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侠义公案,快意恩仇(下)  

2012-02-17 08:54:00|  分类: 我的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天:石玉昆:《龙图耳录》说包公——三侠五义,最爱玉堂——智化盗宝,叙事如神——书不如戏的《施公案》

        石玉昆:《龙图耳录》说包公侠义公案,快意恩仇(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跟《儿女英雄传》不同,《三侠五义》的作者不是文人,而是位说书艺人,名叫石玉昆。他是天津人,却在北京说书卖艺。在道光、咸丰那阵子,他的评书表演,真可谓誉满京城啦。

石玉昆的拿手评书是《龙图公案》,也就是《包公案》。有人把他的演说记录下来拿去出版,取名《龙图耳录》——也就是咱们所说的《三侠五义》,共一百二十回。

小说的前半部分是公案性质,专讲包公断案的故事。后半部分,集中写侠客行侠仗义的情节——“侠义公案”这个名目,最早也是这么来的。

关于清官包拯的故事,早在宋元时就在民间流传。只是到《三侠五义》中更为集中、更为生动。

据小说里讲,包公不是凡人,而是魁星下界。他从小生得面目黧黑,一脸正气。长大后做了官,为政清廉、铁面无私,还有“日断阳、夜断阴”的特殊能力。民间流传谚语说:“关节不到,有阎罗老包!”意思是说:你坏人再奸滑,也逃不过阎王和包公这道关坎儿!

以往的公案故事,断案者常靠鬼神帮忙。包公断案,却已懂得使用逻辑推理手段。例如有个叫沈清的,风雨之夜跑到一座庙里避雨。待天亮后从庙里出来,却被公差捉了去。原来当夜庙里和尚被人杀死了,藏在佛头中的财物也不知去向——而沈清的背上恰恰染了一片血迹。

包公通过实地勘察,在现场拾到一样东西。第二天,他招来全县的木匠,要他们替衙门设计花架。包公看来看去,留下一个叫吴良的木匠,说他才是杀害和尚的真凶。

侠义公案,快意恩仇(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原来,包公在庙中捡起的是个木匠用的墨斗。他又在佛像后面发现一个六指的血手印。而吴良的身份、特征,正符合这两点。最后吴良不得不承认:他跟和尚喝酒时,和尚酒后失言,透露在佛头内藏了二十两银子。吴良见财起意,制造了这场血案!——而沈清在和尚被杀后到庙中避雨,黑暗之中染了一身血迹,差点当了替罪羊。

这个案子线索还算简单,还有个“双头案”,就复杂得多:有个寡妇让儿子去买猪头,可儿子抱回来的,却是个血淋淋的人头!小偷到财主家行窃,自以为偷到了什么宝贝,没承想匣子里装的也是人头!公差押着长工刘三去挖私埋的人头,结果挖出的,却是另一具死尸!——这里面的曲折奥妙,经作者层层剥茧、细细道来,读者才恍然大悟。

书中的断案故事有繁有简,长短穿插。像珊瑚坠子案、乌盆案、打棍出箱案,狸猫太子案,读来都引人入胜……有些还被编成戏剧,很受欢迎。

        三侠五义,最爱玉堂

话说回来,这书为什么又改称“三侠五义”呢?原来书中更引人注目的是一群侠客,共有九位——“三侠”实为四人:南侠展昭,北侠欧阳春,此外还有双侠丁兆兰、丁兆蕙。

“五义”则指陷空岛五位结义兄弟:大爷钻天鼠卢方、二爷彻地鼠韩彰、三爷穿山鼠徐庆、四爷翻江鼠蒋平、五爷锦毛鼠白玉堂——五人的绰号中都带一个“鼠”字,因而号称“五鼠”。

侠义公案,快意恩仇(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展昭字熊飞,是书中最早亮相的侠客。他到处行侠仗义,还暗中保护过包公。包公把他保举到御前。皇上见他窜房越脊、如履平地,不由得赞叹说:“这哪里是人,分明是朕的御猫一般啊!”——从此,展昭便有了“御猫”的称号。

不料这事惹恼了“五鼠”中的锦毛鼠白玉堂。他是个英俊漂亮又争强好胜的主儿。他说:我们弟兄号称“五鼠”,你展昭却号称“御猫”——这不是诚心跟我们作对吗?我得让你知道知道“五鼠”的厉害!

