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想起五十年前那声喊  

2011-07-26 07:0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常担心现在的年轻人不了解中国人的本来面目,认为从小见惯了的国人恶习:冷漠、说谎、造假、唯利是图、缺乏同情心、满口脏话、动不动就拳脚相加……都是中国人胎里带来的“劣根性”,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本来面貌——其实大不然。

    我小的时候,还是上世纪五十年代。跟小伙伴们玩,偶有争执,推搡两下子,马上会有不止一个人喊:“不准打人!打人犯法!”——后来跟一些“更老的老头”聊天,他们小时也这么喊过,那还是解放前。可见这个概念早已深入人心,是帝制结束后人们维护个人尊严权利的朴素认知,通过孩子们的稚嫩声音喊了出来!

    那时社会上很平静。我住在小胡同大杂院里,要算是社会最底层了。但在我的印象中,周围没见过打架的。房子漏雨,请了泥瓦匠老赵来修房,是个典型的劳动者,一般人眼里的“粗人”。然而他手艺高超,干一天活,身上不带沾一个泥点的;人也极文雅,不说“您”不张口,即便提到不在场的第三人,也要称“怹”(读如贪,即“他”),以示尊敬。甭说动手打人,从他嘴里连一个脏字也听不到——想想今天足球看台上高喊入云的 “牛X “傻X”,想想眼下文化人上网B不离口,不由你不感叹:半个世纪,我们的进步可真大!

    道德平衡被打破,大概要归“功”于历次运动。小时女孩们边跳皮筋边唱:“猴皮筋,我会跳,‘三反运动’我知道:反贪污,反浪费,官僚主义我反对!”——就在那场运动中,我家在天津的一个老邻居跳了楼。他是个老实八交的小商人,大概有点受不了工作队的日夜逼问。不过“老区”来的工作队长也很委屈:我还没拿绳子绑你呢,要是搁过去……

     有个网友是河北徐水人(徐水在大跃进时出尽风头,有如后来的大寨),写博文记述58年大跃进的情景。那时大炼钢铁、吃食堂,搞军事化……社员集体下地劳动,谁干得慢,歇工时就得跟地富分子一块挨斗,被“摇”,也就是站一圈人,把被斗者围在中间推来搡去,倒地后还要踹上两脚……打人之风苗头已现——当然那是有“正当”理由的:你消极对待大跃进!

     每场运动必有一中心口号:“大跃进”、“三面红旗”、“阶级斗争”、“四清”、“文化革命”……这口号就是当前的工作重心,“高于一切”、“压倒一切”——而这一“高”一“压”,也便把人的基本权利和尊严压在了最底下!

其实中国人的平和心态,从57年“反右”时已不复存在。只是那时知识分子虽然被迫撕破脸皮,但还只限于“语言暴力”,动武的情况不多,至少大城市里是这样。

听一位曾经的“右派”讲,运动到了收官阶段,在台上摆一张桌子,左右各搭一条跳板,分别写着“无产阶级道路”和“资产阶级道路”,让站在桌子上的右派自己选择——当然,所有人都无一例外地选择了左边。然而经过这样一番耍弄,哪个“右派”还能在人前抬起头来?

62年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社会上的表面和谐进一步瓦解,人与人之间存了戒心。譬如你乘车遇到位老者,本该让座。可转念一想:谁知他是不是个老地主?于是你头一扭,心安理得地坐下去。

再到64年搞“四清”,一些地方已有打骂情形发生,据说“坐喷气式”便是那时的发明。在山雨欲来的政治气候下,人人自危。而对阶级敌人“像冬天一样严酷”,也正是表现自身革命性的最好方式。

到了文革,就更不用说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文革初起,曾和几个同学到公交车上搞宣传,大声朗读着语录,自己也激动不已。然而人们一旦接受了这样的理念,随后而来的打打杀杀,也便统统变得天经地义——“打人犯法”的观念也就这样彻底从人们心头被置换掉!

