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重回酒仙桥   

2014-01-26 10:27:00|  分类: 酒仙桥,中学,33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住金台路的朋友邀我小聚,倒了三趟地铁,用了一个半钟头才到。饭后道别,才两点钟。忽然想到:此地离酒仙桥不远。一时兴起,登上公交车,六七站就到了。

     可能是行车路线有变化,加上街道面貌改变得厉害,一下车,我竟“转了向”。想找酒仙桥中学,有个过路小伙儿说,跟我走吧。带我朝相反的方向穿过马路,进了一条不宽的胡同,约走二三百米,迎面是一座高大气派的建筑,上题“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问,原来竟是跟酒中一墙之隔的电子职工医院。再往里走,酒中熟悉的教学楼在一片破旧的平房中探出身来。

    怎么会是这样?当年酒中门前是绿树环绕的电子大操场,视野十分开阔。——而今操场被一道灰色的围墙围起,只给酒中留下一条狭窄的通道!

重回酒仙桥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也难怪,掐指算算,三十三年未到矣!——这可是变化剧烈的三十三年,我二十五岁从东北调回北京当老师,酒仙桥中学是我第一个工作单位。每周六天从城里骑车上班,这一“上”,就是七年!

教学楼没变,可环境变了,东边加盖了副楼,传达室也由东边改到西边。

放寒假,院子里很安静。有个“年轻”老师正看着个四五岁的孩子玩电动车。见我往里走,问:“您找谁?”我说:“我原来在这儿教过书,来看看,有三十年没来了。”他很感兴趣,问:“您那时的校长是谁?”我说:“是权毅,还有,田、田士……”他接口说:“田士润!”我说:“是,是。”他眼睛闪光,问:“您贵姓?”我说:“姓侯。”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说:“您是侯会老师啊!您还记得您班有个学生叫尚忠林吗?”我问:“你是尚忠林?”一边在脑子里回忆尚的模样,觉得真点儿像。他说:“不是,我是他哥尚清,79年到咱学校当老师,那时您在高中语文组,跟王本仁老师在一起!”我俩的手紧握着,很有点“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我说:“有一回我在网上看到一张酒中全体教师的照片,仔细辨认,竟连一个都不认识!”他说:“哪儿还有老人?领导都换好几拨了!先是刘柏林校长——”他指着副楼说:“这楼就是他盖的。后来又换了武夷芳……”我说:“武夷芳当过校长?我走时她还是个小姑娘!”

 

重回酒仙桥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聊了一阵,我说进楼看看。一进大厅,见结构依旧,却装潢一新。两面墙重回酒仙桥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上的壁饰是汉字文化的主题,设计颇具匠心。一楼楼道较暗,上到楼梯转折处,迎面是小半层的纵向楼道,从前校长、主任及教研组的办公室就设在各层的小半层,看看牌子,如今仍用作年级办公室、教师茶歇室等。

二层以上的楼道比过去更显宽敞明亮,一边是教室,另一边是宽大的采光窗户。——酒仙桥中学大约建于1963年前后,在当时来讲,堪称“高端大气上档次”!相传教学楼所用材料,是建首都“十大建筑”时剩下的,当然都是一流好材料。记得那时的教室、楼道已是水刷石的地面。如今又经过重新装修,更显气派。

重回酒仙桥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大概是受美国、日本中小学的启发,我见每间教室外面增添了储物箱,学生每人一个。教室门也不再是封闭的,装有玻璃窗,可以透视内外。楼道及楼梯的侧墙上张挂着壁报或课外小组的各种成果,书法、篆刻小组的作品有模有样。

重回酒仙桥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重回酒仙桥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楼道尽头有一不锈钢柜子,远看台面上还有几个麦克风似的东西,近看原来是饮水机——每层都有。各层的厕所也都装修得够星级标准。

 

 


 

重回酒仙桥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至于校长室等中枢机构,则安排在副楼——该楼层与教学楼衔接的过道,被辟为会客室(或是供来宾休息、等候的地方),摆着沙发,有书架,墙上还挂着字画,十分雅致。副楼的其他各层没去,估计实验室也应在副楼。

重回酒仙桥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透过楼道窗子,可以看到楼后风景。从前是一片空地,有几间平房,乱堆着各种材料,如今已辟为操场,有篮球架、塑胶跑道等,虽小,却是应有尽有。

跟从前相比,酒仙桥中学变化真大!我的感想是:其一,国家(具体到北京市)确实增加了教育投入;据说去年教育经费首次足额投够4%(网上消息,不知确否)——尽管跟其他国家相比,这个数字并不算高。其二,这三十几年中,酒仙桥一代代领导和教师都在兢兢业业办教育,从每一个细节中,可以看出他们对教育事业的深爱!

也许您会说:你真老土!这算什么?如今比这好的学校有的是!我也深知,我是带着感情看待这一切,我是在三十年后回来拣拾自己的脚印的!——我在酒中工作过七年,人的一生有几个七年?何况又是一生中最好的年龄段!

从楼里出来,尚老师还没走。他拿着爱派,招呼另一位老师:“麻烦给我们合个影!”一面说:“拿给我弟弟看看。”我问起尚忠林的情况,说是在某快递公司当处长,有个女儿在国外读书。我又指着小男孩儿问他:“这孩子是重回酒仙桥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您的?”他说:“是外孙子。”我吓了一跳:“您今年多大?”“五十七了。”——我不相信,眼前的这位“年轻”老师竟已是爷爷辈的人物。是我眼神不济,还是“小尚”长得“少性”?

我回家查查偶然保存下来的一张1979年酒仙桥中学的调资表,上面果然查到尚清的名字,当年是22岁,工资水平是42.50元。——遗憾的是忘了互留电话。好在“庙”在,“和尚”不难找。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因未获准许,文中涉及人物隐去真名。照片为笔者所摄)

  评论这张
 
阅读(738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