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谁是“杀”死改革家曹寅的凶手?  

2012-02-29 08:36:00|  分类: 古代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家族隶属于内务府,干的是伺候皇上的差使。曹家供职的江宁织造,就是替皇家织布制衣的衙门。此外,曹家跟苏州织造李家(是曹家的姻亲,同属内务府)还替皇上卖过人参。不过曹、李两家向皇上讨来的最“肥”差使,是轮流管理两淮盐政,用以填补康熙南巡给两家造成的“债窟窿”!

谁是“杀”死改革家曹寅的凶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两淮盐政衙门设在扬州,首任巡盐御史由曹寅担任。他到扬州上任之前,曾向皇帝表忠心说:此官“上关国计,下济民生”,责任重大,自己一定全力以赴。又说早知盐政积弊甚深,言外之意:新官上任三把火,此番一定要干出点名堂来!——康熙在批语中并未接他的话茬,只是叮嘱他以后写奏摺要注意保密,小心再小心!

果然,一到任,曹寅就把前任官员狠狠参了几本,向康熙汇报两淮盐政的乱象。他揭发说,前任巡盐御史留下许多“陋规”,例如收盐时每引要多收二十斤(“引”是盐的计量单位,一引约为200400),名为“院费”;一年下来,光这一项就多搂了三十万两银子!

此外,各种“浮费”名目繁多,如众盐商除了要纳税,一年中还要给盐政衙门送各种“规费”,包括“寿礼”、“灯节”、“代笔”、“后司”、“家人”等等,加起来有八万六千两!

谁是“杀”死改革家曹寅的凶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这还没完,另外还有“省费”,是送给省内督抚司道各衙门的,共三万四千五百两。又有“司费”,是给运道衙门的,又是二万四千六百两;更有“杂费”,是用于官场交际、招待“过往士夫”的,又得六万二千五百两……

总之,朝廷正式税款一文未收,“规费”包袱已把盐商压弯了腰。当然,这一切最终都被转嫁到吃盐的百姓身上。——在曹寅看来,所有这些“浮费”,都应一律革除!

曹寅还揭发前任总督、御史贪赃枉法、怠忽职责等罪行。据他查实,眼下盐课已亏空八十万两白银。此外朝廷借给两淮商人的一百万两库银专款,也被克扣了二十万两,不知去向……

面对骇人听闻的官场黑幕,康熙倒是十分淡定。他在曹寅奏折上用朱笔批示:

生一事不如省一事,只管为目前之计,恐后尾大难收,遗累后人,亦非久远可行,再留心细议。

谁是“杀”死改革家曹寅的凶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同年十月,曹寅又有奏议,提出具体改革方案,要革除“院费”“省费”。康熙没有全驳,但在“省费”一条下批示:

此一款去不得!必深得罪于督、抚,银数无多,何苦积害?

曹寅的满腔改革热情,就这样被康熙皇帝兜头泼了一瓢冷水!此后,再也听不到曹寅关于整顿盐务、革除弊政的消息。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就这样偃旗息鼓。

又过了几年,康熙接二连三南巡,曹寅跟着忙前跑后、几乎透不过气来。接驾用的银子如淌海水,那自然都是从盐税及织造经费中挪移的。在曹、李任内,盐政亏空不但没得到弥补,窟窿反而越捅越大!几年前那个锐意改革、发誓肃贪的改革家,如今却成了忧心忡忡、日夜担心弹劾的惊弓之鸟。

转眼到了康熙四十九年(1710),这已是曹、李轮流巡盐的第七个年头。盐政此刻已是千疮百孔。康熙屡次在曹、李奏折上做批示、发警告。如当年五月,康熙给李煦的批示是:

已(以)后凡各处打点费用,一概尽除,奉承上司部费都免了,亦未必补得起盐差之亏空。若不听朕金石良言,后日悔之何及。尔当留心身家性命、子孙之计可也!

八月,康熙又在李煦奏折中批道:

风闻库帑亏空甚多,却不知尔等作何法补完?留心、留心、留心、留心、留心!

