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国图探幽——1987,柏林寺的难忘经历  

2013-11-06 08:16:00|  分类: 国图,柏林寺,书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这是十几年前的一篇旧文,原题是《国家图书馆与我——1987,柏林寺的难忘经历》,写的是二十几年前参观国图柏林寺书库的往事。柏林寺是一座观摩宏大的佛寺,位于北京雍和宫东面,50-80年代曾被国图借用,收藏线装古籍及一部分外文书籍。——此文参加征文,还获得了个二等奖。奖品是一大摞书,书名早已忘记了。

    199999日,我到国家图书馆看书,与善本阅览室一位女馆员攀谈起来。她随手递过一张《“国家图书馆与我”读者征文启示》,我这才知道,国家图书馆即将迎来九秩华诞;实在是可喜可贺。

     国图探幽——1987,柏林寺的难忘经历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回想起来,我与国图结缘,还是八十年代读大学时的事。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我经历了五年插队、十年教书,终于如愿以偿踏入高校大门。那时,国家图书馆的前身北京图书馆尚在北海前门,正当我上下学的必经之地。于是馆中那宽敞静谧的阅览室,便成了我每日必登的第二课堂。至今我还保留着一大摞笔记本,读着那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常令我回想起那段难忘的抄读生活。

     一系列与国图有关的往事中,最难忘的还是柏林寺分馆那次特别经历。那是1987430日,一个星期四;我到北图柏林寺线装库看书。大约午后一点半,忽听一位女馆员朗声宣布:“各位读者,今天是柏林寺开放的最后一天!‘五一’以后,我们就要迁入新馆啦,这里也将归还佛教学会。感谢读者多年来对我们的支持,如果哪位有兴趣,可随我们到后面书库参观参观!”屋内二十几位读者听了,不觉喜出望外,相随而出,进入往日“读者止步”的栅栏门。

   国图探幽——1987,柏林寺的难忘经历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引导我们参观的是姚(?)主任——一位身量不高、体态微胖的男同志,约有五十开外,虽然鬓发斑白,但声音洪亮、目光炯炯。他先领我们来到西大殿,柏林寺油饰斑驳的佛殿,便是北图的临时书库。门被打开,站在门坎向里张望,但觉殿内阴气逼人,阳光只能照亮门内的方丈之地,殿堂深处一片昏暗。只见黑暗中铁书架林立,高不见顶。主任介绍说,为了保护文物建筑,大殿中不准拉线安灯,工作人员查拣书籍,只好以手电照明。

往后越过几重大殿,进入藏经阁。阁中书架高耸,过道间以木板搭成复道。缘铁梯而上,走在木板复道上,吱吱作响,大有摇摇欲坠之势。想来馆员手握电筒独自登阁查书,还真得有几分胆量呢。主任边走边介绍:北图藏书多达1300万册,单柏林寺分馆就藏有600万册。按规定,一位工作人员管理一万册图书较为适宜,而柏林寺的馆员只有40名,工作量超额十四、五倍之多!每位馆员都是“全方位”、“多面手”,取书不分古今中外,都能了如指掌、“指哪打哪”!从最后一层书库到前面的阅览室足有半里地;步行一个来回,需20分钟。工作人员每日取书送书、南来北走、一天要奔走几十里。一些体弱的同国图探幽——1987,柏林寺的难忘经历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志一天跑下来,回家一头倒在床上,连电视都懒得看。众人听了,都不胜唏嘘。临出门,主任向阁中高喊:“里面还有人没有?要锁门了!再开门要等三天以后了!”读者中有人开玩笑说:“那样一来,留在库里就只能‘咬文嚼字’了!”人群中响起一片笑声。

藏经阁后还有一排新建砖房,专藏俄文书籍。不少书籍已经打了捆。如有人借,则临时解捆抽取。此处夹道狭窄阴冷,时近初夏,又是众人同行,仍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据说这里风很大,书条常被吹跑;加之地僻人少,初来的年轻女同志甚至不敢单身来此。

