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民无信不立  

2011-10-18 07:27:00|  分类: 儒家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在电视机前拿着遥控器漫无目的乱翻,翻到一档动物节目,介绍非洲尼罗河流域的一种鸟,名字忘记了,只记得数量庞大,一旦起飞,铺天盖地、日月无光——据介绍,这样一大群鸟约有三亿只,得几十个小时才能飞尽!我闻言大吃一惊。 民无信不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不错,就数字而言,三个五个,成百上千,人们还能有感性认识;一旦上亿,就只剩下抽象概念了。从电视里,我领略了上亿只鸟的规模;不禁生出“鸟犹如此,人何以堪”的感慨。

中国人口大概在清代已超过三亿,抗战时为“四万万五千万”,建国时是五亿四千万,至五十年代后期,已是“六亿神州尽舜尧”了。“文革”时似乎到过八亿,后来虽然实行“只生一个好”,但人口总量涨势不减,九亿、十亿稍作停留,似乎一下子就窜到十二三亿!

十三亿人排成队有多长?一般而言,一米长度胸背相贴可立三人,若十人一横排,则中国人口大军将长达四万三千公里,可绕赤道一周还有富余!——假如有人乘敞篷车检阅,以百公里的时速飞快通过,一路不停也要开400小时、相当于十八个昼夜!

民无信不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想起老影星赵丹的一首电影插曲:“没有钱也要吃碗饭、也要住间房……啷里格啷,啷里格啷!”不错,人人都要吃碗饭、住间房,还要赡养爹娘、教育儿女……每人每天为此使出浑身解数、发挥出全部能量——而十三亿人的努力聚拢起来,将是一股何等巨大的能量?说它能排山倒海、移星揽月,也不为过!

我们曾尝试着用一个“公”字引导这股巨大的能量,要求人们“先公后私”、“大公无私”,一事当前先想国家、集体,而将私心、私利压缩到无地可容。

最明显的变化在农村:土地连同大牲畜一律归“公”;种地模式也一改几千年不变的私人劳作,变成闻钟下地、听哨打歇的集体劳动。有一段时间,连各家的铁锅也被拎走,大家同吃食堂;集体劳作之余在房前屋后种几株烟叶、养几只小鸡,也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统统割掉了。

然而将近三十年的试验证明,一个“公”字并不能富国裕民,有时连“吃碗饭”也成了问题。于是我们矫枉过正,提出一个“富”字。民无信不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富”还用提倡吗?那是埋藏在人们心底的一粒不死的种子啊。当年听到“先富起来”的口号,我最先想到的是《孟子》的话。孟子见梁惠王,梁惠王有一搭无一搭地问:老先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有啥对我国有利的建议啊?)孟子借机阐发自己的主张:王啊,您何必张口闭口谈利益啊?只讲仁义就足够啦!假使您总问:怎么对我的国家有利?您手下的大夫也会问:怎么对我的家族有利?全国百姓也会问:怎么对我个人有利?——上上下下为了利你争我夺的,国家可就危险啦!(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

当年我对孟子这段说教颇不以为然:本来嘛,追求富裕是百姓的真实意愿,为什么不能大张旗鼓地宣讲提倡?你讲的“仁义”那一套,才是虚无飘渺、违背民心的呐!

然而后来我们看到,一些“士大夫”靠权力寻租、批文换钱、官爵鬻卖……先富起来了。众多“士庶”也靠盖房子用细钢筋、卖牛奶掺皮革粉、炸油饼使地沟油……或大或小、或先或后地富起来了——至此我才明白,一部《孟子》为什么开宗明义第一章就大讲“王何必言利”……

孟子的“亦有仁义而已矣”,是针对梁惠王说的。同样,孔子动称“仁义”“君子”,也多半是讲给统治者听的。对于老百姓,孔子更强调一个“信”字——“民无信不立”。

民无信不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子贡向孔子请教如何施政,孔子提出三条:“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问:如果三者必须去掉一个,去哪个好?孔子说:“去兵。”又问:剩下的再去一个呢?孔子回答:“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学者对“民无信不立”的解释是:如果人民对政府缺乏信心,国家是站不起来的。(见杨伯峻《论语译注》)

我对学者的解释,略有一点不同看法。细品孔子此语,“立”的主体似应理解为百姓更准确。而“信”的本意是诚信不欺,主客体之间的信任,是源于双方的诚信,这也是做人的最基本原则。

军备缺少,会面临安全风险;粮食匮乏,严重了可导致生命丧失。诚信则属于道德范畴,失去她,人跟动物也便没了区别,又何以从鸟群兽队中站立起来?——不择手段地争食夺利,那是禽兽也具备的本能啊。

当然,若要民“信”,需有一种奖惩机制加以引导。有个朋友的老爹,曾是农村基层干部,小时读过几天私塾,受了些“谨而信”的冬烘教育。大跃进时别村都大胆“放卫星”、“打擂台”,他却不敢妄言,结果被戴上“右倾”帽子,眼见人家一个个飞黄腾达,自己却蹉跎一生——如此奖惩,又如何让人能“信”?

“信”更需要官员的表率作用——其实也无需做什么特别出位的事。譬如您是位乡长,若要取信于乡亲,您只需公布一下自家财产:我有几套住房、几多存款;即便数字大一点,群众也完全能够接受,决不致纠缠不休。及至卸任,您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乡亲们又焉能不“信”?

再如地方上发生大灾小难,您能亲赴现场、全力救援,又能及时发布救人成果及伤亡数字,不欺上、不瞒下;百姓也肯定会通情达理,理智面对……这本是增强“信”的机会,可惜被许多官员“浪费”掉了!

其实就几个简单数字,便可昭示坦荡心胸、拉近官民距离、产生巨大效应;上行下效、风吹草偃,广大群众从来不乏从善如流的热情——这比您搬出硬壳精装的大著作,演说长篇宏论的大道理,效用不知要高多少倍!

中国有十三亿人口,虽然人各有志、人各有私;但只要上下合力打造一个“信”字,无分上下亲疏,人人遵“信”而行,何愁民不裕国不强!

“民无信不立”——老祖宗的话似乎并不过时。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图片来自网上。按:第一图是借用欧洲鸟群迁徙照片;非洲的鸟群比这个稠密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