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刘半农:研究“国骂”第一人  

2012-02-24 07:0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上初二时,长夏无聊,从家中书箱翻出一套《福尔摩斯侦探案全集》,共十二本,封面都绘有精美的图画。每册或载一案,或载数案,却统统用文言译成。

 刘半农:研究“国骂”第一人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可能由于好奇心驱使,磕磕绊绊读了一个暑假,居然读了八九本,自感文言文水平由此“上了新台阶”。——可惜文革一起,此书连箱中其他书籍,全被当作“四旧”付之一炬,连鲁迅著作也未能幸免,理由是版权页上有“民国”字样……

本以为此生再无缘得见到此书,渠料近日在网上搜得此书的电子图像本,十二册俱全,临屏谛视、恍如隔世。

再度翻看,才注意这套书不是一个人译的。各册各篇都标有译者名字:瘦鹃、小青、独鹤、天虚我生、小蝶、半侬……

“瘦鹃”即周瘦鹃,“小青”为程小青,“独鹤”是严独鹤,“天虚我生”是蝶仙陈栩,“小蝶”则是陈蝶仙之子陈小蝶……这一班人,都是活跃于上个世纪初的鸳鸯蝴蝶派代表人物——而其中的“伴侬”,竟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健将刘半农(1891-1934),这令我颇为吃惊!

不过这样的“发现”肯定会被文学史专家所耻笑:这是现代文学的ABC嘛,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说老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因而宁可让人鄙视,也决不遮遮掩掩、假充“大帽钉”。

刘半农:研究“国骂”第一人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我此前只知道刘半农五四前后在北大教书,跟陈独秀一块编辑《新青年》、提倡新文学;用鲁迅的话说,是“很打过几次大仗”的。后来又留学英法,获博士学位;归来后在北京大学任教授,是文字学专家。

在我的印象里,他是典型的新派人物、洋派人物。至于他先前能写漂亮的文言文(从《福尔摩斯探案》的译笔可以看到),还写过“卿卿我我”的鸳鸯蝴蝶派小说,这我还真是不知道。

一旦得知是刘半农的译笔,再翻此书,就不仅是读故事了。我注意到,第二册《佛国宝》(今译《四签名》)便是由刘半农翻译的。故事中的女委托人毛斯顿小姐出现时,人尚未落座,单是容貌衣著,就描摹了二百多字,语言妙曼、曲尽其态:

毛斯顿姑娘珊珊而入,举止既稳,体态亦娴静大方。度其年,约当标梅迨吉之候。金黄之发,飘然覆其美额。体癯而秀,楚楚有致,衣著亦雅洁可喜。顾眉宇间深负戚楚,望而可知为来商榷案情者。所御为褐色之衣,不附饰物,冠亦褐色。一旁附以白羽。姿色仅中人,而丰神温厚,蔼然可亲。蔚蓝之目,盈盈然如诉其愁苦,尤足令人加以悯恻。余所见女子亦多矣,历大洲三,历国十束,然终未见一人能自表其天然忠厚之忱于容色之间者,独于此女睹其就坐之时,唇动手颤,踧踖之状形诸颜色,则不禁为之厚表同意。

刘半农:研究“国骂”第一人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读着这样的文字,揣想译者为人,似乎很难跟“五四先锋”的形象挂上钩。不由得感叹:一个文化人一旦与时俱进、说改就改,竟会变得这样快!

不过想到刘氏在五四前后不过是个二十六七的年轻人,有点狂傲,有点激进,也便不足为奇。进而领会,即便是为新文化的崛起而冲锋陷阵,大概也并不如你我想象的那样严肃而神圣,内中意气的成分、游戏的态度,恐怕总不能免吧。

于是又想到刘半农与钱玄同唱“双簧戏”的轶事。原来,新文化口号提出后,社会反响并不如预想的那样热烈。于是刘半农冥思苦想,设下一条妙计:让一同编辑《新青年》的北大教授钱玄同化名“王敬轩”,假充保守派文人,写文章大放厥词、拥护复古;而刘半农呢,则以记者身份写了万言长文加以痛斥。这样一番周瑜打黄盖的热闹戏,果然引起社会的关注,把新文化运动大大炒作了一把!

这大概就是鲁迅所说的“大仗”吧?我在大学就听老师讲过,当时的印象一是觉得好玩,二则隐约感到这二位有点“胜之不武”。——既然是共谋,那么肯定是一方故意卖个破绽,另一个则加力猛攻,造成威武之师无往不胜的假象,这多少有点不公平吧?就连思想偏激的钱玄同,最初也感到如此手法有些“不入流”呢。

更严重的是,此事在文化界开了一个糟糕的先例:“以革命(文化革命)的名义”即可无视道德、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算是阴谋还是阳谋?可悲的是,近百年来我们沿着这条路走下来,已是司空见惯、不觉其非了!

刘半农:研究“国骂”第一人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忽然又想到跟刘半农有关的另一桩轶事:有位民国名人陈存仁曾追随章太炎学国学,他写文章记述刘半农与章太炎的一次会面:二人一个是“新文化”的先锋,一个是“守旧派”的泰斗,见面后自然有一番唇枪舌剑。陈存仁作为章氏的学生,他的记录难免有所偏袒,不过中间提供一些文化史料,却又不无参考价值。

其中一段提到刘半农为研究语言,曾在报纸上征求“国骂”及各地骂人话。于是章太炎借题发挥,说:“现在我来骂几句给你听!”

接着就说汉代的骂人话,是×××出于何书,唐朝骂人的话,是×××出于何书,直说到上海人宁波人,以及广东人的三字经,完全骂出来。看起来好像供给他资料,事实上把刘半农祖宗三代都骂到了。

读了这段记述,我倒是替刘半农鸣不平——在整个拜会过程中,他始终执礼甚恭。在陈存仁看来,他似乎是理屈辞穷、无言以对;实则乃是一位晚辈学者尊老敬长、涵养深厚的表现。反观章太炎,却是倚老卖老、有些过分了。

不过我的收获却在于:由此得知八九十年前已有北大教授关注“国骂”,并切实做过相应的“课题”研究。同时也恍然大悟:今日北大“醉侠”满口“三妈”“走狗”“婊子”,原来是传承有自——只不过从前刘教授是搜集、整理、研究,今天孔教授是继承、发展、践行而已!

这个“课题”尽管不大,却也不绝缕、后继有人,足以从一个侧面见出中国学术近百年的“开放”程度及“着陆”速度,真有一刻千里、不可遏止之势!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插图来自网上,从上至下:①老版《福尔摩斯侦探案全集》中的两册;②刘半农像;③《福尔摩斯侦探案》“佛国宝”一篇的首页,可见“江阴刘半农译”字样;④章太炎像。)

 刘半农:研究“国骂”第一人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