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  

2012-09-25 09:4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开电视,有一台节目全是八十年代的老歌:“太阳岛上”、“再过二十“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年,
我们重相会”……听得我如醉如痴,如同回到了三十年前。

八十年代是艰苦的年代、变化的年代,也是充满希望的年代。的确,那时我们这批从农村、兵团陆续回城的年轻人,不少人抓住机遇、跟上了时代:或大学毕业找到合意工作,或出国留学、继续深造,有的则毅然下海、成为最早的“万元户”……然而八十年代在我的记忆中却带着几分苦涩

一向“乡下人主意来迟”的我,几年前错过了大学的始发车,进入八十年代还在中学当“孩子王”。记得那个暑假,我的自学计划是把《古文观止》222篇翻译成语体;于是把自己关在不足十平米、蒸笼般的书房、卧室兼客厅中,日夜苦干。不要说空调,那时连电扇也是可望不可即的奢侈品

正赶上妻子出差不在家,几乎每顿饭都是一拶挂面、半勺荤油、几点虾米皮、葱花的一碗自制“阳春面”……一个月下来,收获了几寸厚的文稿和一身痱子、湿疹

“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女儿是迎着快速增涨的物价出生的。我和妻子那时刚好同时“脱产”进修,奖金一分皆无。春节上街,怀抱中的女儿挥着小手要花炮,我只好哄她说:老爸没带钱包。言讫眼酸欲泪……

有人赠妻子一包呢绒料头儿,倒也五彩纷呈。妻子连夜制成“贝雷帽”若干,我拿到行人稀少的景山公园东门(当然是怕碰见熟人),铺塑料布于地,向路人推销,还不忘带上一柄手镜……去过两三次,记得总共卖掉三顶,得钱十数元,给孩子买了盒亨氏米粉

我的一个老同学出身翻译世家,在某研究机构供职。孩子出生又赶上妻子下岗,两人无奈,每日半夜起来蒸包子,清晨拿到路边售卖

一次他下班路过来看我,左右手各提一包五六斤重的肉馅,是顺路采购的原料。自诩他家的包子从不偷工减料,声誉甚好,有的上班族宁可迟到,也要等他家包子出笼。当时在青年湖一带住家、上班的人,大概还有印象

我去他家,见厨房墙皮尽脱,是热气熏蒸的结果。他俩“不等不靠”,苦干五六年,攒钱数万,初步脱贫。到九十年代才“金盆洗手”。

然而八十年代又是充满机遇和希望的年代,有投入便不愁收获。那位老同学蒸包子不忘钻研业务,后来成了单位倚重的台柱子。我呢,经学校推荐进大学脱产进修,四年毕业,有幸留大学任教。妻子也由街道工厂转入市属局所工作。苦尽甘来,觉得头顶上的太阳也格外明亮

“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那十年,我们这一代人正是伴着“太阳岛上”、“二十年后再相会”的歌曲度过的——若干年后,我还真的去了一趟哈尔滨太阳岛,发现远没有歌儿里唱的那么美好浪漫……

一晃二十年、三十年过去了,与朋友“重相会”时,可能是年龄的缘故吧,对身边“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的“奇迹”反不那么关切了;心中挥之不去的,仍是八十年代当头照耀的那一轮明亮的太……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