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王禹偁为宰相“画道儿”  

2012-03-15 07:23:00|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代经过科举选拔的官员个个文笔流畅,因而那时的文学家大都出自官场,无须另立“作协”。北宋前期有位才华不让韩、柳的散文家王禹偁,就是官员。他出身进士,因文章写得漂亮,深得太宗、真宗赏识,被提拔到皇帝身边做了秘书(“知制诰”,即替皇上起草文书)。

王禹偁为宰相“画道儿”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不过王禹偁在朝臣当中却有点“不得烟儿抽”,这多半因为他脾气耿直,又有点恃才傲物的缘故。例如他曾上书言事,认为太宗在位的二十年里,科举考试太稀松,官员上位容易,造成鱼龙混杂,因此建议严把科举关。又有一次,京师大旱,他建议官员减薪,还请求“从我做起”——这当然都是得罪人的事。他也因触怒权臣,多次遭贬,连皇上也“罩”不住了。

说到得罪人,王禹偁还写过一篇有名的散文《待漏院记》——《古文观止》中宋文的头一篇就是它。“待漏院”是宰相等候上早朝的地方。“漏”是那时的一种计时工具,犹如时钟。皇帝上朝是有钟点的,只能你等他,当然不能让他等你。

文章设想,宰相在待漏院等待皇上召见时,心里会盘算些什么?因人而异,跑不出这三类来——头一类,此刻满脑子是安邦济民的念头:百姓尚未稳定,如何让他们安居?四夷尚未归附,如何让他们来归?战争尚未停息,如何构建和平?田园大片荒芜,如何重新开垦?人才未得任用,我要努力举荐;奸佞把持朝堂,我要驱赶净尽!此外,灾荒频生、刑罚未备,还有无数事要做……好宰相就这样忧心忡忡地想着心事,只待宫门开启,跟皇上一起商讨国是、谋福苍生。

第二类宰相却糟透了,此刻他在待漏院想的是:回头见了皇上,跟我有仇的,我一定要给他猛上眼药儿;对我有恩的,我不惜假公济私也要报答他;至于“子女玉帛”“车马玩器”,则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对于投靠我的人,我要想法子提拔他;反对我的人,我决不轻饶!天下有灾,百官渎法,全靠我在皇上面前遮掩粉饰……总之,他此刻双目微闭、“私心慆慆”,你还指望他上朝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第三类是无所作为的宰相,“窃位而苟禄,备员而全身(占据高位只为贪图利禄,在朝充数只知保全自己)。——对这三类人,王禹偁认为头一类“总百官,食万钱,非幸也,宜也。”即是说,他的权力再大,年薪再高,那也是应该应份的。而对第二类,王禹偁则主张“下死狱,投远方”,怎么处置也不过分!至于那尸位素餐、无所作为的,他认为“无所取焉”,应当请他走人。

王禹偁写此文时身为“棘寺小吏”(大理评事);但所论的问题却不小,居然教训起宰相来;说是“请志院壁,用规于执政者”(请把文章抄在待漏院墙壁上,用来规范最高执政官),口气不小、勇气可嘉!

不过我读此文,总怀疑它的效果。假若真把它抄在墙上,宰相们看了会有何反应?遇上头一类宰相,他无疑会想:废话!我就这一会儿思考国事吗?一天十二个时辰,我何曾踏实过?

的确,别说宰相,我知道有个单位老总,为人正直,公而忘私,有口皆碑。退休后别人问他:有什么感受?答曰:别的没啥,只是在位时,我每天凌晨三点准醒;退休后,我能一觉睡到五点!——显然,责任心重的人,真是连眼也不敢闭一闭,又何用督促?

若遇上第二类人,你觉得他读后真的会芒刺在背、幡然醒悟吗?当然不会!这类人多半也是读圣贤书起身,可当官既久,早已看破一切。口中“礼义廉耻”喊的山响,那是要求别人。他们自己的小圈子里自有一套价值观念、利益诉求、思维“逻辑”、交流语汇,可谓自成体系、别具特色,跟百姓已完全“说不上话”。——这样的高官读了这篇文章,多半是冷冷一笑,将作者名字“书之于绅”;呆会儿上朝,头一个参奏的,就是你这“三个鼻子眼儿出气”的王禹偁!

王禹偁为宰相“画道儿”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至于第三种人,虽然做恶不多,也早已在官场历练得“宠辱不惊”。不求有功、唯求无过;“笑骂任你笑骂,好官我自为之”。坐数任期“倒计时”——哪怕“泰山崩于前”,也可假作不知、蒙头再睡。

这篇《待漏院记》后来是否如王禹偁所愿,抄在了待漏院墙上?史无明载,不得而知。不过从后来王禹偁多次遭贬来看,这篇文章确实刺痛了当权者。只是这样的结局,王禹偁早就料到了。他不愧是硬骨头,写了篇《三黜赋》说:我身可以遭贬黜、受委屈,但我所坚守的“道”是不能弯曲的;为了“道”,再贬我一百回,我也心甘情愿!

王禹偁还有一篇更有名的《黄岡竹楼记》,是他被贬黄州时所写。文笔洒脱,意境优美,如今被收进孩子们的语文课本里。——当年排挤王禹偁的那些高官显宦,今天还有谁知道他们的名字?而“棘寺小吏”王禹偁却因他的高风亮节及文笔才华,至今为人念诵——这就是历史!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插图来自网上,上图是画家笔下的王禹偁,下图是书法家所书《待漏院记》。)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