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太平天国的最后一件珍宝(大结局)  

2012-08-07 07:22:00|  分类: 我的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房门打开了,露出一张苍老的脸,一头白发,剪得挺短。

     没错,就是黄爷爷!

     鼻涕彬彬有礼地弯弯腰:您就是黄先生吧?

     是我。你们是……”他看看我们仨,眼光里露出疑惑的神情。

     这老头表面上还挺镇静,不过他心里一定在打主意呢。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那死而复生的把戏,竟被几个孩子揭穿啦。

     您不记得啦?鼻涕说,他俩是您的邻居,我是他们的朋友。

     邻居?在哪儿的邻居?他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指着旁边的房间说,你们就住在隔壁吧?

     我跟鼻涕互相看了一眼:这老头装得还挺像!

     可是看着老人诚恳的目光,我忽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莫非这人真的不是黄爷爷?可长得那么像,又同样姓黄,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对,是双胞胎!亏我还是校级智力竞赛的金奖得主呢,这是一道生活里的脑筋急转弯啊!

     我扯了扯鼻涕的衣袖,向前迈了一步:黄先生,我们可能认错人了。不过您是否有位双胞胎兄弟?从前在什么国际银行工作来着?

     黄先生一把抓住我的手:怎么?你认识他?快来,快请进,到屋里谈!

     我得意地看了鼻涕和妹妹一眼,我猜对了!

     坐在舒适的沙发上,老人还在拉着我的手。我说:我们是多年的邻居,我爸爸跟黄爷爷是朋友。您大概已经知道,黄爷爷是去年去世的。听爸爸说,他临死还惦记着海外的亲人呢。

     老人的眼睛湿润了:一直想回来看看他,那两年生意忙,又一直没跟他联系上。如今我来了,他又去了……”

     老人掏出雪白的手帕擦擦眼睛,房间里静悄悄的。不过几秒钟的功夫,老人已恢复了常态。

     看我,忘了招待客人啦。他拉开冰箱门,拿出几听饮料来,我们欠身道谢,边喝边聊起来。

     黄爷爷临终前,把一个装着一把钥匙的木盒送给了爸爸,似乎还说过什么一直存在幻想的话。我慢慢把话题引向那把钥匙,因为我真想知道:几天来我们为之奔忙、冒险的宝贝,到底落在了哪儿。

     黄先生说:这么说,我得向你父亲道谢,也得向他道歉呢。我想,那把钥匙现在一定不在你们手上吧?它是让一个坏家伙骗走了!不怕你们笑话,这个坏家伙就是我的亲外甥啊。

     老人说得那么坦然,我们被他那毫不遮掩的诚恳态度感动了。

     老人又说:你们如果有兴趣,倒不妨在这儿多坐一会儿,听我讲个故事。还有件希罕的宝贝要给你们看呢。

     听了这话,我们不由得往前凑了凑。我知道,真的到了揭开谜团的时候了。

我的祖父在‘长毛’作乱时——对,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太平天国起义’——参加了湘军,也就是专门镇压起义的湖南籍官军。他作战勇敢,由小兵一直当到游击官。

     攻克天京后,我祖父率领一小队官军在天王洪秀全的王宫里驻扎——当然啦,洪秀全和成千上万的长毛将士,都已死在了战斗里。一天夜里,祖父去查哨,忽然发现一堆废墟上,有一道耀眼的红光射向空中,顷刻又暗下来。祖父在营中是有名的黄大胆,最不信邪。他走过去用刀乱挖,在一具烧得半焦的尸体下面,发现了一个沉甸甸的铁箱!

     第二天,祖父就借口得到曾祖去世的消息,回家奔丧,带着那口不大的铁箱回了原籍。——这个传说一直在家族中流传,不过我可不信一道红光什么的,那肯定是后人添枝加叶加上去的。

     不过祖父在世时,家中谁也不知道有这个小铁箱。祖父大概是把它埋在地下啦——这事传出去可不得了,按照军规,私瞒战利品,谎报亲丧,可是砍头的罪过!

