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一位明代救灾“志愿者”的自述(下)   

2013-05-13 08:31:00|  分类: 张陛,赈济,十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分别法

发米之日不要让僧人道士掺杂,不要让乞丐流民参与。僧道受十方供奉,他们的斋粮容易获得;乞丐流民自有针对他们举办的粥厂,足够餬口的。等到饥民赈济完毕,对僧道另做布施。

不过有几类人是决不救济的,即娼妓、优伶、皂隶、兵丁、衙门胥吏、集一位明代救灾“志愿者”的自述(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市的掮客以及游手好闲者和乡里的不孝不悌之辈。另有几种人是我加倍厚待的,当然里面也掺杂了我的私人感情:一位是祖父八十的,一位是老母寡居的,一位是哥哥失明的。我优待他们,是为他们的亲情所感动,现在想起,还要落泪!

五、散米法

君子耻于嘴上空谈、实惠不至。发米时,无论升斗,宁可比定额多给些,也不能缺斤短两。米粮一定要簸扬干净,不能掺杂糠粃;要让穷人能得实惠。

到了发米的日子,将诸坊之人分上下午领取,人少地宽,就不会发生人多拥挤践踏等事。贫户一到,先验票据,再查登记簿,票簿相合,即照数发给米粮。先发妇女儿童,再发老年及残疾有病者。青壮年可稍待,按长幼男女之礼行事。领米者随给随散,无须停留,自然没有喧哗嘈杂。我家发米时,虽有千人出入,在门外竟听不到哪怕是蚊虻般的细小声音。

六、覈(he2)实法

一位明代救灾“志愿者”的自述(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向来有些赈济活动只是博取虚名,不务实效。发米时,蜂拥而上,乱作一团。强壮有力者奋勇向前抢夺而去,老弱妇孺害怕拥踏,只得吞着口水在门外观看,失望地空手而去。这就像学校每季度的“观风”考试,厨房大师傅从中渔利,全靠局面混乱。端出几升酸腐败坏的米饭,引诱参试秀才蜂拥一抢,则米饭数量再也查不清。

我则制定规矩,井井有条,还请县里发给簿册,米数户口都清清楚楚登记在册。在城里散毕,便汇报城市总数;在乡下散毕,便汇报乡下总数。因册上记了名字,就没人敢指鹿为马、冒认冒领;因册上记了数目,就没人敢以羊易马、以少报多。我敢发誓:所作所为天人共鉴,如果存心图虚名、博令誉,与其费力积福,还不如居家免祸!

七、渐及法

他人疾苦,如我身受,不是我不愿化身及时雨惠及远近,而是能力有限,情势不允。谚语说:“贪多嚼不烂。”这是实话。

我的原则是循序渐进:先由家庭推及家族,再由家族推及邻居,再由邻居扩展到里巷,再由里巷扩展到城市,再由城市扩展到市郊,再由市郊扩展到乡一位明代救灾“志愿者”的自述(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下,再由本县扩展到邻县。能做一尺就做一尺,能做一寸就做一寸。只求让人获得实实在在的救济,不考虑遥远将来的事。如同春蚕做茧缫丝,丝尽即罢。至于范围广狭、受益迟速,也管不了许多了。

八、激劝法

一手遮挡,能庇护多大一块?若以悲悯之心,破除他人悭贪之念,可使好义者接踵而来,千万人联袂可成帷幕,千万人挥汗可成雨水,泰山一片云也能化作甘霖。如今讨论赈济事宜,有人用饥民可能会造反来恫吓捐助人,这近乎于胁迫;有人用官府会奖励来利诱捐助人,这近乎于邀劫,都不是正道。依我的浅见,不如激发人们“人溺如己溺、人饥如己饥”的恻隐之心。苏轼有言:“见病人得到药物,我也觉得身轻体健;见人醉酒困顿,我也觉得酣醉。”一切就像为自己,并不是有意为他人。

如此一来,看到面有菜色的百姓一旦吃饱饭,仁人君子能不高兴吗?古人重祭祀,是因不忘始祖。今年赈灾,先有金先生平粜,刘先生施粥,然后有各位缙绅募捐,又有好义诸友出钱购米,无偿捐助。我也全力以赴,改革办法,事业越做越大。如果今后有人拿出遍布大地的黄金,做出如恒河沙数之功德,后人追述起来,问赈米这件事谁是草创者,我也就不自谦了。

九、平粜法

平粜的主意,是用来缓解百姓经济负担的。如果比市场价仅减少一星半点,又怎能缓解百姓负担?因此,平粜的米价应严格限制在一斗售银一钱二分。如果市价也降到这个数字,就向下递减。

一位明代救灾“志愿者”的自述(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如今山阴这里平粜之米千石有余,但有的饥民一口都吃不上。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有人冒名购米,二是购米有定额。冒名者一般都被米贩子伙同乞丐所欺骗。让一人分身为几十人,冒名购米,一天购米几石,其实都到一家手中。所说的定额,是指只许按斗买,不准按升零买。如此一来,那些腰间没有这一钱二分银子的穷人,就只好在家僵卧,不敢过问了。

我建议:平粜的米应当核查总数,然后分给各街坊,每一街坊选一两个为人公正的“志愿者”(“义友”)来主持此事,一坊的米只许这一坊的贫民购买。每一贫户核查其人口数目,发给一盖印的单子,以五日为一单元;每天需要几升,五天共需几斗,一块买就一次发给,零买就零发。但只许买够五天的定量,不准多买。没买够定量的,五天内可以陆续补齐。

每坊都设一总账簿,上面明悉记载某户名下买米几次,共买几斗,这样米数进出都清晰可考,即可杜绝有人多吃多占。账簿上的人口定量买够了,就禁止他再来,这样就防止了欺骗。于是一坊之米足够一坊之人吃用。

至于一升两升来买的,肯定是穷人,在银钱成色及戥子轻重等方面,更需要照顾,全在主持的志愿者灵活机动、变通对待。不要小看这一两升米,一家人的性命就维系在这上面。——我的涓滴之助,只能救济贫户,不能惠及中等人家,但在平粜方面愿意贡献自己的浅见,或许有所助益。

十、协力法

救人饥馑,如果只当作别人挨饿,与己无关,就会不紧不慢;施惠于人,如果只当作别人受惠,与己无关,也不会全力以赴。我的姻亲好友五六位,都是实心干事、推己及人之人。救荒如同拯救落水、扑灭大火,有刻不容缓之一位明代救灾“志愿者”的自述(下)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势。正因有此心,故奔走于炎夏烈日下,如入清凉之境;见到饥民,如同遇到老朋友;置身臭气熏蒸的环境,如鼻嗅檀香。即便亲自踏看,也怕有所遗漏,还要再三核查,以拾遗补缺。日夜奔走、不知疲惫。我自己体质衰弱,偶露倦容,大家必定相互劝诫鼓舞。古人曾说:“忠臣义士须带三分迂腐之气。”说的正是我的这些朋友。

在赈济过程中始终跟着襄赞、鼓励、奔走效力的,是王孙荃、章锦、胡应逵、胡应进四位;沿门调查、不辞劳苦的,是朱绍祖;专管簿册登记、填写印票以致手腕几乎脱臼的,是姜肇津、吴英敬二位。这里记录他们的名字,以彰显他们急公好义的善举懿行。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图片来自网上,部分图片是1917年华北大水国际红十字会赈灾的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15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