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红楼》丫鬟的统一“制服”什么样?  

2011-05-17 20:33:00|  分类: 古代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乘飞机、坐地铁,看“空姐”“地姐”的制服真漂亮,颜色深沉、质地高档、设计美观、剪裁合体,再配上一顶船帽,很俏皮地斜扣在额前,是空中地下的一道靓丽风景线。《红楼》丫鬟的统一“制服”什么样?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古代女性是否也穿制服呢?——当然,木兰从军“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同时也是要置办盔甲战袍的,否则,又何来后面的“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不过木兰是女扮男装,穿的是男子“制服”。至于女性是否有制服,还从未听说过。

去岁读庚辰本《石头记》,想了解一下古人的服饰,意外发现,原来贾府的丫鬟是穿制服的。

小说第3回写黛玉初进贾府,先见过贾母,再由嬷嬷引着去见王夫人。至东耳房,先坐下吃茶,忽见一穿“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的丫鬟走来笑着说:“太太说,请林姑娘到那边坐罢。”

黛玉初来,不认得这丫鬟是谁,书中也未介绍,想来不是金钏儿,就是彩云吧?身为大家丫鬟,所穿衣裙也是讲究的。“掐牙”是一种精致的缝制工艺,是用锦缎叠成细条,嵌在衣服的边沿或衣缝处,仅露出一点牙边作装饰。只是这套衣服色彩有些暗淡,一袭青缎背心遮掩了红绫袄的艳色,跟男女主子们的艳丽华服形成鲜明对照——这是不是专为丫鬟设计的服饰呢?

24回,鸳鸯来宝玉屋与袭人切磋女红,通过宝玉之眼,写出鸳鸯这位体面大丫鬟的装束:

宝玉……回头见鸳鸯穿着水红绫子袄儿,青缎子背心,束着白绉绸汗巾儿,脸向那边低着头看针线,脖子上戴着花领子。……《红楼》丫鬟的统一“制服”什么样?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也是“青缎子背心”!——作为贾府中有头有脸的大丫鬟,鸳鸯这件青缎子背心是偶一穿之呢,还是常服?我们注意到在第46回,小说借邢夫人之眼,再度描述了鸳鸯的装束,只见她:

穿着半新的藕合色的绫袄,青缎掐牙背心,下面水绿裙子。蜂腰削背,鸭蛋脸面,乌油头发,高高的鼻子,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

和前次相比,绫袄的颜色由水红改为耦合,唯独那件“青缎子背心”依然如故!

那么,跟鸳鸯切磋女红的怡红院大丫头袭人又是如何穿戴?书中第26回写贾芸来看望宝玉,一边与宝玉闲聊,一边用眼溜着端茶来的丫鬟,只见她:

细挑身材,容长脸面,穿着银红袄儿,青缎背心,白绫细折裙。不是别个,却是袭人

同样是“青缎背心”!三个丫鬟不约而同穿着“青缎(掐牙)背心”,这恐怕不是作者随意点染吧?——青缎背心应当是贾府丫鬟的统一“制服”。

作为印证,我们再看黛玉大丫鬟紫鹃的衣饰。第57回,宝玉去看望黛玉,紫鹃正在回廊上做针黹,“穿着弹墨绫薄棉袄,外面只穿着青缎夹背心——弹墨绫是一种印花丝织物,书中未提何种颜色;而外面罩的,却同样是青缎背心,可知这确是贾府丫鬟的“工作装”无疑了。

不过在我的印象中,这种青缎背心晴雯就没穿过。——晴雯在书中多次出场,作者很少描述她的衣装。只有一次,写清晨起床,晴雯麝月与芳官等在炕上打闹嬉戏,“那晴雯只穿葱绿院绸小袄,红小衣红睡鞋,披着头发”(70)。此时因刚刚起床,尚未梳妆,衣著自然也是随便的。《红楼》丫鬟的统一“制服”什么样?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抄检大观园时,在王善保家的嘴里,晴雯被形容成“天天打扮的像个西施的样子”(74),可见她平日装束与众不同。王夫人听信谗言,派人去叫她,她身体不适,刚刚起床,“并没十分妆饰,自为无碍。”王夫人见她“钗軃鬓松,衫垂带褪,有春睡捧心之遗风”,顿时发火,一顿申斥后喝道:“去!站在这里,我看不上这浪样儿!谁许你这样花红柳绿的妆扮”——可见作为丫鬟,是不许“花红柳绿”随便妆扮的!此刻晴雯显然未穿那件象征着“服从”的青缎背心。

晴雯被逐后,宝玉去她家探视,晴雯剪下两根“葱管般”的指甲,“又伸手向被内将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一并交给宝玉留作纪念。这是书中最后一次写晴雯的穿著,也仍未提青缎背心。——作者大概始终不忍心把那件作为奴仆标志的背心套在她身上吧。

书中另一个未穿青缎背心的丫鬟是芳官。芳官本是女优,被分配到宝玉屋中当丫鬟;身份变了,可装束似乎未变。书中三次写她的衣饰,一次是因洗头受干妈欺侮,当时 只穿着海棠红的小棉袄,底下丝绸撒花袷裤,敞着裤腿,一头乌油似的头发披在脑后,哭的泪人一般”。(58)也可能因准备洗头的缘故吧,未著“正装”?

另一次是怡红夜宴,因为没有家长在场,气氛相对松弛。众人都卸了正装。芳官“满口嚷热,只穿着一件玉色红青酡绒三色缎子斗的水田小夹袄,束着一条柳绿汗巾,底下是水红撒花夹裤,也散着裤腿。……”。这副打扮,与男孩子无异,难怪大家都说她跟宝玉“倒像是双生的弟兄两个”。(63

有了这样的评价,宝玉索性让芳官改为男装,“将周围的短发剃了去,露出碧青头皮来,当中分大顶”。又说“冬天作大貂鼠卧兔儿带,脚上穿虎头盘云五彩小战靴,或散着裤腿,只用净袜厚底镶鞋”(61)。

这是一副游牧民族的男子装束,与之相配合,芳官的名字也被宝玉改成“耶律雄奴”。然而这只是一时游戏,并非常态。——不过那件青缎背心,却始终没有套在芳官身上。

联系到晴雯的装束,作者如此设计,或许别有深意?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本文摘自《红楼梦贵族生活揭秘》,有改订。图片来自网上。应当提到,画家戴敦邦先生注意到这一点,他笔下的丫鬟都穿着青黑色的无袖外衣)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