直到祖父去世前,这个铁箱才被交到父亲手里。以后父亲经商发了大财,据说就全靠了这只神秘的小铁箱!

     铁箱里到底有什么呢?妹妹好奇地问,口气挺随便。她大约听得入神,把眼前这位老人当成同院的黄爷爷啦。

     铁箱里有什么,除了父亲之外,谁也不知道。但里面肯定是金银珠宝,因为没有这么雄厚的资金,黄家绝不会发达得那么快:不但上海、北京、合肥、长沙都有钱庄和纱厂,而且还有好几所讲究的寓所呢。——现在龙祥寺街那所小学校,带假山凉亭的那座,就是我家在北京的住宅,图纸还是我父亲亲自画的呢!

     原来如此!可这些事,黄爷爷在世时从来没提过。

     从三十年代,父亲看到日本人的威胁,便逐渐把资本撤到东南亚,以后又转到A国。七七事变后,父亲本人也离开了祖国。他本来要带我跟弟弟走——就是我那双胞胎弟弟,可我们那时正是血气方刚,坚决要留在国内参加抗日,结果父亲只把妹妹带出国。

     临走前,父亲把我和弟弟叫到他房中,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紫檀木盒,说:这两只盒子各装一把钥匙、一张地图。现在交给你们每人一只。靠着它,你们可以拿到我留给你们的一件宝物。这可是那只铁箱里留下的最后一件、也是最有价值的一件宝贝了!我把这件宝贝拆成两部分,一部分给了你们的妹妹,这另一部分留给你俩。有两点要记住:一是不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不要动它。二是只有两张图拼在一起,两把钥匙同时拧动,你们才能得到它。

     我明白父亲的用意:今后的年月,兵荒马乱,他是想靠这个办法把我们兄弟俩连在一起啊。可那时我俩都是有理想的热血青年,谁也没把这么件祖传的宝物当成一回事。以后我去了重庆,他去了青岛,天南地北的,也就失去了联系。

     解放前夕,我到了国外,听说他还留在大陆。联系着我俩的,就只有这两把钥匙啦!

     故事说起来,就是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可这中间包含着多少人世的沧桑啊!

     那件宝贝到底是什么?鼻涕问。

     来来来,你们也来欣赏欣赏。老人站起身,从壁柜里拿出一只皮箱,打开来,里面是一只雕花的木匣。打开木匣,揭起填在盒中的白色软缎,我不禁了一声:只见衬着雪白的缎子,一只荷叶状的玉盘,绿得快要滴下绿汁来!你盯着它看的时候,会觉得那是一潭深不见底的绿水,多看一会儿,心里也是凉的。

     这是整块翡翠雕成的!看看这卷起的边,这自然伸展的叶脉,这才叫巧夺天工呢!——但这只是宝物的一部分,是掌握在我妹妹手里的那一部分。

     怎么又到了您手中里了呢?妹妹问。

     还不是我那不争气的外甥!黄先生显出痛心的样子,我妹妹只有这一个宝贝儿子,从小娇惯坏了,在家里说一不二,像个小霸王。可出了门,却又是废物一个,作公司职员,常常旷职;到银行做事,钱款又不清楚。后来索性交了一群不三不四的朋友,赌博、吸毒,几乎没把他妈妈气死。

     吸毒厉害了,他偷了这个翡翠盘,卖给J国商人,去还高利贷!我黄家丢了这件宝贝是小事,可不能让这件国宝落到外国商人手里!于是我托了个J国朋友给我打听,几经周折,好不容易花了大价钱,才把这只翡翠盘又买回来——外甥卖掉的时候,对方只付他十二万!

