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袭人净替人背黑锅!  

2011-06-28 06:55:00|  分类: 古代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宝玉在太虚幻境“薄命司”翻看“金陵十二钗”册子,最先翻开的不是“正册”,却是收录丫鬟的“又副册”。这一册宝玉也只翻了两页:第一页是晴雯,第二页是袭人——按我们的理解,袭人应该排在第一,因为她是怡红院中的领衔大丫头!

其实册子是一面镜子,反映的是贾宝玉的心态——进一步讲,是曹雪芹的心态。在曹的内心深处,对晴雯的喜爱,应该远远超过袭人。而这种态度又通过叙事,给读者的爱憎划了“道儿”:数以亿计的“红迷”“曹粉”没有几个是喜欢袭人的;晴雯才是他(她)心中敢爱敢恨的美少女!

汉痴长六十几岁,也见识过一些世事,有时发现:人人都说张三好、李四坏,几成定论;可是有一天,大家忽然觉得李四也没坏到那种地步,大家又纷纷想出他(她)的许多好来……袭人净替人背黑锅!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譬如袭人,人们不喜欢她,无非是两点:一是怀疑她是告密者,与晴雯之死有撇不清的干系;二是她与宝玉关系暧昧,成为宝玉实际上的妾,让人恶心。——其实这两点都值得商榷。

也难怪人们疑心袭人,就前一点而言,连宝玉也抱有怀疑。第77回王夫人来到怡红院,风风火火处置了晴雯、芳官、四儿等人,事后宝玉想:“谁这样犯舌?况这里事也无人知道,如何就都说着了?”后又对袭人直接质疑:“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了,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袭人又如何反应呢?她先是“心内一动”,后来“细揣此话,直是宝玉有疑她之意,竟不好再劝”。

《红楼梦》的高明之处正在这里:宝玉的怀疑不无道理,而袭人也未反驳,她是否是告密者,书中到底也没给出答案——这情景给人的感觉是:袭人被问“短”了,理屈词穷了!

况且如此怀疑也不是毫无根据,前面宝玉挨打后,袭人曾被叫去回话,主动向王夫人建议,让宝玉搬出园子!有了那一次“告密”,难保就没有第二次、第三次!

不过熟悉《红楼梦》的读者也还记得:那一回袭人并未“出卖”任何人,只是提出一个防患于未然的思路:“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

有人立刻会说:这还不算告密吗?这也太卑鄙了!这不是无中生有吗?宝玉跟黛玉宝钗怎么啦?她花袭人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封建礼教卫道士、统治者的忠实走狗!袭人净替人背黑锅!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我说:且慢!您这是在说袭人吗?她一个国公府里的女奴,能跟您一样,受过中高等教育,学过“政治经济学”,一脑门子“阶级压迫”理论吗?别说她没那么高觉悟,在她那个时代,全世界的人绑在一块儿,也没那么高觉悟。——曹雪芹1763年就辞世了,马克思1818年才出生,差着半个世纪呢!

袭人充其量只是那个时代压在社会最底层的一个女奴罢了。她是怡红院的领班丫鬟,对宝玉负有服侍、照顾、监管之责。而宝玉又是个“爱在内帏廝混”的大活宝,一但出了问题,是要唯她袭人是问的,她当然有义务提出自己的担心来。

况且她的建议是前瞻性的,并未涉及已然的人和事。——《红楼梦》对重要人物及线索均采用“全知视角”叙述,不能设想袭人跟王夫人还有多次重要接触,小说竟一句没提。

更重要的是,小说在前面已明确指出,陷害晴雯的是王善保家的。在第74回,王善保家的向王夫人进谗说:别的都还罢了。太太不知,头一个是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一句话不投机,她就立起两只眼睛来骂人,妖妖调调,大不成个体统!此话勾起王夫人对晴雯的不良印象,这才有了晴雯被逐——又与袭人何干?

