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克己奉公”的西门庆  

2011-09-26 07:39:00|  分类: 古代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部《金瓶梅》中展示了无数吃喝宴饮的场面,有意思的是,所有宴席几乎没有公款付费的。即便因为“工作关系”需要送往迎来、大宴宾客,也都是西门庆自掏腰包——他没地方开发票报销去!

“克己奉公”的西门庆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西门庆有一百条罪状,但至少还有一条优点:不“护食”。他家饭桌上常年供养着一帮“兄弟”。像应伯爵、祝实念等,常来他家“蹭饭”,西门庆从不嫌弃。非但不嫌弃,有时还特意摆酒招待他们。譬如应伯爵过生日,西门庆就约了另外八人,“十兄弟”畅饮一日,还叫了两个“小优儿”弹唱助兴,都算在一块,总共花掉五两四钱银子——按时下米价计算,得有两千多块!

这不,应伯爵又来了。先是说了一大篇好听的,接着西门庆又吩咐摆下饭桌。“先放了四碟菜果,然后又放了四碟案鲜:红邓邓的泰州鸭蛋,曲湾湾王瓜拌辽东金虾,香喷喷油煠的烧骨,秃肥肥干蒸的劈晒鸡。第二道,又四碗嗄饭(佐餐菜肴):一瓯儿滤蒸的烧鸭,一瓯儿水晶膀蹄,一瓯儿白煠猪肉,一瓯儿炮炒腰子。落后才是里外青花白地磁盘,盛着一盘红馥馥柳蒸的糟鲥鱼,馨香美味,入口而化,骨刺皆香。”西门庆用小金菊花杯斟了荷花酒,陪应伯爵一块吃。

这当然只是小席面。西门庆自费招待两淮巡盐御史蔡蕴及东平府巡按宋御史,那才是大场景。五间大厅上的正席不用说,单是赏赐两位的随从,就发放了一百瓶酒、一千个点心、二百斤熟肉!

“克己奉公”的西门庆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宋御史仗着自己是父母官,还要“拿糖”,宣称有事先走。西门庆早有准备,令手下把两张桌席的酒食菜肴、连金银器皿,都装在食盒内,共二十抬,宋御史的一张大桌席、两坛酒、两牵羊、两对金丝花、两匹缎红、一副金台盘、两把银执壶、十个银酒杯、两个银折盂、一双牙箸。蔡御史的也是一般的”;统统都送到他们的船上。——您见过请吃饭,连金银器皿一块奉送的吗?收了如此有创意的厚礼,两位长官日后能不对西门庆另眼相看吗?

奇怪的是,西门庆对家中妻妾却十分“抠门儿”!除了保证较高水准的衣食供养之外,平时很少为她们额外花钱。

潘金莲是西门庆的“最爱”,可她并没从丈夫那儿得到特别的好处。通观全书,只是在她刚进门时,给她买了四两珠子穿珠子箍儿用。还有一次,潘金莲逼着西门庆花六十两银子买了一张床——那其实还是夫妻共用,产权仍属西门庆。后来潘金莲被逐,床并没有带走。

今天的人都知道,吃喝摆宴,酒水的花费是惊人的,要占到全部花销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多。而西门庆家关门吃饭时,对“酒水”有严格的控制。有几个例子可以证明。

有一回,众妾攒钱摆酒,庆贺西门庆跟吴月娘合好(此前两人正闹别扭)。席间,西门庆见仆人提着一坛金华酒进来,便问:“金华酒是哪里的?”仆人回答:“是三娘(孟玉楼)与小的银子买的。”西门庆马上说:“阿呀,家里见放着酒,又去买!”吩咐:“拿钥匙,前边厢房有双料茉莉酒,提两坛搀着些这酒吃。”

“克己奉公”的西门庆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金华酒是浙江金华地方出产的好酒,明清时人尤为推誉;想来价格不菲,西门庆因命拿价廉的茉莉酒掺着吃——其实买酒用的还是妻妾的私房钱!

另一次,西门庆外出回家,听丫鬟说吴月娘在前边跟亲戚吃酒,马上警觉地问:“吃的是甚么酒?”回答“是金华酒”,西门庆又说:“还有年下你应二爹送的那一坛茉梨花酒,打开吃。”并让丫鬟马上开坛,自己亲自尝了,送到后面去。

又一回,西门庆见李瓶儿桌下放着一坛金华酒,问是哪里来的。李瓶儿说是派小厮买的,西门庆马上说:“阿呀,前头放着酒,你又拿银子买!因前日买酒,我赊了丁蛮子的四十坛河清酒,丢在西厢房内,你要吃时,教小厮拿钥匙取去。”

在吃酒问题上,西门庆两次“阿呀”,三番叮咛,恐怕自有他的一番道理。一来,金华酒质佳价昂,家中日常饮用,未免奢华;即便吃,也应掺着廉价酒一同吃。二来,西门庆特别重视现金的使用,家中有酒,“又拿银子买”,实属浪费。而他“丢在西厢房内”的“四十坛河清酒”,是赊来的,先吃酒后付钱,占用的是别人的资金。这中间,自己的资金又可以循环生利。——商人西门庆的经济思考,渗透到了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中。

“克己奉公”的西门庆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不错,西门庆虽是官身(提刑官),但本质上仍是商人。他家开着药铺、当铺、绸绢铺、绒线铺,还承揽着朝廷的生意。

正因如此,西门庆基本是用商人的头脑思考问题,一切都要讲成本核算。他深知:妻妾娶回家中就成了他的私有“财产”,在她们身上多花一个钱,也是浪费!

在上司及朋友身上花钱,则是一种投资——例如这些“兄弟”,其实又是他的眼线和爪牙。应伯爵就曾几次给他介绍买卖、推荐伙计吴典恩也曾帮他押送寿礼、贿赂官员……因此对待他们,绝不能太小气。

至于官员,就更不用说。那次宴请蔡宋两御史,酒席还没散,西门庆已经获得许诺,将在盐务上受特别照顾,所获利益远远超出酒席付出。

官员这方面则大不一样。例如蔡御史、宋御史在酒席上畅饮金华酒,绝对没有肝疼肉疼的感觉,相反,是“食”唯恐无鲍鱼,“酒”唯恐不拉菲,反正有人埋单就是喽!在他们看来,吃了、喝了,就算“抄”着了——当然也不好白吃;将来在政策上给点倾斜、来点照顾,不就齐了吗!

至于损害了谁的利益,哪里还管得了许多?自己落一副“好下水”是真格的,何况还有不可降解的金银“餐盒”、吃不了还能兜着走,何乐不为?

西门庆啊,真有你的!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插图来自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