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看古代高官如何为妾“吐槽”   

2013-03-05 07:42:00|  分类: 高官,妾,吐槽,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电视剧《新结婚时代》,很佩服编剧的一枝妙笔:把“新时代”所能遇到的婚恋问题统统“撮堆儿”展现——城乡隔阂、门第差距、离异风波、小三现象、年龄话题、性别歧视、空巢难题……无论矛盾如何纠结错落,最终却柳暗花明:老少三对恋人或新婚、或复合、或再娶,全都欢天喜地,正应了那句“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

看古代高官如何为妾“吐槽”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其中唯有老年丧偶的顾教授跟中年离异的保姆小夏结为伴侣,让人有点意外。不过想想,又在情理之中。正如剧中专家所说:“老年人的婚姻,养老意义大于婚姻意义。”从这个角度看,这一老一少的婚姻同样是“天作之合”啊。剧中专家又说:“老人婚姻的首要障碍是财产问题。”——这又不仅是“新时代”独有的问题,自古便已如此。

由此想到一篇奇文,作者是南宋有名的文臣高文虎。他出身进士,历任中书舍人、国子祭酒、翰林院学士,参与国史修撰。史书评价他“闻见博洽,多识典故”。可以想见,这位给皇上当过“大秘”、做过“中央大学校长”(国子祭酒相当此职)、堪称“太史公”的国宝级笔杆子,写起文章来定是句句典故、字字珠玑、惜墨如金的。——然而他留下的这篇遗嘱性文字,却是絮絮千言的大白话,让我们得以窥见一位古代高官晚年的感情生活、经济生活、亲族矛盾、家长里短,倒也十分难得。

此文是高文虎写给侍妾银花的一纸凭证,内中对银花多年来陪伴自己的辛勤劳作给予充分肯定,又明确记录了所欠银花的银钱数目,因而这封书函又是一张欠条乃至财产分割凭证。——只是八百年前的文字,虽为白话、仍需翻译,下面便是译文:

 

庆元庚申(1200)年正月,我那时还在翰林院供职。初五日纳娶何姓女看古代高官如何为妾“吐槽”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人,侍奉我的起居。何氏擅长唱曲,会唱五百多支小曲。又擅长弹琴,能弹五六十套曲子。初九进了家门,临近元宵,点灯会客,又赶上连日大雪,我因记起刘禹锡的诗句“银花垂院榜,翠羽撼条铃”……便为她取名“银花”。

我丧偶二十七年,儿女从小长大,我怕疏远他们,又怕别人照管不周,所以一直没再续娶;也不曾蓄妾、收丫鬟。至此才有了银花,而且至今也只有她一人而已。

我已经老了,不喜声色,家务全交给儿子,身边一文不名。即使花三文五文,也要到“宅库”支取。我又不喝酒,待客送礼之事也一概不管。银花专心为我烧汤煎药,拾掇收储,安排早晚点心,两顿正餐也多半由她烹饪,厨艺高妙。

她每日总是缝缝补补,浆洗烘焙,按寒暑时令安排替换衣服,从白天干到夜晚。我年老体衰,常患痰喘咳嗽之疾,有时睡不着觉,她便起身在地下旺风炉,替我预备取暖的汤瓶,煮水熬药端给我。她又认识不少字,常能帮我翻检书籍,还能写写书信便条。我六十七岁那年,她随我同往新安,在那里伺候我三年,或登城临亭,或游山玩水,天天陪伴,日子过得很舒心。

后来又一同回到会稽,住进新居安顿。元宵节,亲戚们为我祝七十大寿。当时银花年限已满,她母亲刚好也来了。银花告诉我:“我乐意一心一意侍奉看古代高官如何为妾“吐槽”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内翰(
高文虎任翰林院学士),不愿加身价钱。”——过去曾约定每月给她家一斛米,她家也不愿月月来领。我对她的勤谨不贪十分欣赏,难得的是她年华正好,却肯在七十多岁的病老头儿身边日夜担起责任,这是世间最难得的事!况且她富于贤淑沉静之美,就是士大夫家的贤女子也有比不上她的。

到了丙寅年(1206)春天,我告诉她:“你服事我又三年了,劳苦功高。我眼前这些洗漱用的杯盆银器大致有一百两左右,我都送给你。”她回说不要。等到她母亲来,我便跟她约定,每年给她家一百贯钱,以代偿所增年限的身价钱。积攒至今,已有八百贯。只是我身边分文皆无,于是到宅库支取。可宅库总是推三阻四,不肯发给。

