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感天动地《金瓶梅》?   

2014-06-11 11:35:00|  分类: 《金瓶梅》,小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代小说《金瓶梅》以写男女苟且之事见长,这几乎是尽人皆知的“常识”——殊不知这是天大的误解!

感天动地《金瓶梅》?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作者“兰陵笑笑生”的一枝笔出神入化,最擅长写世间的寻常生活、平凡人物,真实生动犹如生活本身!——男女之事只是这“生活流”中的一部分,略事夸张而已。

      后人写小说,有好多讲究,什么“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每个人物、每一情节,甚至一个小小道具,都没有闲笔。然而《金瓶梅》不讲这些。作者的眼睛如同监控录像机的镜头,默默地、客观地、不间断地从旁记录着,这使得四百年后的我们,得以在脑海里重建彼时的生活,立体而鲜活!

      《金瓶梅》所展示的,不仅仅是饮食男女,也有交友订盟、婚丧诞育、节庆娱乐、行医问卜、买卖交易、筑屋修园、官司控辩、行贿受礼,甚至裁衣裳、磨镜子、买瓜子、剃头发等小事,也巨细无遗、款款写来……

      我读书甚少,没见过中外小说中有专门讲“剃头”的情节,尤其是给未满三周的小儿剃头——《金瓶梅》中居然就有一段,写剃头匠小周到家中给西门庆“篦头”(还包括掏耳朵、按摩全身);之后西门庆又命小周到后宅为小儿官哥剃头。这一情节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然而小说家一路叙来,娓娓而谈,令人读之忘倦。且看书中描述:

 

      小周剃头(第52回)

        且说月娘(西门庆嫡妻)和桂姐(妓女)、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这四位都是西门庆的妾)、大姐(西门庆之女)都在后边吃了饭,在穿廊下坐的。只见小周儿在影壁前探头舒脑的。李瓶儿道:“小周儿,你来的好,且进来与小大官儿(李瓶儿的独子官哥)剃剃头,他头发都长(zhǎng)长(cháng)了。”小周儿连忙向前都磕了头,说:“刚才老爹指西门庆吩咐,教小的进来与哥儿剃头。”

感天动地《金瓶梅》?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月娘道:“六姐潘金莲,你拿历头皇历看看,好日子歹日子就与孩子剃头?”金莲便交小玉取了历头来,揭开看了一回,说道:“今日是四月廿一日,是个庚戌日,金定娄金狗当直,宜祭祀、官带、出行、裁衣、沐浴、剃头、修造、动土,宜用午时。好日期。”月娘道:“既是好日子,教丫头热水,你替孩儿洗头,教小周儿慢慢哄着他剃。”

小玉在旁替他用汗巾儿接着头发。才剃得几刀儿头,官哥儿“呱”的怪哭起来。那小周连忙赶着他哭只顾剃。不想把孩子哭的那口气憋下去,不做声了,脸便涨的红了。李瓶儿唬慌了手脚,连忙说:“不剃罢,不剃罢!”那小周儿唬的收不迭家活(剃头工具),往外没脚的跑。月娘道:“我说这孩子有些不长俊,护头,自家替他剪剪罢。平白教进来剃,剃的好么!”

天假其便,那孩子憋了半日气,才放出声来。李瓶儿方才放心,只顾拍哄他,说道:“好小周儿,恁大胆,平白进来把哥哥头来剃了去了!剃的恁半落不合的,欺负我的哥哥。还不拿回来,等我打与哥哥出气!”于是抱到月娘根前。月娘道:“不长俊的小花子儿,剃头耍了你了?这等哭!剩下这些,到明日做剪毛贼!”引逗了一回,李瓶儿交与奶子。月娘吩咐:“且休与他奶吃,等他睡一回儿与他吃。”奶子抱的前边去了。

只见来安儿(西门庆家仆人)进来取小周儿的家活,说唬的小周儿脸焦黄的。月娘问道:“他吃了饭不曾?”来安道:“他吃了饭。爹赏他五钱银子。”月娘教来安:“你拿一瓯子酒出去与他。唬着人家,好容易讨这几个钱!”小玉连忙筛了一盏,拿了一碟腊肉,教来安与他吃了去了。

 

我很想知道现代作家如何看待这一段:小说家为什么要写这样一个场景?目的是什么?是刻画人物吗?官哥是个无知小儿,没啥好“刻画”的。小周呢,也只是个微末的过场人物。是要通过这一场景刻画众妇人的复杂关系吗?文中也未见有谁剑拔弩张或暗藏机锋——这只是在一个平凡的午后、一个普通官绅家庭中发生的一件再平凡不过的生活小事。

