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我们何时习惯了“下馆子”?  

2012-07-06 07:3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从来都是在家里吃饭,因而偶尔下一回“馆子”,记忆格外深刻。那我们何时习惯了“下馆子”?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天津的姑妈来北京,在王府井南口的北京饭店请客(
那时新楼还没盖起来)。十来口人围坐一桌,先后上了七八道菜,没要酒;结账是十六元,这个数字至今记得很清楚。

工作以后,有时没赶上饭点儿,隔三差五也在外头吃两顿:要一碗打卤面,才五六毛钱。有人饭后还向服务员讨一张“误餐券”,回单位能报销三毛五——这当然不算“下馆子”,只是填肚子而已。

印象中到了九十年代,下馆子的机会多起来,多半属于“公款吃喝”或同事请客。例如有一回教研室获了个集体奖,有一两千元奖金。室主任是位美食家,带着大家吃了几顿。印象较深的是吃鸳鸯火锅,眼前一口带隔断的锅,状如道家的“阴阳盂”,一红一白两道滚汤,用来涮各种食材;其中涮猪脑滋味最美,至今难忘!

后来逐渐形成不成文的规矩:哪位同事有获奖升迁等喜事,总要邀大家到饭店里坐坐。酒酣耳热、话语滔滔,难得的是群贤毕至、各敞心扉,联谊敦情、莫此为善——至于酒食的美恶、价格的高低,反倒没人注意了。

渐渐的,走顺了脚,没人请客,自家也去迈饭店门槛儿。来了亲朋客人,为了表示接待之隆重,要请到饭店边吃边叙。有时一家人懒得做饭,“走,吃一顿去!”

我们何时习惯了“下馆子”?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说实话,饭店的菜肴好看而已,未必好吃。而且从成本核算来看,有些贵得离谱。但奇怪的是,哪怕是平日买黄瓜有八毛不挑一块的主儿,一到饭店,价值观立马发生了改变。

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四开大小的精装食谱,先点两个三四十元的招牌菜,再翻两页,“这个便宜,才八块!”——是拌黄瓜。按时价,八块能在农贸市场买十斤,自己回家能拌一大盆,吃到肚子疼!这还是一般的小饭馆儿。上点档次的,一个清炒西兰花要你八十八!可是当着客人的面:“来一个!”

我跟外国留学生闲聊:在本国经常下馆子吗?回答说不,因为饭馆好贵!——其实人家那里的人均收入比我们这里高很多。我就想:为什么中国人热衷下馆子呢?是钱包胀得难受,还是天生数学不好?

都不是,恐怕是被公款消费带沟里去了。——昨天招待合作单位的老总,千元的美酒,万元的账单,都是公款报销。今天坐在同一把椅子上为自家点菜,那瞳孔很难一下子恢复正常。何况有些人吃完了一抹嘴:“开发票,抬头就写……”有公家(本单位或下级单位)埋单,何乐而不“撮”呢!(京城土语,吃顿好的曰
“撮一顿”

我们何时习惯了“下馆子”?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其实很多事都是如此。说句得罪一大堆人的话:家家买车,有那必要吗?拥堵的道路、昂贵的汽油……静下心来想想,可以找出一百个不买车的理由;可事实是:几乎家家都买。一个让人头脑发热的诱惑是:那么多人开着公家的豪车在路上飞奔,我为什么不来一辆?

设想一下,如果我们的干部无论到哪里都坚持两菜一汤,甚至更简约到一客盒饭,大家还会一顺脚就走进高档饭店里去吗?假如每个单位只有有数的几辆中档公车,单位领导上下班都选择挤公交、钻地铁,我一个小科员好意思天天开着锃亮的豪车到单位去“的瑟”吗?

听说在有些国家的红灯区,常能听到“性工作者”用汉语喊两个词儿:“书记!发票!”——我不大信。至少,在发音不准的蹩脚汉语里,“书记”和“先生”两个词是很难分辨的。可这类传闻又是无风不起浪:啥事都能开发票报销的,不一定是书记,但也肯定不是一般老百姓。

我们在国内听惯了“包二奶”“嫖宿幼女”等传闻,出了国,谁也没指望他们立马变成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我只是悲哀地想:带头吃喝也就罢了,让一个民族失掉了最后的廉耻,你还要把我们带向何方?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插图来自网上:①北京饭店老楼;②豪华宴会厅;③停车场)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