抱着赌气的目的,他独自去了京城。不但大闹皇宫,还把包公府里的三件宝物偷走。临行时留下话儿:要“御猫”亲自到陷空岛取回宝物。

展昭也不示弱,单枪匹马来到陷空岛。可人生地不熟的,一进去就落入白玉堂的圈套,被关进通天窟里。通天窟里还挂着一块匾,上面写着“气死猫”三个字,这不是诚心斗气儿吗?

幸而丁氏兄弟和五鼠中的另几位觉得五爷有点过分,伸出援手帮展昭脱离绝境,又替他找回三宝。在这个过程中,五义也都归顺了“包相爷”。

这以后,众义士又擒拿江湖上的败类花蝶,还用计除掉恶霸马刚、马强及其后台马朝贤……

宗室襄阳王图谋不轨。朝廷派了清官颜查散前往勘察。白玉堂和谋士公孙策做了颜查散的左膀右臂。襄阳王与众歹徒的谋反盟书藏在冲霄楼里,楼阁上下布满暗器机关。

侠义公案,快意恩仇(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这边尚未动手,襄阳王却先发制人、派人盗走了颜查散的大印——这可让白玉堂太丢面子啦!一怒之下,英雄独自闯入冲霄楼。

眼看谋反盟书近在咫尺,白玉堂忽觉脚下一动,说声“不好”,人已经落入翻板中:登时万箭攒身,英雄白玉堂被射得血肉模糊,惨死在铜网阵中!

众英雄悲愤交集,他们找回大印,盗回白玉堂的骨殖。众人摩拳擦掌,准备齐赴襄阳、讨平叛逆。小说到此便结束了。

白玉堂是小说中写得最好的人物。他一表人才,服饰华美,一登场就让人眼前一亮。他的性格也与众不同:心高气傲,争强好胜,凡事都不甘落后。只是他太爱面子,做事又刻薄,跟崇尚中庸的大众有点格格不入。

书中写他与展昭争锋、被众好汉追赶的场面,故意让这位爱漂亮、要面子的白五爷脱去葱绿大氅,只穿件半旧的衣服,被淹成水老鼠、落汤鸡。——社会容不得“异类”,作者的态度代表了一些人的看法。

然而正因为他身上有着种种毛病与不足,这个形象反倒更加真实可爱。他的悲惨结局,也赚取了读者不少同情。读着他惨死铜网阵的那一节,读者就仿佛失去一个朝夕相处的朋友似的!

        智化盗宝,叙事如神

侠义公案,快意恩仇(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三侠五义》的语言体现了最典型的评书风格——铺陈、夸饰、侃侃而谈、细描细画,富于生活气息。热闹的关目就不必说了,咱们来看看第八十一回写黑妖狐智化盗取九龙冠的一节,很能体现评书不厌其详的描述风格。这一节写黑妖狐夜闯皇宫,破瓦进入“四值库”的经过:

    且言智爷……引着火扇一照,见一溜朱红格子,上面有门儿,俱各粘贴封皮,锁着镀金锁头。每门上俱有号头,写着“天字一号”,就是九龙冠。即伸手掏出一个小皮壶儿,里面盛着烧酒,将封皮印(洇)湿了,慢慢揭下。又摸锁头儿。锁门是个工字儿的,即从囊中掏出皮钥匙,将锁轻轻开开。……智爷兢兢业业(将九龙冠)请出,将包袱挽手打开,把盒子顶在头上,两边挽手往自己下巴底下一勒,系了个结实。然后将朱门闭好,上了锁,恐有手印,又用袖子搽搽(擦擦)。回手百宝囊中掏出个油纸包儿,里面是浆糊,仍把封皮贴妥,用手按按,复用火扇照了一照,再无形迹。脚下却又滑了几步,弥缝脚踪,方拢了如意绦,倒爬而上。到了天花板上,单手拢绦,脚下绊住,探身将天花板放下安稳,翻身上了后坡,立住脚步,将如意绦收起。安放斜岔儿椽子,抹了油腻子,丝毫不错,搭了望板,盖上锡被,将灰土俱各按栊堆好,挨次儿稳了瓦。又从怀中掏出小笤帚扫了一扫灰土,纹丝儿也是不露。收拾已毕,离了四值库,按旧路归来,到处取了暗记儿,此时已五鼓天了。

