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老残游记》,痛斥清官(节选自《讲给孩子的百年文学经典》)  

2012-07-17 07:51:00|  分类: 我的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鹗不是“汉奸

源源问爷爷:“今天该讲谴责小说了,我听人说清末有‘四大谴责小说’,又是哪四部呢?”

《老残游记》,痛斥清官(节选自《讲给孩子的百年文学经典》)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爷爷答道:“是刘鹗的《老残游记》,李宝嘉的《官场现形记》、吴沃尧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和曾朴的《孽海花》。其中《老残游记》又比另三部更深刻些。

《老残游记》的作者刘鹗字铁云。他是江苏丹徒人,出身官僚家庭,却对科举毫无兴趣。他自学医学、算学,对古文字也感兴趣,是最早研究甲骨文的学者之一,一生收集殷墟甲骨五千多片,辑为《铁云藏龟》一书,为甲骨文的研究打下基础、立了大功!

《老残游记》,痛斥清官(节选自《讲给孩子的百年文学经典》)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刘鹗又精通治河的学问,曾参与治理黄河的工程,很有些名气。他还建议朝廷借外资修铁路、开矿山,一些反对他的人便骂他是‘汉奸’——在近代,改革家常常背着这样的骂名。

刘鹗在官场不得意,便去经商。以后八国联军进北京,城里闹起饥荒。他从占领军手里买来皇家粮仓的粟米,平价出售,救济平民。

这本来不能算是坏事。然而事隔八年,清廷忽然捯起老账,给他扣上‘私售仓粟’的帽子,把他流放到新疆——第二年便死在那里。

《老残游记》发表时,用的是‘鸿都百炼生’的笔名。全书二十回。此后又有续集十几回,残存九回。

小说开头写的是个老残跟几个朋友到蓬莱阁看日出,可日出没看到,却望远镜里见到一条破烂大船,正在惊涛骇浪里向岸边驶来。那船上有八面帆,由八个人管着,各不相顾。水手们呢?正忙着打劫乘客呢!还有几位身份不明的人,在船上高谈阔论,煽动人们杀死船主、制造混乱——就在这危急关头,这条破船反掉转船头,向大海深处驶去!

显然是个寓言:那条在惊涛骇浪里摇摇欲的破船,不是我们多灾多难的祖国吗?而当老残驾小船追上去,向船上人递上罗盘时,反而被船上人污蔑为洋鬼子派来的汉奸——从这里,你还能感觉到现实给作者心中留下的隐痛……”

老残游记》:“清官”之害有谁知

小说主人公老残是个有学问、有见识的游方郎中。他有一副济世救人的热心肠,不光摇着串铃为人治病除灾,更关心社会疾患。他治河有术,受到山东巡抚张宫保的器重。可他不愿做官,便不辞而别,跑到曹州去私访。

曹州知府玉贤是个顶呱呱的清官,可有人却说他是没人性的酷吏!曹州衙门前有十二架站笼,每天不得空闲。

《老残游记》,痛斥清官(节选自《讲给孩子的百年文学经典》)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站笼是一种刑具,关进站笼的人上面有枷卡着脖子,下面踮着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玉贤到任不上一年工夫,就“站”死了两千多人!

老残还听说了好几起冤案:有个大户人家被强盗栽赃诬陷,玉贤不分青红皂白,反把大户家的爷儿仨全都关进站笼里“站”死了。这家的儿媳妇有冤没处诉,也自尽而亡。

最后连栽赃的强盗都后悔了,说本意想让这家子吃几个月官司,花几吊钱;没想到竟伤了他家四条人命——你看,玉贤的心比强盗还狠,这是多么强烈的反讽!

不错,玉贤是个“清官”,他从不要钱;在他的治理下,曹州“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可老百姓却恨死了他,说我们整天生活在地狱世界里呢,说不定什么时候,站笼就会飞到脖儿梗上来的!

以后老残又到齐河县,遇到另一位“清官”刚弼。这位官员“清廉得格登登的”,但想问题一根筋,主观得要命!一件十三条人命的大案,他只凭自己的感觉,就断定了“凶手”——那当然只能是冤枉好人啦。

由于老残见义勇为,出面向上级报告实情,冤案总算得到了昭雪。可老残单凭自己的力量,又能救得了几个百姓呢?天下的“清官”、酷吏还多着哪,何况还有更多的贪官!

历来的文学作品,抨击贪官的居多。刘鹗却单单提出“清官可恶”的见解来,这可以算作《老残游记》的深刻之处啦。据作者分析,“清官”之害,第一在于不近人情,与民为仇;第二在于头脑僵化、不通逻辑。结果弄得“官愈大,害愈大。守一府则一府伤,抚一省则一省残,宰天下则天下死!”