谁是“杀”死改革家曹寅的凶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对于康熙这种碎嘴唠叨、“婆婆妈妈”的语言,我们本来已经习惯了。可是五个“留心”连用的情况,却还是少见的。九月,康熙又对曹寅批示:

两淮弊情多端,亏空甚多,必要设法补完,任内无事方好,不可疏忽,千万小心、小心、小心、小心!

语气上虽然不算严厉,但最后的四个“小心”,仍让曹寅头皮发紧!

关于两淮盐政的亏空情形,康熙一再说“风闻”、“每闻”,到底从何而闻?有人考证,是曹寅当年揭发过的前总督阿山在幕后作祟。康熙让曹李兼此盐政肥缺,本来有意让他们弥补南巡接驾的亏空。可如今亏空太多,政敌又死死盯住不放,连康熙也有些“罩”不住了。

那么此刻的盐政亏空到底有多少?连新带旧,总计二百八十六万两!足足是前任亏空(八十万两)的三倍半!为此,新上任的两淮盐运使不肯接任。李煦上本请求宽限三年,康熙的回答很干脆:“断断使不得!”

又是一年过去了。康熙五十一年七月,曹寅在扬州偶感风寒,不久“辗转成疟,竟成不起之症”,短短二十几天即病故身亡。他身后留下的亏空远远没有补足,但曹家已是“无赀可赔,无产可变”。

曹寅之死,固然缘于肉体上的病患,然而心病显然是致他于死命的罪魁祸首。一年前,他向康熙汇报亏空情况时即说:

臣自黄口(黄口:指少年)充任犬马,蒙皇上洪恩,涓埃难报,少有欺隐,难逃天鉴!况两淮事务重大,日夜悚惧,恐成病废,急欲将钱粮清楚,脱离此地。

其精神压力之巨大,见于字里行间。此后一年,曹寅百计筹款、心力交瘁。由此看来,是经济因素引发的巨大心理负担,最终压垮了这位康熙皇帝的忠实臣仆!

谁是“杀”死改革家曹寅的凶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从清宫档案看,曹寅还真不是贪官。他对康熙一片赤诚,可谓掏心掏肺。一旦发现主子的利益被臣下肆无忌惮地鲸吞蚕食,他的怒火是发自内心的。他向康熙提出整顿建议,也绝非耍耍花枪、做做样子。

然而曹寅的人生经历比较简单,他从小给康熙当伴读,后来又做过侍卫,始终未脱离锦衣玉食的优越环境。他曾参与博学鸿儒科的组织工作,所接触的也大抵是文人。以后到织造任上做官,日常起居除了公务,大量闲暇时间都用来跟同城官员及文人墨客诗歌唱和、观剧听曲。他骨子里始终有一股“书生气”,对官场险恶,缺乏足够的认识。

康熙则不愧是胸怀大局的最高统治者,在皇帝御座上坐了四十多年,对于满汉大臣们的贪婪无度、阳奉阴违,大概早已司空见惯了。他深深懂得“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所以面对曹寅的改革激情,能够保持一份冷静,深知此事开头易、收尾难,“生一事不如省一事”。

何况他心下也明白:他拨给官员的那点儿微薄薪俸,纯粹是象征性的——譬如曹寅参奏的这位前总督阿山,身为正二品大员,年薪只有区区一百五十五两银子;一月才十二三两!若砍掉他的那份“省费”,他还有什么心思替皇上支撑东南局面?

其实整个官场体制,就是清代遍地贪腐的最深根源。而康熙多次南巡,又是造成两淮盐政及江南三织造亏空的直接原因。曹寅书生气的改革理想一旦碰上坚硬如磐的现实,如卵击石,立刻碎为齑粉!曹寅也因此搭上小命一条,上演了一出无法回避的官场悲剧!

有人说,《红楼梦》不仅是一出青年男女的爱情婚姻悲剧,更是一出时代悲剧、社会悲剧——结合曹家家史来看,此言虽未切中,庶几近之。

(本文摘自拙著《红楼梦贵族生活揭秘》,有修订。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图片来自网上,从上至下:①曹寅诗集,旁一纸为红学家俞平伯给朋友的赠诗;②扬州盐运使司衙门;③康熙小影;④《全唐诗》为曹寅所刻;⑤史学家研究曹家历史的著作。)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