 

读了这样的描述,你是不是觉得石玉昆就跟在“智爷”身边,记录着他的一举一动哪?而这样一篇不厌其详、看似流水帐的文字,竟能让读者屏住气、细细读来,手心儿里还替他捏着一把汗——只有评书的语言有这个魅力!

    对了,这书还有个异名,叫《七侠五义》,那是清末学者俞樾给改的。他见《三侠五义》第一回“狸猫换太子”有点荒诞不经,便根据史书把第一回改写了一番。又觉得“三侠”实为“四侠”,有点名不副实;索性又加上小侠艾虎、黑妖狐智化和小诸葛沈仲元三人,改成了“七侠”。

        书不如戏的《施公案》

沛沛问:“《三侠五义》之后,还有其他侠义公案小说吗?”

“有啊,”爷爷回答,“因为《三侠五义》是个没讲完的故事,后来便又有了续书《小五义》和《续小五义》。那都是一百几十回的大部头,写三侠、五义的子侄辈同父辈同心合力、剿灭襄阳王的故事。——《小五义》也打着‘石玉昆’的招牌,不过多数读者都认为它是冒牌货,因为从艺术上看,它比《三侠五义》差得远。

侠义公案,快意恩仇(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至于同类小说,还有《施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七剑十三侠》等等。

就说这部《施公案》吧,书中的清官施仕伦也是历史上的真实人物,生活在康熙年间,曾做过布政使、顺天府尹、漕运总督等高官,活着时名声不错。到了小说家笔下,又把他打扮成断案如神的清官,还安排一群民间侠士为他保驾,如黄天霸、朱光祖、贺人杰、李公然等等。

京剧舞台上有一出戏《盗御马》,就是根据《施公案》中的故事改编的:皇帝的一匹千里马在行围途中突然失踪,施公接到圣旨,要限期破案,找回御马。

这样的无头案,难坏了施公。正在束手无策时,突然接到一封无头信,约施公的保镖黄天霸去取宝马。在一位道士的指引下,黄天霸来到一处水路曲折、号称‘连环套’的地方,山大王窦尔墩的山寨就建在那里。

黄天霸经过侦察,心中有数。他闯进连环套,假称献马,用激将法引窦尔墩牵出了御马——此马正是窦尔墩所盗,目的则是嫁祸于黄天霸。

原来,三年前窦尔墩跟天霸的爹爹黄三太比武,被三太用镖打伤。如今三太已死,窦尔墩这是要子债父还哪!

黄天霸软求不成,索性亮出姓名,约窦尔墩第二天下山比武。当夜,天霸好友朱光祖潜入山寨,用药酒把窦尔墩麻倒,偷了他的兵器,并插刀示警!

第二天,朱光祖又拿‘义’来激劝窦尔墩,终于逼他献出御马,跟随黄天霸一同到官——这出戏又称《连环套》或《坐寨盗马》,在舞台上久演不衰。此外,根据《施公案》改编的戏剧还有《恶虎村》《八蜡庙》等。

从文学角度来看,这部《施公案》跟《三国》《水浒》不能同日而语;倒是由它改编的戏曲,在民间广受欢迎。”

侠义公案,快意恩仇(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本段节选自拙著《中华文学五千年,近现代部分》,有修订。图片从上至下:①根据《龙图耳录》《三侠五义》改编的连环画《五鼠闹东京》;②包拯像;③锦毛鼠白玉堂向展熊飞发出挑战;④锦毛鼠变成落汤鸡;⑤《三侠五义》;⑥京剧《盗御马》剧照;⑦“文学五千年系列”经深度修订由团结出版社重新推出,已出版《讲给孩子的中国文学经典》和《讲给孩子的世界文学经典》,未来拟推出《讲给孩子的百年文学经典》。)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