自丙寅那年,庵庄所收租谷六百石,打算不让他们卖了。积攒了两年的租
米。庵里的主持来告:“知府
(即高文虎之子高似孙,当时做处州知府)跟恭人(知府之妻,高文虎的儿媳)商量,打算把这批谷子卖了,开一座解库(即当铺)。”不久知府又亲自来见我,跟我说以稻谷为本钱开解库的事。又说我要用钱,随时支取即可,但不知需要多少?我回答要用一千贯。知府说,没什么不可以的。——然而再到宅库支取,仍说没有,不肯发给。

看古代高官如何为妾“吐槽”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这样又过了两年,才让庄中卖了五百石稻谷,得到一千零八十贯钱。除了补还银花八年身价八百贯之外,还剩二百八十贯,用来偿还“房卧钱”(嫁妆钱)——这是知府批有条子的。又支了三百贯,是丙寅年许给她的,填还上项钱款。

我以为,服事一个七十七岁的老人,前后达十一年之久——我曾做过官,又是知府的父亲,家中财产全是我笔耕所得,知府并没有添置什么——而银花十一年来仔细照顾,我竟没有生病卧床。因而拿出一千贯钱给她做妆奁之资,并不为过!只是没有即时结清,等到日后交给她的亲人。(此处有两个版本,一曰“日后议亲交给”,一曰“日后亲支给”)。

银花素来有盼盼燕子楼之志(关盼盼是唐代妓女,嫁张建封为妾,张死,关誓不再嫁,居燕子楼以终老),然情势所迫,肯定不能再留。我劝说她的亲人(此处原文为“余勉其亲”),一直拖延至今。今天因银花要回去了,我先写下此书为凭照。

银花自到我家,不曾跟宅库有一文钱交涉,也不曾妄支银钱。逢冬遇夏,我屋里要买少量衣服及印染布料等,都是我写了单子交给宅库直接支取,银花没有一分一毫的干预。今后如有人因妒忌而胡说乱道,请即出示这篇文字。如遇打官司需要明辨是非,也请察鉴事实,体谅我的初衷,并怜悯我一个垂死老者的唠唠叨叨,这也是不得已的事。嘉定庚午(1210)年八月丙辰,画押。(文载宋周密《癸辛杂识》)

    

看古代高官如何为妾“吐槽”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这样一篇文字,自然不会选入作者的正式文集;然而它为后世研究者提供了宝贵的信息:历史的、经济的、婚姻制度的、家庭伦理的……因而它的意义又远远大于那些冠冕堂皇的入选文字。

     从文中叙述可知,无论高文虎政见如何,他的私德却是无可指摘的,比起后世那些纵情声色、包二奶、养小三的贪官腐吏,都要严肃得多。他爱孩子,有责任心,为了给孩子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丧偶二十七年不娶,可谓难能可贵。

    而他对侍妾银花的感情也是真挚的。他发自内心地欣赏对方的聪慧贤淑,更感激对方多年来的任劳任怨、无私奉献。文中对晚年生活的描述细致生动,同时也为老年婚姻“养老意义大于婚姻意义”提供了生动例证。

    只是说到“妾”的角色和职责,又令我们产生些许疑问:例如,银花的身份介于妾、婢(丫鬟、保姆)之间,这不足为怪;但银花到高家似乎只是一种“典身”性质,即约定一个时段,到期再决定是否续期。而“身钱”又是按年计算的——这种关系更像是雇佣关系,并不如我们通常理解的重金买妾、陪伴终生的模式。这是当时的普遍做法,还是高家的“特事特办”,不得而知。

不过从高文虎尽量克制的叙述中,我们仍能看出高家父子间存在的深刻矛盾。当儿子的掌握着家族的经济命脉,野心勃勃,贪得无厌(史书对高似孙的评价便是“贪酷”)。他极力刻剥父亲,搞得老人囊无余钱、生活拮据,连正常的“保姆工资”都无法按时支付。——从某些段落,还可以清楚看出老人强压的怒火。

     银花最终被迫离开了。是谁逼迫她离开?应该就是“知府”夫妇吧。——银花一去,可以为知府节省每年百贯的开支,而老人许下的千贯“奁具之资”(遣嫁的妆奁钱)也不难赖掉。若银花不走,一旦老人离世,银花作为家庭成员,是有资格分得家财的。

高文虎在年老体衰、最需人照料的年纪,眼见身边人被逼走,其悲愤与无奈可想而知。他虽为“致仕”(退休)高官,却远没有《新结婚时代》的顾教授幸福。顾教授不但得到保姆小夏的精心呵护,更有小西、小航一对懂事的儿女,双双宣布放弃财产继承,主动为父亲再婚扫清了经济障碍——单从这一点来看,“新时代”也远胜“旧时代”!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777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