至于芳官四儿等事,告发者也完全可能另有其人。例如同在怡红院的小红,后来做了凤姐的跟前红人,难保没有言三语四,透过凤姐泄于王夫人,那也正符合小红之流的风格人品!袭人净替人背黑锅!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第二个问题就要谈到袭人甘心做妾的事。——以往人们褒扬晴雯,很大程度是因她“出淤泥而不染”;对袭人不屑,则因她跟宝玉不明不白、丧失了“贞操”。于是有人指出:袭人一方面在王夫人面前提议让宝玉迁出园子,借口怕“出事”;另一方面,她自己跟宝玉早就“有事”了,这不是彻头彻尾的虚伪吗?

您这又是有所不知:封建社会最大的弊端,即人分九等。丫鬟属于奴仆,在很大程度上被剥夺了人的权利,相当于主人的一件财产,主人对她拥有一切处置权。

《大清律》中即有这样的规定:男主人图占女奴未遂,致女奴死亡或打伤女奴亲属者,仅判流放黑龙江。乾隆时,有一黄姓主人乘酒欲强奸女奴卢氏,卢氏呼救,其小叔子赵某闻声而来,将黄打伤(轻伤,寻愈)。结果您当然猜不到:赵某因“犯上”当斩,念事出有因,减为缓死;黄某竟逍遥法外!

因此,宝玉与袭人发生关系,根本算不上一回事——只有贵族少爷跟贵族小姐发生婚前性行为,那才算“家丑”。至于宝玉与袭人的关系,早已得到家长的默许。

那么袭人甘心给宝玉做妾,这不正说明她为人下贱吗?人家鸳鸯不愿作妾、宁可自裁,你袭人怎么就半推半就了呢?

其实袭人并非甘做奴隶的糊涂人,她对自己的地位有着清醒认识。第19回宝玉纡尊降贵到袭人家探视,回来后称赞袭人的表妹,说怎么没生在咱们家。袭人冷笑道:“我一个人是奴才命罢了,难道连我的亲戚都是奴才命不成?定还要拣实在好的丫头才往你家来?” 后来见宝玉无言以对,又笑道:怎么不言语了?想是我才冒撞冲犯了你?明儿赌气花几两银子买她们进来就是了。”——言谈话语间,又是何等清醒明白!

尽管如此,她还是驯顺地接受了贾府家长的安排。在那个时代,对于一个无力与命运抗争的女奴,也许这样的结局并不算坏。——宝玉毕竟不是又老又丑的贾赦,袭人与鸳鸯之间并无可比性;何况少男少年日夜相处,难保没有真情。袭人净替人背黑锅!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现代批评家往往是不讲逻辑的。譬如,纳妾制度是封建时代的毒瘤,妾本身是男权社会的受害者。批评家的矛头应当指向谁?是袭人、香菱、平儿这些纳妾制度的受害者,还是践行这种制度的贾赦、贾珍、贾琏等一帮好色的老爷少爷们?单就宝玉和袭人而言,我只看到无数人指责袭人,却从未见谁批评过贾宝玉。有一个不容抹煞的事实:是贾宝玉“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的,而全体批评家此刻都患了选择性失明!

其实人们在褒扬晴雯、批判袭人时,双脚已深深陷在极端看重“贞操”的男权主义流沙中。置评者无论男女,他(她)身上散发出大男子主义的气息,已逆风可闻!

太虚幻境薄命司“又副册”将晴雯置身袭人之前,应该有种种原因,但原因之一则是:在宝玉(实则是曹雪芹)看来,晴雯仍保持着少女的“贞节”,而袭人则已被“收用”过了——尽管这一切正是宝玉导致的。

一味批评袭人的人,也许还不曾注意小说人物的年龄。按小说叙述推断,宝玉在大观园中嬉戏度日时,大约只有十二三岁。袭人比宝玉大两岁,也只有十四五岁——相当于今天的初中二三年级女生。

在这个年龄上,今天大多数城市女孩子还在父母的呵护下挑吃拣穿、撒娇使蛮,而袭人作为穷人家的孩子,却已被卖多年;先后伺候过老主人贾母、小主人史湘云、贾宝玉。她不但得不到父母的怙恃娇惯,还得努力照管好自己;又要应付周围复杂的人际关系,更要担负起工作的担子,把小主人伺候得服服帖帖。

因此,当我们试图批评袭人时,应当先想想,你是否有这个资格?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插图来自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