大家又随主任来到西跨院。院内有两株古柏,大有参天之势。柏身缠着碗口粗的巨藤,据说开花时极为烂漫。此院屋宇轩敞,应是从前的方丈。室内专藏各种图籍,工作人员正在院中翻晒图册、登记查核。我弯腰看了看,在阳光下摊开晾晒的,正是有名的“样子雷”古建筑图样。方丈前竹林旁有一处独立屋宇,据介绍是西谛藏书专室。已故学者、藏书家郑振铎先生捐献的10万册图书,就收藏在这里。

西谛藏书的西边是一间小棚子,半堵砖墙,围以破板,上面盖着两块烂铁皮。主任指着说:“我们工作条件艰苦,这间小屋可以做证。想不到吧?这儿就是我们以前的洗澡间!工作人员跟旧书打交道,一天下来灰头土脸,只能在这半遮半露的洗澡间里冲个冷水澡!直到半年前,我们才盖起比较像样的浴室。”人群中又是一阵唏嘘。

国图探幽——1987,柏林寺的难忘经历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东西殿庑是收藏古籍的地方,殿内全是木书架。存取书籍,只能登着架子上上下下,很不方便。岁数大一点的馆员,因动作迟缓让书砸了头,是常有的事。在另一处古籍书库,一位五十多岁的老馆员正在编写目录。他对众人说:“现在急需有专业知识的同志补充到图书管理队伍中来。如今很多老同志都退休了,像我这样的,也开始被人称作老同志了!”话音未落,读者群中有位须发皆白的老人指着他说:“说得不错!我五七年开始在这儿读书,那时你还是个小伙子;一晃三十年了,能不老吗?”人们听了,纷纷点头。

走了一大圈,仍绕回到前面。紧挨着阅览室是一间不大的房间,房门洞开,里面只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显得十分简陋空旷。主任说:“这儿就是我们馆员办公的地方,窗那边是阅览室。馆员拿到书条,立刻奔书库取书,往返全靠双脚。上个月才购置了两辆小三轮,遇到大摞图书,馆员们可以不必肩扛手提了。”说罢又补充一句:“这可要算馆里最现代化的工具了!”人群中又腾起笑声。

主任接着又提到新馆,说新馆的建设是周总理生前亲自拍的板儿。经多年设计、施工,今年终于落成,可惜总理见不到了。又说新馆总投资三亿多元,国图探幽——1987,柏林寺的难忘经历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为了发展文化事业、提高全民族素质,国家可是下了大本钱啊!同行二十余人听到这里,都热烈鼓起掌来。据我理解,这掌声一是感谢主任的引导介绍,二是祝贺图书馆乔迁之喜,三来也表达了对国家振兴、前景光明的兴奋之情吧!

 自那以后,十二年过去了。每当我来到宛如天宫的新北图,总不免回忆起这段往事。北图迁入新馆后,面貌一新、今非昔比。看资料介绍,馆藏图书在这十多年里由原来的1300万册猛增到2100余万册。至于电子资料等的贮藏利用,更是以前所难以梦见的。最近一两年,馆内变化很大,本次我就发现,大厅两侧新增了数十台电脑,书籍查询已步入电脑化、网络化。

 国图不断在变的是藏书量,是书籍的贮藏、利用条件,是办公、阅览环境。但从读者角度,有些东西则不希望变,那就是北图老一辈馆员那种艰苦奋斗、兢兢业业的敬业精神,那种亲切诚恳、令人感到宾至如归的工作态度。而这十几年间,我们欣喜地发现,北图虽然换了“包装”,“北图精神”却没变。我们坐在新馆里,似乎仍能听到北海的轻涛拍岸,仍能嗅到柏林寺的书香、柏香,我们所面对的,也仍然是一张张沉静而不浮躁的、诚恳又带着书卷气的面孔……

 就在99号这天,我从新闻联播获悉:白天我在馆中读书时,国家图书馆揭牌仪式刚好也在馆内举行。江泽民主席题写了馆名,李鹏委员长出席揭幕式并发表讲话。——真巧,国图历史上两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都被我赶上了。我与国家图书馆真是缘份不浅哪!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插图来自网上:①国图原址在市内文津街,如今是国图分部;②柏林寺大殿;③柏林寺藏经阁;④国图工作人员在整理由柏林寺迁来的书籍;⑤国图新馆俯瞰。) 

http://product.dangdang.com/22781511.html#ddclick_reco_product_alsobuy

 

  评论这张
 
阅读(5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