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会的博客

 
 
 

日志

 
 

“疑罪从轻”观念,中国三千年前就有!(节自拙著《国学经典跟我读:儒家十三经》)  

2016-07-28 08:52:00|  分类: 尚书,吕刑,祥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尚书》中有一篇《吕刑》,是三千年前的文献,里面已经明确提出“疑罪从轻”的刑法观点,比西方刑法学中的“疑罪从无”观点提早了两千六七百年!

《尚书》中还有一篇《吕刑》,相传是周穆王时的文献,距今已有三千年。

“疑罪从轻”观念,中国三千年前就有!(节自拙著《国学经典跟我读:儒家十三经》)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穆王是周朝第五代天子,人称“穆天子”。相传他驾着八匹骏马拉的车子巡行西域,还会见了那里的女酋长西王母——小说《西游记》中的王母娘娘,便是由她演化而来。

周穆王不满意传统的刑法,命大司寇吕侯(又称“甫侯”)制订新的法典。法典订得很细,共有三千多条,可惜没能传下来。不过有关新法典的指导思想,却保留在这篇《吕刑》中。

文章从蚩尤作乱的神话讲起,说当年天下大乱、人心不古,苗民为非作歹,不服管束。于是蚩尤发明了五种酷刑来对付他们:一割鼻(“劓”[yì])、二削耳(“刵”[èr],也有说“刖”[yuè],即断足)、三阉割(“椓”[zhuó],也叫“宫”)、四刺额(“黥”[qínɡ],也叫“墨”),五杀头(“大辟”)!

《吕刑》一反蚩尤酷法,提出“祥刑”的概念来。“祥刑”即善刑,也就是以德教感化为主、尽量减少肉体摧残、酷刑折磨。

刑狱官应如何断案呢?《吕刑》告诉人们:当原告、被告都到齐时,审讯官要从多个角度听辞问案。如果犯罪情节与“五刑”条文相符,就按五刑定罪;如经审理与五刑不符,就按“五罚”来处分——即以赎金代替刑罚。若还达不到五罚标准,就改用更轻一级的“五过”标准来处理。

两造具备,师听五辞。五辞简孚,正于五刑。五刑不简,正于五罚。五罚不服,正于五过。五过之疵,惟官,惟反,惟内,惟货,惟来。其罪惟均,其审克之。◎两造:双方。师:刑官。听五辞:指五听,即辞听、色听、气听、耳听、目听。◎简孚:检查相符。下面的“不简”即不符。正:治。◎五罚:五等罚金。◎五过:五种过失。◎疵:瑕疵、弊病。官:倚仗官势。反:报答,包括报恩、报仇。内:屈从上级(一说屈从家人)。货:勒索财物,受贿。来:同赇[qiú],行贿,贪赃枉法。◎均:等同。克:检查,核实。)

不过《吕刑》又说,按“五过”审理,容易产生五种弊病:一是法官凭借官势胡乱判案(“惟官”),二是断案者挟私枉断(“惟反”),三是屈从上级意志(“惟内”,也有说听从“枕头风”的),四是主动勒索钱财(“惟货”),五是暗中接受贿赂(“惟来”)。——不过一旦查出刑狱官有上述五种弊端,要立即打击、严加惩处,其罪与犯法者等同!

那么审案遇到疑难不明之处,又该如何处理?《吕刑》说:即是说,运用“五刑”、“五罚”的标准量刑,如遇疑点,应当从轻判罚,但前提是一定要认真审理、核实清楚。(“五刑之疑有赦,五罚之疑有赦,其审克之。”)——总的原则是宽大为怀、疑罪从轻。

“疑罪从轻”观念,中国三千年前就有!(节自拙著《国学经典跟我读:儒家十三经》)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我们还记得,在《大禹谟》中,皋陶说过“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的话。有学者考证,《大禹谟》是魏晋时人伪造的,但至少反映了魏晋学者的思想。而《吕刑》作于西周,比《大禹谟》还要早上一千多年。也就是说,“疑罪从轻”的思想,在西周时已经奠定。这显然是现代刑法原则“疑罪从无”的先声。

“疑罪从无”最早是由意大利法学家贝卡利亚于公元1764年提出,当然比“疑罪从轻”更公正、更彻底。不过想到《吕刑》比它足足早了两千六七百年,你就不能不为东方人的智慧而骄傲!

对于疑罪从轻的具体做法,《吕刑》讲得很细:如判处墨刑有疑点,可改判罚金一百锾(huán)。“锾”是古代重量单位,一锾相当于后来的六小两,一百锾则等同于三十七、八斤。谁能拥有这么多黄金呢?其实那时所说的“金”,往往是指铜。

依此类推,“劓”刑有疑点可改判罚金二百锾(一说三百锾),而“刖”刑改罚五百,“宫”刑改罚六百,最重的“大辟”可改罚一千。由肉刑改为罚款,反映着刑法从野蛮到文明的进步;只是这样的刑罚规定显然对富人更有利。

《吕刑》还提出“察辞于差,非从惟从”以及“哀敬折狱” 等观念。前者是说,要从供词中寻找破绽,以求犯罪真相,不能完全相信口供。——现代司法“重证据不轻信口供”的原则,原来老祖宗早就提出了!

至于“哀敬折狱”,是说断案要抱着怜悯而谨慎的态度。——曾子也表达过类似的意思,他说:一件案子审明白,审判者应当抱着“哀矜而勿喜”的心态。想想看:有人犯罪,有人受害;受害者或伤或死,犯罪者则要接受刑罚,当“父母官”的又怎么高兴得起来?

文章最后则是对刑狱官的警告:办案时收受贿赂,不要以为得了宝物,那是你为自己积攒罪证呐,只会招致无穷的祸患(“狱货非宝,惟府辜功,报以庶尤”)——这话如同一记响亮的警钟,至今仍有着警示和震慑的力量!

 

“疑罪从轻”观念,中国三千年前就有!(节自拙著《国学经典跟我读:儒家十三经》)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首创,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插图来自网上,谨致谢忱)
 

      当当有售:http://product.dangdang.com/23784597.html

 

“疑罪从轻”观念,中国三千年前就有!(节自拙著《国学经典跟我读:儒家十三经》) - 侯会 - 侯会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