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大观园唯一喝了烧酒的竟是她!  

2011-07-05 07:05:00|  分类: 古代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中宴饮场面多,酒自然也就无处不在。正所谓“无酒不成席”。

《红楼梦》中的酒大致有两类:黄酒和烧酒,其中喝黄酒的场合又远多于喝烧酒。——自然,书中也提到了外国进口的葡萄酒,第60回写芳官拿了小半瓶玫瑰露送给柳五儿,柳家不识货,乍看还以为是“宝玉吃的西洋葡萄酒”。关于葡萄酒,也只间接提了这么一句,后文再未谈及。

黄酒又称南酒,也叫老酒、米酒。是用大米、糯米或黍米等,加入麦粬酒母,醣化发酵而成。酒精度远低于烈性烧酒,故又有“中国啤酒”之誉。古人所谓“会须一饮三百杯”云云,大概都是指此类。大观园唯一喝了烧酒的竟是她!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黄酒也有“品牌”,如惠泉酒、绍兴酒等,都是名牌。第16回贾琏从南方回来,恰逢贾琏的乳母赵嬷嬷来探视。凤姐说:“妈妈,你尝尝你儿子带来的惠泉酒。”

惠泉位于江苏无锡的惠山,泉水清冽甘醇,被唐人陆羽誉为“天下第二”。后人以惠泉之水酿酒,是当时有名的好酒。担任江宁织造、苏州织造的曹家李家,都曾向康熙皇帝进贡过“泉酒”。在当时人眼中,这品牌大概不亚于今天的“茅台”“五粮液”吧。

小说第62回,女优出身的丫鬟芳官提到惠泉酒时,很骄傲地说:“我先在家里,吃二三斤好惠泉酒呢。如今学了这劳什子(指学戏),他们说怕坏嗓子,这几年也没闻见。乘今儿我是要开斋了。”——这天是宝玉的生日,怡红院众人晚间要给宝玉过生日,芳官指的就是这天的晚宴。

然而当晚筵席没上惠泉酒,大家喝的是绍兴酒,那同样是名牌好酒。据说山阴、会稽之间的水最宜酿酒,绍兴酒也由此得名。最有名的绍兴酒又叫“花雕”,当地人家生了女儿,便酿酒数尊,埋于地底。待一二十年后女儿长成出嫁,将酒起出开封,在婚筵上待客,其味香醇,浆可挂杯,又号“女儿红”。大观园唯一喝了烧酒的竟是她!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这日晚宴之前,袭人便跟平儿商量,事先“抬了一坛好绍兴酒藏在那边”。这一坛子,少说也得有一二十斤吧?一夜之间被赴宴众人喝得点滴不剩。

 黄酒色如琥珀,贬之者称为“黄汤”。第44回,贾琏在凤姐生日吃酒胡闹,事后向老太太请罪,贾母啐道:“下流东西,灌了黄汤,不说安分守己的挺尸去,倒打起老婆来了!……”那日凤姐撒泼,也误打了平儿,事后李纨以玩笑方式安抚平儿,佯骂凤姐:“昨儿还打平儿呢,亏你伸的出手来!那黄汤难道灌丧了狗肚子里去了?气的我只要给平儿打报不平儿!”——黄酒虽然劲不大,但喝多了也是要醉人的。

黄酒味道微酸。中秋节贾政说笑话哄贾母高兴,说一个怕老婆的人给老婆舔脚作呕,却谎称:“并不是奶奶的脚脏;只因昨晚吃多了黄酒,又吃了几块月饼馅子,所以今日有些作酸呢。”(第75回)——这是民间借黄酒编出的笑话,从贾政嘴里说出,格外有喜剧效果。

 至于烧酒,《红楼梦》中也偶尔提到。黄酒是酿造酒,烧酒却是蒸馏酒。也是以粮食为原料,只是在发酵后又置于特制蒸锅中蒸烧,酒精度极高的蒸汽凝结成液,便是烧酒了。因其无色透明,有别于黄酒,因此又称“白酒”。此外又有“烧刀子”、“烧锅酒”、“白干”等别称。——关于白酒的由来,其说不一。有人说唐代时已有;也有人考证,其法元代才从域外传入。大观园唯一喝了烧酒的竟是她!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从《红楼梦》的叙述中看,谁是唯一喝过烧酒的人?说来人人都不信——是林妹妹!

