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胡适在私塾享受“精品课”  

2012-02-20 07:1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饭店吃饭,翻看菜谱,点了个“宫保鸡丁”。服务员问:“要精品的还是普通的?”我问:“有什么区别吗?”答:“精品的用鸡腿肉和腰果,普通的就是一般鸡肉和花生豆。”——因为是请朋友,所以要了精品的,比普通的贵二十元。看了看,菜谱上的烤鸭、冷拼也都有精品、普通之分。胡适在私塾享受“精品课”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不光是吃的,您随便在报纸、网络上扫一眼,“精品”眼下已泛滥成灾:精品服饰、精品家具(或家居)、精品皮鞋、精品大豆、精品咖啡、精品刀剑、精品纽扣、精品烟花、精品化肥……居然还有精品藏獒!有一张报纸,就叫《精品指南》,上面介绍的商品无论衣食住行,都是“非精勿扰”。

    “精品”本来是个挺生僻的字眼儿,古人用得很少,范围也极窄,多指艺术品之尤精者。如宋人米芾在《画史》中把藏画者分为“好事者”与“鉴赏家”两类:好事者只是附庸风雅,做样子给人看,所以毫无眼光,不辨真伪;而鉴赏家因为“笃好”,所以见多识广、自有心得,往往又能画上两笔,“故所收皆精品”。

由此可见,“精品”乃是千淘万选、难得一见、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并非多付二十元就能到手或入口的市肆百货、食品。——今天人们口中的“精品”,显然已名不副实、大大“掉价”!

     胡适在私塾享受“精品课”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这种“精品”满天飞的局面是怎么形成的呢?我以为原因有二:一是风气使然——不知从何时起,我们彻底摈弃了“满招损,谦受益”的古训,一边标榜“实事求是”,一边脸不红、眼不眨地夸夸其谈,把所有动听的形容词可劲儿往自己身上“整”:做了一件半件对的事,就敢称“一贯正确”;有了一点儿成绩,就是“伟大胜利”“填补了空白”;犯了大错,还要狡辩“日月之蚀”、光明在前;明明五痨七伤,偏要说“红光满面,神采熠熠”……不过比起“亩产万斤”还有人论证“尚有余地”的年代,眼下众人争夸“精品”,还真算不了什么!

    “精品”泛滥的第二个原因,我以为是普遍的文化缺失。古代那些专门“鼓捣”文辞的人,最忌讳拾人牙慧;反复强调的是“自铸伟辞”、“言必己出”、“言人所未言”——你用“精品”,我偏不用!我要说“上品”“极品”“妙品”“神品”“绝品”……就是不说“精品”,不嚼人家嚼过千万遍的馍!

你去读读战国的楚辞、汉代的大赋、唐宋的诗词骈文,里面的词汇是何等丰富!古代文学大家屈、宋、李、杜、苏、辛地下有知,不知还认不认这些语言无味、面目可憎的子孙?

在网上搜搜,言必称“精品”的人里居然还有不少文人学者官员之类:如在基层建设上,我就听过“精品街道”、“精品社区”的提法;而教育口又有什么“精品班”“精品课本”“精品课”“精品课件”……

我不明白,身为教师,不是人人都该把课讲成“精品课”吗?而一但认定某些课是“精品课”,是不是意味着其他的大量课程便是“稀松课”“下品课”乃至“废品课”了呢?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

假若我是学生家长,我就一定理直气壮地提出:我多交二十元(二百元也不要紧),给我孩子安排“精品教师”,按“精品课本”、在“精品教室”里讲“精品课”——我们在饭馆里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胡适在私塾享受“精品课”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不过后来我读胡适的《四十自述》,对此又有了一点新认识:胡适三岁丧父,寡母受父亲临终遗命,对胡适的教育抓得格外紧。

胡适在家乡读私塾时,塾师是族兄禹臣先生。在十几个学生中,禹臣先生对胡适青眼有加:每次上新书,都要单独给他“讲书”。而对别的孩子,则只要求他们死记硬背而已。——何以如此?一来胡适聪明,一点就透,老师教起来格外有成就感;二来,是因为胡适学费交得多。

“我们家乡的蒙馆学金太轻,每个学生每年只送两块银元。先生对于这一类学生,自然不肯耐心教书。”只有胡适一人不属于“两元的阶级”:“我母亲渴望我读书,故学金特别优厚,第一年就送六块钱,以后每年增加,最后一年加到十二元。这样的学金,在家乡要算‘打破记录’的了。我母亲大概是受了我父亲的叮嘱,她嘱托四叔(胡适的前一位老师)和禹臣先生为我‘讲书’:每读一字,须讲一字的意思;每读一句,须讲一句的意思。”

“讲书”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众学生读书数年,竟连书信中“父亲大人膝下”是啥意思都不懂,还要来请教年纪小的胡适。而胡适却在几年中打下牢固的国学基础。后来他到上海梅溪学堂读书,小小年纪就能当堂指出老师讲课的讹误,一天之内连跳三级,由第五班直升第二班!——胡适由此得出的结论是:“念古文而不讲解,等于念‘揭谛揭谛,波罗揭谛’(佛教《心经》中的难解经文),全无用处。”

由此观之,同在私塾,胡适享受的是“精品课”,而同窗们读的几乎是“垃圾课”——那价格当然也是有差别的,差着三到六倍!

然而这显然不是今天“精品课”的含义。——为什么要叫“精品课”呢?我仍旧转不过这个弯来。个体小超市的老板可以在花花绿绿的广告纸上写上“精品这”“精品那”,搞教育的总归多读了几本书,可供选择的修辞余地也要大得多,能不能不凑这个热闹?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