一个六十年代中期出生的孩子,甫一懂事,耳濡目染便是斗争、批判:满街都是标语大字报,笔墨淋漓地写着“砸烂狗头”“清蒸油炸”,人名上打着红叉……高音喇叭日夜高歌狂喊,不同派别的人,见面便是怒目相视、恶语相加,一些地方甚至昼夜枪声不息、发展为内战……

那十年里,国人如同集体加入了一个规模庞大、时间漫长的“培训班”,我们的向善之心及文明习惯,就是在那里被“培训”掉的!——人类史上有过漫长的战争,战争再残酷,也只是消灭人的肉体,却往往能磨炼一个民族的意志。但这十年,却是在彻底地毁坏一个民族的文化和道德,从物质到精神,毁坏得那么彻底!

至今一些人张口闭口反传统、骂祖宗,他们所使用的逻辑和词汇,听起来依旧那么耳熟,其实全是从那个培训班里趸来的,自己不觉得罢了。我曾写博文论述“走出自己,谈何容易”——“自己”被困在哪里?多半便是困在那个比传销还厉害百倍的“培训班”里!

然而动乱一过,未经充分诊治和消毒,急于“先富起来”的国人,就这样带着道德免疫功能严重受损的病体匆匆上路了。面对迎面袭来的“拜金”病毒,其结果又会如何,大家都有目共睹——我们今天所有的症状:冷漠、说谎、造假、唯利是图、缺乏同情心、满口脏话、动不动就打人……便是这样几经“锻炼”“淬火”而成!

最近读了几位知青朋友的作品,都无一例外记录了文革中红卫兵小将跑到乡下继续跟“阶级敌人”斗争的往事。

在冷明的自传体小说《为了你走遍草原》(云南人民出版社,2009)中,叙述到内蒙牧区插队的北京红卫兵第一次参加生产队集会,在斗争“反动”牧主、喇嘛、坏分子、走资派时大打出手、拳脚相加,把没见过“世面”的贫下中牧吓得目瞪口呆!——野蛮和文明在“有觉悟”的知青和“没文化”的牧民之间形成巨大反差,诠释着文明演进中的悖论!

无独有偶,另一位知青也在回忆录中描述了在陕北农村教训“坏分子”的场景。(罗点点《红色家族档案》,南海出版公司,1999

北京插队知青进村后,得知村里有个年轻俊俏的少妇三娃有“偷汉”罪行,决定找机会教训教训她。一天中午,几个女红卫兵在村中截住三娃,抡起了皮带。三娃惊慌躲避,可仍让皮带扣击中额头,血流不止。这女人咬紧牙关、不哭不叫,抹一把头上的血吃到嘴里,又在地下抓了把土,揉在伤口上。众女生没料到会是这样,一哄而散。想起五十年前那声喊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想起五十年前那声喊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到了下午,她们听到三娃的公公在自家窑前高喊:“黑心肠的些们,挑唆学生家打饿(我)窑里的娃哩,黑心肠地么……饿(我)娃恓惶哩!饿(我)娃可怜哩么……”

有老乡到知青窑里劝说:“娃娃们,下回不敢了啊!一个村里生着(住着),打坏了人了不得哩。”一个知青不屑地说:“这算什么?要在我们北京……”对方回答:“好饿(我)个你哩,这不是不在北京你的窑里哩么?”

老乡的话软中带硬:你北京的规矩在我们这山旮旯是行不通的!我们这里不兴打人!——这是老百姓祖祖辈辈几千年定下的道德法规,岂容变更!

是的,无论内蒙草原的牧民,还是陕北窑洞里的汉子婆姨,他们文化不高,也不可能掌握什么高深的理论,更不懂洋文、洋理。但他们的道德判断和伦理传承,才真正代表着中华民族的文化根基;他们的面孔,才是中国人的本来面目!

文明已进化到网络时代,然而在我们这里,道德却在大踏步撤退,后撤到连“有话好好说”都守不住的地步。我们看到太多的粗暴与血腥:城管对小贩、开发商对拆迁户、警察对上访老妇、肇事司机对被撞路人、衣服溅上豆浆的食客对无辜孩童……打人成了家常便饭——我们民族的昨天可不是这样子!

我想说:不必好高骛远,不必侈谈这个理念、那个信仰;先守住“打人犯法”这条底线,严惩一切行凶者,再谈别的,也还来得及。

发扬(或说拯救)中华文明,从不打人做起!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