 小说第38回,黛玉正酝酿作诗,想喝一点酒,斟了半盏,看看却是黄酒,于是说:“我吃了一点子螃蟹,觉得心口微微的疼,须得热热的喝口烧酒。”宝玉连忙回答:“有烧酒。”便令人把“合欢花浸的酒”烫一壶来。

螃蟹性寒,体弱多病的黛玉食后不适,需要喝口“劲大”的烧酒暖暖胃。不过宝玉命人拿来的不是纯烧酒,而是浸泡了合欢花的烧酒。

合欢是一味中药,有舒郁理气、安神活络的功效。用合欢花泡酒,不但可以解郁,还能明目。庚辰本在此处有一条脂批道:“伤哉!作者犹记矮幽(右为“页”,音ao1)舫前以合欢花酿酒乎?屈指二十年矣!”可见曹家确曾以合欢花泡过药酒,脂砚斋和年幼的雪芹大概还参加过炮制活动。

不过烧酒拿来,黛玉也只吃了一口,便放下了。烧酒太辣,弱不禁风的林妹妹又如何经受得起?何况这酒里带着药味,也未必好喝。——不过这也说明,曹家酒席上一般不备烧酒。否则,伸手可取,何必还让人取药酒来?

除了这一回,小说另一处也提到烧酒。平儿挨打那一次,袭人把她拉到怡红院,宝玉替凤姐向她赔不是,又说:“可惜这新衣裳也沾了,这里有你花妹妹的衣裳,何不换了下来,拿些烧酒喷了熨一熨。把头也另梳一梳,洗洗脸。

烧酒酒精浓度高,用来泡药材,易于萃取药材中的有效物质;又因易挥发,拿它来喷衣服,再用熨斗加热,可以轻易去除衣服上的污迹。——这也是中国人自创的“干洗”之法吧?在曹家,烧酒的用途大概也仅止于此了。大观园唯一喝了烧酒的竟是她!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曹雪芹好饮是出了名的。他自号“梦阮”,即显示了对魏晋名士阮籍的格外仰慕。阮籍是有名的“酒徒”,嗜酒如命。听说步兵营藏着三百石美酒,便求为步兵校尉,人称“阮步兵”。他曾痛饮六十天,醉得不省人事,借此躲过政治上的麻烦。

雪芹好饮不亚于阮籍。朋友诗中咏及他的生活,有“卖画钱来付酒家”、“举家食粥酒常赊”等句。一次他在朋友宅邸碰到同来做客的好友敦诚,时值清晨,主人未出,雪芹“酒渴如狂”,敦诚慨然解下腰间佩刀,到当铺质钱买酒,供他痛饮。雪芹感激之余,当场赋诗答谢。——可见酒在曹雪芹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一部《红楼》,是否就是雪芹在小醉微熏的状态中完成的呢?大观园唯一喝了烧酒的竟是她!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清人裕瑞《枣窗闲笔》便记录了一段有关曹雪芹写作的传闻:

又闻其(指雪芹)尝作戏语云:若有人欲快睹我书不难,惟以南酒烧鸭享我(享我:犒劳我),我即为之作书云

这里所说的南酒,即黄酒。曹家虽为北方人,但三代在南京做官,生活习惯早已南方化。受家族影响,曹雪芹自然也嗜饮黄酒。——今天有人借曹雪芹的家族品牌酿酒盈利,一定先要搞清曹家喝的是黄酒还是白酒。

有意思的是,说起《红楼梦》中谁是唯一喝了烧酒的人,答案不是薛蟠、不是焦大、不是倪二(至少书中没明写),竟是弱到极点、雅到极致的林妹妹!曹雪芹的一枝笔真是神龙夭矫,有不可逆料之妙啊!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本文摘自拙作《红楼梦贵族生活揭秘》,有改订。图片来自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