精彩的北京话,是不会随便删改的。

为了证明高鹗水平不低,这里再举一个例子,是第77回晴雯被逐后,宝玉私自出园探视的一段。宝玉与晴雯的一番对话,庚辰本与程高本颇有不同。

让我们引原文来看这种差别。为了便于分辨,凡庚辰本与程高本一致的地方,字体颜色不变;而庚辰本独有的文字,染为红色;程高本改过的文字,染为鲜蓝色:

此段写晴雯病中被逐出大观园,宝玉偷着来探视,先伺候她喝了茶,接着与她有一番谈话)(宝玉)一面想,一面流泪问道:“你有什么说的,趁着没人告诉我。”晴雯呜咽道:“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挨一刻是一刻,挨一日是一日。我已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就好回去了。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 说毕又哭。(程高本在今日既担了虚名之后改为:“况且没了远限,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说到这里,气往上咽,便说不出来,两手已经冰凉。宝玉又痛又急又害怕,便歪在席上,一只手攥着她的手,一只手轻轻的给她打着。又不敢大声的叫,真真万箭攒心,两三句话时,晴雯才哭出来。宝玉探晴雯:高鹗 PK 雪芹又一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宝玉拉着他的手,只觉瘦如枯柴,腕上犹戴着四个银镯,因泣道:“且卸下这个来,等好了再戴上罢。”因与他卸下来,塞在枕下。又说:“可惜这两个指甲,好容易长了二寸长,这一病好了,又损好些。”晴雯拭泪,就伸手取了剪刀,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又伸手向被内将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并指甲都与宝玉道:“这个你收了,以后就如见我一般。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我将来在棺材内独自躺着,也就象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论理不该如此,只是担了虚名,我可也是无可如何了。”宝玉听说,忙宽衣换上,藏了指甲。晴雯又哭道:“回去他们看见了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程高本于“晴雯拭泪”后改为:把那手用力拳回,搁在口边狠命一咬,只听“咯吱”一声,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咬下,拉了宝玉的手,将指甲搁在他手中。又回手扎挣着,连揪带脱,在被窝内将贴身穿著的一件旧红绞小袄儿脱下,递给宝玉。不想虚弱透了的人,哪里禁得这么抖搂,早喘成一处了。宝玉见她这般,已经会意,连忙解开外衣,将自己的袄儿褪下来,盖在她身上。却把这件穿上,不及扣钮,只用外头衣服掩了。刚系腰时,只见晴雯睁眼道:“你扶起我来坐坐。”宝玉只得扶她。哪里扶得起?好容易欠起半身,晴雯伸手把宝玉的袄儿往自己身上拉。宝玉连忙给他披上,拖着膊伸上袖子,轻轻放倒。然后将她的指甲装在荷包里。晴雯哭道:“你去罢!这里腌,你哪里受得?你的身子要紧。今日这一来,我就死了,也不枉担了虚名!”

有耐心的朋友读完了两书的各自描述,有何感想?您认为哪一家描写更为生动、更为含蓄深刻、更具文学性?宝玉探晴雯:高鹗 PK 雪芹又一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整体上看,曹氏这段原文,主要靠对话来表达思维及情感活动,好处是把晴雯刚烈叛逆的性格表达得不留余蕴。类似“回去他们看见了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这样的话,也只有晴雯能说得出来。而晴雯向宝玉赠袄后,又主动要宝玉身上穿的袄,并说穿上后“将来在棺材内独自躺着,也就象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也都十分感人。

而高鹗的改动,则更多用动作来表达人物的情感个性。像那两根指甲,由剪改为咬,就更符合晴雯果决刚烈的脾气。脱衣的动作是“回手扎挣着,连揪带脱”,“虚弱透了的人,哪里禁得这么抖搂,早喘成一处了……”交换袄儿的情节,也由晴雯的主动要求,改为“宝玉见她这般,已经会意,连忙解开外衣,将自己的袄儿褪下来,盖在她身上……这一改,晴雯的一厢情愿也就变为两人间心有灵犀。后面又细写宝玉帮晴雯穿袄,如何披衣,如何伸袖,两人的款款之情,全都在动作中表达出来。至于人物对话,则做了大幅删减,多半是点到而止,含不尽之意于言外——整个改写,给人一种文学高手点铜成金的感觉!

我们还注意到,程高本对晴雯这个角色格外关照,前面抄检大观园时就做了三百字的增饰,此处又有较大修改。公允地说,若无程高本这两处颇为关键的改动,晴雯的形象不会如此丰满,是可以肯定的!

有时我也怀疑:这些描写或者并非出于高鹗的改动,而是源于曹雪芹自改的原稿,只是至今未被我们发现而已。即便如此,我仍对高鹗抱有好感:是他使《红楼梦》成为完璧,是他的润色打磨,使《红楼梦》的艺术性有所提高。——至少,当我们见识了某些当代作家的续书之后,对高鹗的敬佩就不能不更上层楼!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