     经过这件事,我想,不能再让这样一件宝贝留在国外了。我得把它带回祖国,献给国家博物馆,让千千万万的中国同胞能欣赏到它,也来看看,我们的祖先能创造出什么样的奇迹来!老人用手轻轻抚摸着翡翠荷叶盘,就象慈母抚摸着婴儿似的。

     可是,你们看——”老人用手指了指荷叶上几乎看不见的几个小点,这不是件完整的宝贝,我说过,它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在今天之前我也没有见过。那是个赤金的蟾蜍,就是俗称癞蛤蟆的那种,应该嵌在翡翠盘的这个位置上。盘上有了这个金蟾蜍,珠联璧合,才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国宝哪!而这个金蟾蜍,就是属于我们兄弟俩的那一部分啦!

     我兄弟已经去世了,我还能活多久?我没儿没女,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在国外这么多年,每天早上我都要提醒自己,我是中国人,是黄帝的后人,不能干对不起自己肤色的事!如今我把这件国宝送回国内,也算是对列祖列宗有了交待!

     老人说得动情,眼睛又湿润了。

     停了一会,鼻涕说:可是这件宝贝差点又被带到国外去!

     老人说:谁说不是呢!寿之——就是我那外甥,知道了我的计划,趁我不在家时,向管家骗取了那把钥匙,抢先一步回国取宝。

     当时我正跟一家跨国公司谈判呢,听到消息就急了,跟对方说:能等,就等我几天。不能等,干脆请你们另找别人好了,反正我无论如何得回中国一趟。人家给了我四天期限,我随后就追来了。说着,老人露出一副轻松的神气,事情还算顺利,我答应给寿之三十万,他把金蟾蜍留了下来。明天,我就可以跟故宫博物院接洽、移交,后天还得赶回去呢!

     老人说着,笑迷迷地从壁柜里拿出刚才瘦子手里拎的那个手提箱,小心翼翼地打开来。我们都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

     突然,老人了一声,脸一下子变成灰白色,一层汗珠浮上他的前额!我们仨连忙挤过去,只见箱子里只有一条女人带的花丝巾,丝巾中裹着那两把再熟悉不过的铜钥匙!

     金蟾蜍在哪儿?

 

                             

 

     老人的身子晃了晃,我连忙伸手搀住他,扶他坐下。

     这、这怎么可能?刚才是我……亲眼看着他把蟾蜍放、放进去的……”老人像是自语,又像是呻吟。

     他可以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箱子。鼻涕说话了。这方面,他大概在行。

     老人忽然明白了:对,对!临出他的房间时,我去了一趟洗手间,一定是那时……快!快!他订的是明天晚上的机票!

     鼻涕抽了下鼻子,说:晚啦!他还能等明天吗?我想,他如果机灵的话,很可能今天的机票也订了,是在别处订的。这样吧,让我去碰一下运气,您的这只箱子,也先借我用一用。说着,又转向我和妹妹:你们先陪老先生坐一坐,快的话,两小时之内就可以见分晓!说完,他提了皮箱,匆匆走了。

     对鼻涕的话,我将信将疑。不过我试着去敲瘦子的房门,半天没人答应。又去问前台小姐,说是那位瘦先生拎了一个小手提箱,已经离开一个小时了。

     回到房里,见老人低着头坐在沙发里,人好像矮了一截,也老了好几岁。他闭着眼,似睡非睡。听见我进来,睁开眼问:有消息吗?

     我把打听到的情况告诉他,他点点头,没说话,脸色更阴郁了。

     时间过得真慢,老人不时看表。七点了,他说了句:飞机起飞了。就又闭了嘴。

     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我心头一震,赶紧抓起听筒。

     准备香槟酒吧!对方只说了这一句话,就挂断了。那是鼻涕的声音!

     这声音在静屋子里就像是一声响雷,老人地站了起来,兴奋地说:我去准备!”——老人家又恢复刚才的精气神啦!

     半小时后,鼻涕回来了。我们都站在饭店门口迎接,鼻涕骄傲得象是战罢凯旋的大英雄!