归根到底,“清官”残酷对待百姓,只是急于做更大的官,哪里还在乎“伤天害理”呢——“冤埋城阙暗,血染顶珠红”,老残在客店墙壁上的题诗,正说中“清官”的要害!

   文人小说,绘色绘声

    《老残游记》是部文人小说,带着浓郁的文化气息;文字也是清新流畅的。景物描写采用了西洋写生画式的散文描写,大明湖的美景,黄河结冰时的壮观景象,都使读者如临其境。

    看看作者游历济南铁公祠所见吧: 

到了铁公祠前,朝南一望,只见对面千佛山上,梵宇僧楼,与那苍松翠柏,高下相间,红的火红,白的雪白,青的靛青,绿的碧绿。更有那一株半株的丹枫夹在里面,仿佛宋人赵千里的一幅大画,做了一架数十里长的屏风。正在叹赏不绝,忽听一声渔唱,低头看去,谁知那明湖业已澄净的同镜子一般。那千佛山的倒影映在湖里,显得明明白白。那楼台树木,格外光彩,觉得比上头的一个千佛山还要好看,还要清楚。这湖的南岸,上去便是街市,却有一层芦苇密密遮住。现在正是着花的时候,一片白花映着带水气的斜阳,好似一条粉红绒毯,做了上下两个山的垫子,实在奇绝。…… 

    济南城美景如画,一向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称誉,作者这段有声有色的描写,令没到过济南的读者也能如临其境、感同身受!

 

    《老残游记》,痛斥清官(节选自《讲给孩子的百年文学经典》)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风景还是容易用文字描画的,难描画的是声音。书中有一段“明湖居听书”,写老残到书馆听白妞梨花大鼓,真是把美妙的歌声写绝了!

听书之前,作者先用两千字铺写路人的喧嚷、店主的赞叹,抚院、学院的长官也来定座位。临到开场,众人在场子里等了两个钟头,才有人登场献艺。有个姑娘的歌喉让老残叹为观止——然而这姑娘是黑妞,白妞王小玉还没出场呢!

    《老残游记》,痛斥清官(节选自《讲给孩子的百年文学经典》)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待白妞登场,作者又用几百字形容她的仪态穿戴,尤其写到她的一双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头养着两丸黑水银”,真是既生动又形象。待全场静得针掉地上都能听见,白妞才开口演唱:

      王小玉便启朱唇,发皓齿,唱了几句书儿。声音初不甚大,只觉入耳有说不出来的妙境:五脏六腑里,像熨斗熨过,无一处不伏贴;三万六千个毛孔,像吃了人参果,无一个毛孔不畅快。唱了十数句之后,渐渐的越唱越高,忽然拔了一个尖儿,像一线钢丝抛入天际,不禁暗暗叫绝。那知她于那极高的地方,尚能回环转折;几啭之后,又高一层,接连有三四叠,节节高起。恍如由傲来峰西面攀登泰山的景象:初看傲来峰削壁千仞,以为上与天通;及至翻到傲来峰顶,才见扇子崖更在傲来峰上;及至翻到扇子崖,又见南天门更在扇子崖上:愈翻愈险,愈险愈奇。……

    数数看,作者用了多少喻?——“像熨斗熨过”,“像吃了人参果”,“像一线钢丝抛入天际”!接着又是什么傲来峰扇子崖南天门……

     这还没完,下面又把歌声比作黄山三十六峰间盘旋穿插的“飞蛇”、冲天而起的“东洋烟火”,又是“花坞春晓、好鸟乱鸣”……就在众人“耳朵忙不过来,不晓得听那一声的为是”时,忽听霍然一声,人弦俱寂”——台下叫好之声,轰然雷动

白妞在清末实有其人,刘鹗听过她的演唱,印象极深,于是把独特的感受记录在小说里。这段文字跟小说情节若即若离,单独拿出来,可以当做一篇独立的散文看——这种写法,在古今中外的小说中也算是别开生面了。

 (本文节选自拙作《讲给孩子的百年文学经典》第四天;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7月5日《武汉晚报》刊登了对俺的电话专访,整版标题《交给孩子们的一张文学经典“藏宝图”》,有文有图,十分给力!《讲给孩子的文学经典》(3部5册)限量签名版正在当当发售http://t.cn/zW5m9t6

 

《老残游记》,痛斥清官(节选自《讲给孩子的百年文学经典》)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老残游记》,痛斥清官(节选自《讲给孩子的百年文学经典》)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老残游记》,痛斥清官(节选自《讲给孩子的百年文学经典》)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老残游记》,痛斥清官(节选自《讲给孩子的百年文学经典》)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