感天动地《金瓶梅》?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然而我们还是有所感受:感受到李瓶儿作为母亲对儿子的深爱,感受到嫡母吴月娘对丈夫独子的由衷怜爱,同时也体察到其他妇人的无言之言:里面有一点冷漠,有一点忌妒,却是说有就有、说无又无。——作者这样写,需要有对生活的更全面深刻的把握,需要具备更深厚的文学功力,深厚到可以信笔写来、不著痕迹。

李瓶儿对官哥的深爱,还体现在官哥之死那场戏中。胆小的官哥最终是被潘金莲畜养的狮子猫吓死的。李瓶儿大放悲声,可谓惊天动地! 

 

李瓶儿哭官哥(第59回)

那消半盏茶时,官哥儿呜呼哀哉,断气身亡。时八月廿三日申时也,只活了一年零两个月。合家大小放声号哭。那李瓶儿挝耳挠腮,一头撞在地下,哭的昏过去。半日方才苏省,搂着他(指官哥)大放声哭,叫道:“我的没救星儿,心疼杀我了!宁可我同你一答儿里(一块儿)死了罢,我也不久活在世上了!我的抛闪杀人的心肝,撇的我好苦也!”

感天动地《金瓶梅》?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那奶子如意儿(官哥的奶妈)和迎春在旁,哭的言不得、动不得。西门庆即令小厮收拾前厅西厢房干净,放下两条宽凳,要把孩子连枕席被褥抬出去那里挺放。那李瓶儿躺在孩儿身上,两手搂抱着,那里肯放!口口声声直叫:“没救星的冤家!娇娇的儿,生揭了我的心肝去了!撇的我枉费辛苦,干生受一场,再不得见你了,我的心肝……”月娘众人哭了一回,在旁劝他不住。

西门庆走来,见她把脸抓破了,滚的宝髻蓬松,乌云散乱,便道:“你看蛮的,他既然不是你我的儿女,干养活他一场。他短命死了,哭两声,丢开罢了,如何只顾哭了去。又哭不活他,你的身子也要紧。如今抬出去,好叫小厮请阴阳来看。……”

……李瓶儿见小厮每伺候两旁要抬他,又哭了,说道:“慌抬他出去怎么的!大妈妈(吴月娘),你伸手摸摸,他身上还热哩”。叫了一声:“我的儿呀!你教我怎生割舍的你去?坑得我好苦也!”一头又撞倒在地下。哭了一回,众小厮才把官哥儿抬出,停在西厢房内。……

    (两天后出殡)西门庆恐怕李瓶儿到坟上悲痛,不叫她去。……留下孙雪娥、吴银儿并个姑子在家与李瓶儿做伴儿,李瓶儿见不放她去,见棺材起身,送出到大门首,赶着棺材,大放声,一口一声只叫:“不来家亏心的儿!”叫的连声气破了,不防一头撞在门底下,把粉额磕伤,金钗坠地。慌的吴银儿与孙雪娥,向前掐扶起来,劝归后边去了。

到了房中,见炕上空落落的,只有他耍的那寿星博浪鼓儿,还挂在床头上,想将起来,拍了桌子,又哭个不了。

 

官哥是李瓶儿的精神支柱和全部希望——李瓶儿在这个家庭中承受着敌意,委曲求全地活着,全是为了官哥。如今,眼看这个“娇娇的儿”活生生地离开自己的怀抱,她又怎能不呼天抢地,哭得撕心裂肺!

感天动地《金瓶梅》?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听听那句“大妈妈,你伸手摸摸,他身上还热的”,听听那句“不来家亏心的儿”,一个母亲的拳拳爱子之心,是那样鲜活地跳动着,几乎令读者落泪。

清人张竹坡是《金瓶梅》的评点者,他说过:“凡人谓《金瓶梅》是淫书者,想必伊只知看其淫处也。若我看此书,纯是一部史公文字!”——这话前半句颇有道理,不过后半句把《金瓶梅》跟《史记》相提并论,却有些可笑:兰陵笑笑生哪里有资格跟司马迁相比?不过术业有专攻,照实讲,司马迁写得出《史记》,恐怕写不出“小周剃头”和“李瓶哭官哥”。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图片来自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6154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