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贾府曾食果子狸  

2011-08-19 07:30:00|  分类: 古代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高一那年,政治课给我留下很深印象。那位郭老师用了好几周大讲北京“东来顺”是怎么发家的,许多细节如今还记得。如东来顺涮肉用的是良种羊,是老板买了地租给农民,让佃户养羊交羊,代替地租。老板还以高薪聘请老师傅,能将四两一份的嫩羊肉切成几百片——那时还不兴把肉冻了、用机器切削。贾府曾食果子狸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此外,东来顺谁的生意都做。穿西装、长衫的食客往楼上请,吃的是涮锅子;拉车的挑担的则在楼下就餐,吃的是杂碎汤下面。有个师傅有绝招,可以赤手到热汤锅里捞面条……

那时“困难时期”刚过,物质生活还很艰难。若赶上政治课刚好在第四节,常常听得一班同学“啯啯”咽口水。大家同时也牢牢记住:肝肠肚肺等“下水货”不及肉值钱。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眼下正相反,头蹄下水的价格反而高过纯肉。是不是物质极大丰富之后,人们喜欢吃点特色食品,从而推高价格?譬如现在各种野味也很行时——我这个人没出息,吃不了苦、发不了财;可爱看电视里的“发财”节目,见那些能人养蛇养鳖养野猪养蝎子……卖给大饭店,供不应求,我也跟着高兴。

其实野味也是古代贵族之所爱。读《红楼梦》就发现,贾府贵族的饮食早已超越了大鱼大肉、餍甘饫肥的世俗层次,讲究的是新鲜细巧,尤重“绿色食品”和山林野味。

摸透了贵族心思的农妇刘姥姥到荣国府“打秋风”,就带了不少“枣子、倭瓜并些野菜”之类。她对平儿解释说:“……姑娘们天天山珍海味的也吃腻了,这个吃个野意儿,也算是我们的穷心。”(39)刘姥姥临走时,平儿还特意叮嘱她:“到年下,你只把你们晒的那个灰条菜干子和豇豆、扁豆、茄子、葫芦条儿各样干菜带些来,我们这里上上下下都爱吃。”(42

再有就是山林野味。每年庄头来送年货,单子上总有大鹿、獐子、狍子、野猪、野羊、野鸡、兔子、熊掌、鹿筋、鹿舌等等。乌庄头还另外“孝敬哥儿姐儿”一些活物,包括活鹿、活兔、活锦鸡等等。(53贾府曾食果子狸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小说中还专门写了吃鹿肉的情景。一次,湘云听说厨房来了新鲜鹿肉,便约宝玉讨了一块生的,让婆子们预备了铁炉、铁叉、铁丝蒙,到园中雪地上自烤自吃,一时香气四溢,引得平儿、探春、凤姐也都来大快朵颐。(49)这一回就叫“脂粉娇娃割腥啖膻”,是书中的别样宴席。——现代人喜欢的野外自助烧烤,贾府年轻人早已尝试在先了。

在贾府中,贾赦、贾政虽不跟母亲同桌用饭,却时常给母亲的餐桌添些时鲜可口的菜肴。有一回,王夫人送来两样菜,是“椒油莼齑酱”和“鸡髓笋”。鸳鸯指点着另两盘说:“这两样看不出是什么东西来,大老爷送来的。”(75)——鸳鸯如此机灵的一个丫鬟,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事吗?不过想想此前贾赦曾逼她作妾,引发激烈反抗,我们也就不难想象鸳鸯说话时的心情和神态了。

贾母象征性地夹了几口菜,喝了半碗粥,便吩咐“将这粥送给凤姐儿吃去”,又指着桌上的一盘“果子”,让“独给平儿吃去”。——此事颇为奇怪:送粥给凤姐还可理解,因为凤姐正在病中;而一盘“果子”本非稀罕物,却要无缘无故赏给孙媳妇的丫鬟,真不知老太太是怎么想的。

当然,这不能怪老太太犯糊涂,这是作者曹雪芹笔下打滑、考虑不周啊。不过当我们翻看更接近雪芹原著的脂评《石头记》(庚辰本)时,发现这一段的原文原来是这样的:

贾母接来(红稻米粥)吃了半碗,便吩咐:“将这粥送给凤哥儿吃去又指着“这一碗笋和这一盘风腌果子狸给颦儿宝玉两个吃去那一碗肉给兰小子吃去。”

这里哪有什么“果子”,更与平儿毫无干系。贾母是吩咐把一碗笋(应当就是前面提到的“鸡髓笋”)和一盘“风腌果子狸”送给黛玉、宝玉两个心爱的孙子孙女;而另一碗肉则送给唯一的重孙贾兰——这才像偏心眼儿的老太太的作派!贾府曾食果子狸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而说到果子狸,人们马上会想到:就在八年前,南边曾有人因吃果子狸而患病,后来蔓延为令人谈虎色变的“非典型性肺炎”(即Sars),至今说来还心有余悸。当时大家纷纷打听:果子狸为何物?为啥现在的人啥都敢吃?

其实此物并不稀罕。果子狸又名“花面狸”、“玉面狸”,生于南方,因嗜食果子而得名。清代学者兼美食家袁枚在《随园食单》中就有所介绍:

果子狸,鲜者难得。其腌干者,用蜜酒酿蒸熟,快刀切片上桌。先用米泔水泡一日,去尽盐秽,较火腿嫩而肥。

原来,此物在《红楼梦》时代已是有名的野味,贾府贵族早已品尝过。这盘“风腌果子狸”,应当就是袁枚所说的风干腌制的吃法——由此想到:当代人吃果子狸患病,是不是食用不得法所致?

同时你还会发现,曹雪芹心细如发:贾赦送来的两盘菜鸳鸯不肯介绍,却由作者在下文中悄悄补出:一样应当就是这盘“风腌果子狸”,因不常见,所以才要拿给二玉尝鲜;而另一样应当就是拿给贾兰的“那一碗肉”吧,那恐怕也不是普通的肉,否则是不会赏给重孙的。

我们都应记着,曹雪芹的笔是不会轻易打滑的。如果你发现破绽,最好再认真研究一下——错的八成是别人!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据拙作《红楼梦贵族生活揭秘》改订。图片来自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