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你那拍扁了的饭盒还在吗?   

2014-06-26 08:31:00|  分类: 同学,红卫兵,演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读高中的那所中学位于市中心,班里大多数同学都是城市的孩子,只有两三个是农村户口,黄永是其中之一。

    你那拍扁了的饭盒还在吗?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黄永为人很低调,似乎开学很久大家才意识到他的存在。他个子不高,有点身长腿短的样子;长脸,平头,说话先笑,露出满口牙锈——有人说他在家抽烟,五十年前,那是很严重的品质问题。可是想到他家在农村,大家也都原谅。

他学习刻苦,但成绩一般,说话“讷讷似不能出诸口”,还总伴着点脸红。别的同学聊得热闹,他也只是在一旁静听,从不搭言。

一次上自习课,几位同学闲得无聊,拿班上同学的名字编笑话,什么“嘴唇抹着张可红、头上梳着刘金发”之类。有个同学一时口快,来了句“汪志强(墙)下挖黄永(蛹)”,说完又有点后悔——那时为了灭蝇,小学生们常被要求到墙根挖蛹,将苍蝇消灭在“摇篮”中。然而拿人家名字做这种比喻,毕竟有点伤人。黄永在旁听了,仍旧呲牙笑笑,但笑得很难看。

那时学雷锋风气正盛,同学们得知黄永家在农村,便相约星期日到他家帮忙干活。记得出东直门还要骑好远,众人纷纷感叹农家子弟读书不易。

挖了一上午地,有的同学手上还磨了泡。进屋休息时惊奇地发现,他家有个书架,上面插满整整两格新书,什么《怎样写作文》、《作文指南》之类,全是文科参考书!黄永半红着脸解释说,自己理科不好,家里预备让他将来大学读文科。——这下轮到我们脸红了:人家已经准备冲刺了,我们还只知瞎玩胡侃、得过且过!

你那拍扁了的饭盒还在吗?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没过几个月,“文革”爆发了,学生中成立了红卫兵。一班四十几人,够格当红卫兵的也就十来个——那时讲“出身”,只有“革军”、“革干”、“工人”、“贫下中农”子弟才能当“兵”。而黄永以下中农子弟的身份,头一拨戴上了红袖箍。

黄永开始忙起来。没有军装,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件半绿半灰的长褂,腰间系了根板儿带,愈发显得身长腿短。有好几天学校里见不到他的人影。后来听说,他带队抄了好几个同学的家——其中就包括“汪志墙下挖黄蛹”的那位。其实他家只是小业主,并不是什么正牌的“剥削阶级”。

由于打了几场所向披靡的“硬仗”,黄永的精神状态已迥然不同。见人不再低头,说话不再呲牙,满脸严肃,一身正气,说话声音也整整提高了一个八度。

那时学校早已停课,不过同学们还整天聚在学校“搞运动”,从早到晚,不知忙些什么。记得一天天已很晚,教室里还聚着一二十人。刚好赶上停电,有人从教务处领来两根蜡点上。忽然之间,不知啥原因,黄永同学开始发表演说。——他坐在教室当中的一把椅子上,一腿着地,一腿蜷起,用胳膊抱着,另一条胳膊架在课桌上,身子半仰着。古人所说的“箕踞”,大概就是这副样子。他开始无端叫骂:谁敢在背后说老子坏话?让他站出来!我还告诉你:老子世代贫农,根红苗正,就是红,红透了!

教室里一二十人都停止交谈,远远围着他,有坐有立,成半圆之势。只见黄永的脸在摇曳的烛光下血液上冲,整个形象显得很十分怪异。

有人嘀咕说:你家不是下中农吗?——声音虽小,黄永还是听见了:谁说是下中农?老子是贫农!八辈儿贫农!毛主席的红卫兵,根红苗正!就是红,红透了!说着话,用手猛拍桌上的饭盒,那是他日常带饭的饭盒,铝制,外带黄色的氧化层,在当时是很讲究的。在他的猛拍之下,饭盒眼看已经变形。

你那拍扁了的饭盒还在吗?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有人提醒:轻点拍,那也是钱买的。黄永听了,“啪啪啪”连拍几下:钱买的?我们这是用贫下中农辛勤劳动的血汗钱买的,不是地主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的脏钱买的!我乐意怎么拍就怎么拍,拍坏了买新的,你管得着吗!

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引来许多外班同学堵着门观看,好像看什么新奇动物似的。放在几个月前,谁也想不到这位仁兄能发出如此大的音量,又这么能侃,简直是舌战群儒、对答如流!那一刻,我们好像谁也不认识他了,或者说,才刚刚认识他。

多年以后,我还常常想起那个夜晚——是我后来遇到的种种事情让我想起它:譬如生活里或网络上,崇尚“有理走遍天下”的我们常常遇到霸气十足却浑不讲理的辩论对手,他们往往还带着黄VV,可讲起话漏洞百出、毫无逻辑。开始时我总感叹人才难得,让蠢才占据了位置;后来才恍然大悟:那些说混账话的,不见得是连你我都不如的蠢才,他们只是不屑花费力气跟你辩论,信口而谈罢了,“我就这么说了,你又能把我怎样?”那后面隐藏的,是权力的极度倨傲以及对对手的视如无物!——黄永当年何尝不是这么一种心态?

那天的“演说”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不记得最后是怎样结束的,大概是蜡烧尽的缘故吧。但黄永的名字也因此被许多人知道,提起来就会说:就是那个“根红苗正、红透了”的吗?

文革结束后,几次同学聚会,都没见他的身影。有人说他后来回乡了,但并不得意。村里分成两派,对立面外调,带回的消息是:他妈妈原是地主的小老婆,解放时带着他改嫁,才得以改换门庭。——我对班上出身地主的两个同学都很同情,唯独听到这个消息,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图片来自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361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