     我一路上就做好了两手准备,一进屋,鼻涕就滔滔不绝地讲起来,连抽鼻子的习惯动作都顾不上了,我在候机室里发现了他,故意装作没看见他,只是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果然从背后叫住我,问我干什么。我说,我在等八点起飞的航班,去羊城。他看了看我手上的手提箱,似乎有点心存戒备。

     我故意跟他海阔天空地神聊起来,谈在羊城赚钱多么容易,羊城大酒店的小姐多么漂亮。慢慢地,他不再提防我了。于是趁他到盥洗室洗手的功夫,我用最快的速度来了个掉包计,在他眼皮底下把提箱换了过来。说着,鼻涕得意地拍拍手提箱,当然拍得很轻啦。

     要是他死攥着提箱不撒手怎么办?妹妹问。

     那我可就要动用第二号方案啦。我会威胁他:如果不把提箱换给我,我只须给海关挂个电话……不过凭我父亲和他母亲在商业上的交情,不到紧要关头,总不能把事办得太绝。说不定什么时候,还得见面哪!

     我催促说:别卖关子啦,快打开让我们开开眼吧,可别又是空的。

     箱子交到老人手里,打开了:真美啊!如果不是那耀眼的光芒,谁都会把它当成真的!那是一只昂首张口,向空怒叫的蟾蜍,前腿撑起,后腿一条缩着,另一条远远蹬开,仿佛就要从箱子里一跃而出似的。

     蟾蜍的身子是用赤金打造的,背部有三条纵纹,是用无数颗闪亮耀眼的钻石镶成的。最绝的是蟾蜍的两只眼睛,是两颗绿宝石嵌成的,宝石上有一道线,随着光线的变化,时宽时细,不停地闪动,简直神了!

     那叫猫眼石,是非常名贵的宝石。老人解释说。他把金蟾蜍放到碧绿的翡翠荷叶上,衬托着浓翠,蟾蜍更显得灿烂耀眼。我忽然产生一种幻觉,仿佛感觉到掠过池塘的晚风,闻到新荷的清香,听到满耳的蛙鸣……

     我忽然想什么,说:“可惜,那两把铜钥匙还在箱子里——就算送给那家伙留作纪念吧!”

     鼻涕说:“哪能便宜那小子!”他从裤兜里一掏,变戏法似的掏出两把铜钥匙来!

     我喜我望外,接过来问:“那箱子是空的,他就觉不出来吗?”鼻涕说:“我一出门就把钥匙拿出来,揉了几张报纸放进去,又塞了半块板儿砖!”说到这儿,他一脸的得意,又狠狠吸了吸鼻子!

 

                                                   

 

     到机场送别黄先生的十天以后,我和妹妹接到文物部门寄来的烫金证书。在我俩的名字下面,是一行挺拔的楷书:文物卫士,英雄少年!

     鼻涕跟我通了电话,他说他也收到证书啦。还说他父亲正在跟黄先生谈一笔大生意呢。

     两个月之后,在故宫博物院新一轮的文物展中,一件碧荷金蟾的文物,引起了哄动。外国通讯社也纷纷作了报导。有一家知情的香城通讯社,还以《太平天国的最后一件珍宝》为题,介绍了黄先生的家世,讲述了这个带传奇色彩的动人故事。

     当然,后来妈妈也知道了这个故事。不过她刚刚出差回来时,我和妹妹约好,是一直瞒着她的。有一天,她张罗着给我们包饺子,忽然在厨房里喊:谁看见擀面棍儿啦!我忽然想起,擀面棍儿还在小学校的地下室里呢,不由得偷偷朝妹妹伸伸舌头。

     但紧接着,我明白了:瘦子给我的那一下子,正是用我自己带下去的擀面棍打的!想到这儿,不禁心头一阵苦涩。隐隐约约的,我觉得挨棒子的地方又有点疼起来了……(全文完)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9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